瓦罗兰巡礼之德玛西亚篇 余波震撼之龙血武姬希瓦娜上

2018-10-29
没有慈悲可言,没有宽容可言,没有一丝一毫,对生命的怜悯。
审判大剑如同一台横向的铁铡一般,在那些围着嘉文,也围着奎因的诺克萨斯士兵中间猛推过来。
即便是没什么当指挥官的经验,盖伦也已经在战场上作为德玛西亚的士兵很多年了,最起码,每一次身先士卒的经历与那些同伴葬礼上的痛苦,应该早就让他忘却了对战场的愤恨。
麻木,一般来说,是会这样的。但是盖伦却平静不下来,他用远比平日凶狠几十倍的面容去对待那些妄图在血肉角斗场中抓获嘉文的诺克萨斯人,当他的三万无畏先锋赶到海港时,那雄狮一般的姿态令原本士气和人数都以大大削减的诺克萨斯士兵们崩溃了。
德玛西亚海军实则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害,仅仅是因由得船舰本身不耐重量和无从大举进攻而在之前的状况下无法施展手脚。过去几个小时的不断冲击下,围守旗舰中央,试图以突袭为四个海军将领寻得生擒德玛西亚皇子的计划,在最外侧的士兵已经所剩无几,即使是还在负隅顽抗的那些,也因为三位将军的阵亡而濒临决堤的一刻。
盖伦的出现,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审判大剑从诺克萨斯人视野里出现的一刻,一切都已经注定了,本次抓捕行动以诺克萨斯海军,以杜廓尔的完全失败,划上了句点。
若是眼看着德玛西亚人铺天盖地的蓝色披风在海风中飘扬,那么这个结论或许确实正确。
第一击,盖伦就从那围着中央嘉文和普莱莫斯的圆阵里捣烂了一个缺口,抬起巨斧的诺克萨斯士兵试图用兵器阻挡这个凶猛的野兽,而那如身躯一般被自己信任的黑石矿打制的豪猛战斧,却在接触审判大剑的瞬间被连同其主人盔甲,肉体的部分,被一齐沿着盖伦冲锋的路线给劈开了。
已经阵亡在甲板上,双眼变成血洞,身首分离的塞克斯图斯,若是他还活着的话,或许他和盖伦之间会有一场精彩的正面对决也说不定。那种无与伦比的刚猛,分别从二人的拳与剑上彻底迸发在这血腥的战场上,十余名诺克萨斯士兵眼睁睁地看着手中的兵刃,连同挡在他们前方的同胞,被整整齐齐地从战场中间分割开来,化为了可笑的两截。但无论做什么都是无能为力,即便他们曾见识过同为诺克萨斯军人的塞克斯图斯那种可粉碎铠甲,粉碎人体的钢拳,也并未切实体会和其本质相似的,审判大剑挥舞的另一种气魄。
指挥官身先士卒一马当先,冲入敌阵疯狂地砍杀着,几乎就像要一个人剿灭那全部诺克萨斯士兵一般。散落的肢体,坏碎的战斧,诺克萨斯人迎来了他们最后的时光。接连不断地,那些或许缺乏蛮力,但在气势上丝毫不输给他们指挥官的无畏先锋也踏上了旗舰,踏上了这个封闭了几小时的战场,他们同样燃烧着自己那为战而生的忠勇之心,不畏死亡地冲向了已经放弃一切希望的诺克萨斯残兵们。
几乎就在第一批诺克萨斯人的身体零件飞到天上的同时,盖伦就已经看到了那个因为失血过多,又因为大量放血身体冰冷的空探头领。又劈开了两个试图偷袭他身后的家伙,盖伦终于奔到了那鹰隼之翼的身旁。
华洛就守在奎因身边,它蓝色的羽毛已经被紫红的血液浸染了,难以想象它在盖伦一路突杀过来的时候,为了保护它的主人与敌人进行了怎样惨烈的搏斗。华洛的其中一只爪子被剁成两半,这只巨鹰将它的翅膀紧紧护住在乱军中的主人,并尝试着用它也开始逐步流逝的体温去唤醒独自一人力战三将的德玛西亚空探。
“第三队!第三队冲锋!把路开出来,这里有重伤员,赶紧把她带回去医治!”
一支小队的二十余人迅速从盖伦劈开的路口向着两侧举起他们的刀剑盾牌抵挡在两侧的诺克萨斯残兵,几个后续跟上的将士飞奔过来,把奎因和华洛一起带离了战场。
眼见得空探已经救出,盖伦不需要再顾虑其它了,如今在这只旗舰上的敌人就仅剩仍与嘉文战斗着的普莱莫斯,和外侧的不足千人的诺克萨斯士兵。
他看到了还在勉强抵挡的嘉文,他看到了自己最好的兄弟,正被诺克萨斯海军十指中的最强者逼得连连后退。
难以想象,虽然不似盖伦那般夸张,但嘉文在德玛西亚的同龄人中是一样以勇力见长的。仅凭那杆龙骨大矛的重量,就不是任何寻常士兵能够挥舞得动的重型兵器,更何况在这种可以放开手脚作战的地带,即便是因为矛的灵活度不似剑一般精巧,也可以依靠大范围的打击转劣势为优势。
唯一的可能性,身披金甲的德玛西亚皇子,其武艺远在眼前黑色军袍的普莱莫斯之下,每一招每一式都被彻底看透,阻隔,不能伤及到他分毫。
甚至乎,原本被嘉文喝退的那几百近卫士兵,此刻有超过一半以上的人已经身首分离,在那一地的残破尸体中得见的,是每个亡者身体正中央的大十字。所有的伤口都是经由同一把长剑的剑锋劈开,那些试图在战斗的最终保护皇子的忠臣,全部成为了普莱莫斯的刀下鬼。
“不许再上前了!不要白白牺牲性命!”
已经不知道这样反复吼叫了多少次,奎因的到来让战场的走向有了巨大的转机,当第一个诺克萨斯将军被干掉的时刻,近卫军们以为是时候吹起反攻的号角了。其中一个老兵,也是和嘉文平日私交甚密的一位,这个年近四十岁,仅仅凭借其经验就能在战阵中发挥超脱卓绝效果的老兵,毫不犹豫地带领战士们向那黑袍诺克萨斯人围杀上去。
毕竟,整场战斗的目标,就只有嘉文一人而已,全部的战斗,全部的牺牲,若是嘉文能够安全撤离回到秘银城,一切的付出就没有白费。老兵深知战场之上孰先孰后的重要,他无法因为所谓的‘决斗’而对身陷险境的皇子坐视不理,更何况,诺克萨斯人并不值得信任,即便他们的目标是活捉皇子,但刀剑不长眼,每一次的交锋都有可能变成最后一眼窥看人间的遗憾,老兵抬手高喊,一呼百应,那些勇猛的近卫要在嘉文有个三长两短之前将其对手彻底击毙,以维护这位他们敬爱皇子的生命。
嘉文同样见到了奎因击破塞普特墨斯的景象,那胜利让他心中为之一振,但随即又被普莱莫斯疾风骤雨一般的剑光所笼罩,徒有勉强抵抗的余力。
这是身上的第几道伤口了?双臂的护甲几乎全被那剑掠过的力量给切烂,左肩甲整个被劈碎,肩膀上已经留下了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当那看似并不起眼的长剑刺入时,他才反应过来,以普莱莫斯的剑法之精湛,根本无需任何一柄好剑来辅助其恐怖的破坏力。
只是不需要杀他罢了,一直没有忤逆其目标的普莱莫斯,依旧一板一眼地在削弱着嘉文的体力,在他身上打出更多的,不足以致命,但令他痛苦万分的伤口。即便是身后的骚动已经让他明白大势已去,他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
终于,在又一次的还击过后,普莱莫斯的长剑狠狠劈落在他的龙骨大矛上,这一击几乎将他的武器直接震掉。重达数十斤的龙骨大矛,被一柄看起来轻巧无比的长剑给击落,即便是少年老成的嘉文,此刻也因为对手和自己实力差距之大而心生不可抹去的胆怯和愤恨。
“继续抵抗下去也没有意义,嘉文。看看你周围的人,他们为你牺牲了多少。投降吧,投降的话,我就饶过他们的性命。”
嘉文听他这样说,反倒是一股火已经返了上来,虽然同样死伤惨重,但是德玛西亚士兵明显在几番交锋之后逐渐压制住了普莱莫斯的部队,更兼三个实力超群的将军被奎因一一击破,甚至可以说嘉文一开始试图用决斗的方式拖延到援兵前来的目的已经达成,即便武艺再强,普莱莫斯也不可能就此击溃掉嘉文,更别说带着他在这几万人的战斗浪潮中脱身而出。
“不……可能,的。”
用尽了全身力气的嘉文,勉强握住了大矛,继而反身挡开了普莱莫斯的长剑,在这一挡之下,普莱莫斯再一次迅速地快击两剑,在嘉文的胸口上又留下了十字型的伤口。
吐出一口嘴里的血,忍着胸口新伤带来的割裂感,德玛西亚皇子又一次,就像他最开始试图一击刺倒普莱莫斯的姿态,倔强地举起了龙骨大矛。刚刚的两刀似乎将胸口的肌肉切断了,现在他连呼吸都会产生如同撕碎的痛楚。
“不管你对杜廓尔是怎么应承的,你的目的一个也达不到,该投降的人是你。实际上也只剩下你了不是吗,三个将军都被奎因击败了。嘿,这反倒是我小瞧了我部下的魄力啊,那女孩比我想象中的还厉害。”
“只剩下我?”
普莱莫斯冷峻如钢铁的眼神,即使在这数度的凶猛攻势过后,也不曾改变。
“虽说是决斗,但再怎么说,决斗结束后就算你能将我击败,你也逃不掉的,光是我的护卫就足够将你擒拿回秘银城的监狱。”
“很好,很气派的回答。”
嘉文在这一瞬间甚至以为自己赢了。
决斗是自己提出来的,他无意去破坏这场战斗规则的神圣,换言之,嘉文不希望有任何一个近卫士兵再卷入战斗了,这场战争已经落下句点,德玛西亚人将最终因为皇子的安全归来而获得一次难忘且值得铭记的胜利。
“皇子大人!”
“把你的剑放下,诺克萨斯的狗徒!”
“用不着和他废话,杀了他!”
近卫在没有得到皇子允许的情况下,突然冲过来,五支长戟齐刷刷地刺向了普莱莫斯没有防护的后背。
在空气中滑动的钢刃,利落地向着每个士兵铠甲的缝隙斩过。
银色的大十字,每一枚十字架都是一击,每一击都是一次血液的喷溅,每一击,都将那些忠诚的禁卫士兵劈成整齐的碎块。
“讣告,嘉文皇子,在将你献给将军大人之前,你的护卫将被全数歼灭。”
皇子愣在了原地,他还未从脑中反应过来刚刚斩死五个士兵的,眼前这个讣告将军究竟做了些什么。
刚刚战斗了多久,又在那些环绕在身边的剑光中支撑了多久?
嘉文手中的大矛一如既往地沉甸。
这是,普莱莫斯展现其真正力量的时刻,也是先前嘉文拼死一搏试图为其他人争取时间心愿,被彻底击的粉碎的刹那。
老兵的头骨,其中的大半已经被砍掉,眼球就那样从侧面飞了过来,掉落到了嘉文的脚边。
没有痛楚,没有惊骇。
连来得及惧怕,来得及疑惑的时间都没有,他们的肢体还带着属于德玛西亚的骄傲,带着即将救出皇子,干掉敌方大将的喜悦。
讣告如期而至,长剑回身,滴血未沾,那银色的十字架在手套上闪闪发光。

“诺克萨斯角斗士,是在七百五十三年间一脉相承的,不分国籍出身,不分种族身型,不分任何思维的最强战士,每一个人都是徒手以一敌百的勇士。在那圆形竞技场内,唯一和希望并存的,就只有胜利之心,以及至死也不可遗失的荣耀。”
这是什么。
大矛的重量突然变得轻盈了起来。
嘉文看着其余的几百个战士向普莱莫斯扑过去,他却不敢将手中的矛刺向敌人。
“干扰决斗,是弃荣耀而择愚莽。”
银光挥散在那些士兵的中间,和与嘉文战斗时截然不同的气势,截然不同的威力。
不留任何情面,寻求击杀,而不是击倒对手的普莱莫斯,其实力为诺克萨斯战士中几乎无可匹敌的存在。
即便是后世,在那个动荡的岁月早已翻页,甚至一代人的风沙诗篇被消耗殆尽后,普莱莫斯也依旧被认为是同时代下,战技最为精湛,无任何可与之一对一为敌的勇猛战士。
被评价为,足以比肩神灵,一把长剑可对抗飞升之团中任何一位将军的实力。
可以和虚空生物缠斗,可以斩落数百虚空生物而不倒的飞升战士。
普莱莫斯的实力,在那之上,甚至更远。
在过去的一百年内,诺克萨斯角斗士有三个足以称得上角斗士之王的男人。
第一个不以角斗士身份参加角斗士赛事,却在公平的决斗下胜过了当时所有角斗士总共一千三百八十八人,青年时代的诺克萨斯海军大将军杜廓尔。
嘉文二世时代,独自一人在角斗场连战五十七场,以长枪刺杀百余人的,如今已经成为德玛西亚大统领的德邦总管赵信。
旗舰甲板上的亡魂在无助地呐喊。

军靴坚定地踏过了那些尸体的残片,来到嘉文的面前。
诺克萨斯当代角斗士之王。
‘讣告的普莱莫斯’,在击杀了全部的近卫士兵后,向着他最后的使命走去。
“嘉文!!!”
冲来的是皇子的挚友,他刚好在飞奔过来的时候,看到了那无比可怖的长面,仅剩的最后一批近卫士兵疯狂地向着普莱莫斯杀去,又在那十字架的闪光过后,被持握着的银色长剑彻底斩的粉碎。
已有994人和楼主握爪

相关推荐

评论 (550)
表情
  • 热门评论
  • 全部评论
  • 正序
  • /
  • 倒序
残月絮辰
那么问题来了 游戏里的皇子打不打的过龙女
1楼 2018-10-29
0

紫丶星河
皇子就是打不过龙女,皇子现在的强度打打刺客打野还行,这种战士都打不过
2楼 2018-10-29
2
收起回复

最瞎损友
龙女都没控制没什么的了,伤害再低那还玩干嘛,而且明显对面装备比你好,提亚马特没什么用的,我提亚马特六级挖掘机先手打不过木锤的青钢影你敢信?
1楼 2018-10-29
0
老婆五姑娘
皇子什么时候可以和战士正面刚了?
1楼 2018-10-29
0
有飘影更自信
很多人小看了龙女的伤害 龙女一个血刃一个冰锤剩下全肉都可以威胁后排 e的最大生命值百分比和aq之后触发强攻的伤害看不懂的
3楼 2018-10-29
0

睡你麻痹起来嗨!
你一个团战英雄,单挑也那么屌别的还玩个毛!皇子吃技能,打一套要拉开等第二套,站撸很弱
4楼 2018-10-29
0

你为谁隐身i
皇子就是打一波的 血厚一点伤害低一点的刺客其实 没有什么持续作战能力 当然撸不过战士啦,你看就算上单皇子的版本都是没什么线权除非打坦克 都是出了提亚马特等线来再吃的
5楼 2018-10-29
1
收起回复

波塞冬-海神
皇子打的是爆发伤害,龙女属于持续性输出,而且比皇子更能抗,皇子爆发打完就没了,龙女无论是w还是配合强攻的普攻都是分分钟教你做人。。
1楼 2018-10-29
0
揍跪了丶好么
打野要么全输出 终极核弹流秒人领先发育才能这么玩 正常发育肯定打不过大多数战士甚至蒙多这种坦克
6楼 2018-10-29
0

半夏如烟°
龙女的技能机制决定了他有站撸怪的潜质
7楼 2018-10-29
0

浅唱呐忧伤
龙女站撸能拍到前几的,这游戏一个没控制的短腿英雄输出必然很恐怖。
8楼 2018-10-29
0


走出绝望
皇子q伤害和血量q的护甲砍了之后强度已经很低了
10楼 2018-10-29
1
收起回复

别哭脏了我的坟
皇子其实就是一套伤害,打脆皮容易打战士难,而且龙女皮糙肉厚的,相同装备刚不过的。
1楼 2018-10-29
0
紫丶星河
我凯隐前期真的是半个英雄,野区谁都打不过,包括扎克木木,服了
11楼 2018-10-29
0


老婆五姑娘
皇子切后排打爆发比较厉害,打这种战士型的怎么都打不过
13楼 2018-10-29
0

从未理解所谓高尚
躲不了龙女e是怎么都打不过的,你看龙女平时的清野效率,皇子就没法比,你觉得战撸能打过?躲了e有打赢的胜算。
14楼 2018-10-29
0

薄凉菇凉蹦擦擦
提亚马特加草鞋不如人家一个布甲鞋,还是混伤,还有破甲,再开个大,打得过就有鬼了
15楼 2018-10-2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