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罗兰巡礼之德玛西亚篇 凯旋监牢之龙血武姬希瓦娜中

2018-10-29
怪物。
这家伙简直就是怪物,就和薇恩猎杀的那些无形的,不可名状的恐怖黑暗一般。早在数年前,盖伦就曾经因为出任皇城警卫而参与到一些奇异疑案的调查当中,在那段时间里他见识到了大陆上并不只有战争所带来的血腥和痛苦,阴暗的角落还埋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跟随着当时负责查案的,曾被恶魔灭族的唯一遗孤,也是德玛西亚夜痕部族的唯一继承人暗夜猎手薇恩,盖伦才终于得知,某些事物不是手中的剑可以击溃,甚至不是他妹妹那种威力无穷的光之魔法能够驱散的。
他亲眼见证过,薇恩用圣银弩箭拼死穿刺到墙上的,那缀满十字架的魔物。
“盖伦,我知道你是一个可靠的朋友。对于我自己来说,大部分的时间我选择不信任他人,因为恶魔可能潜藏在任何一种事物的内部,即便是最亲近的人,也无法将自己的性命交付于他。这些威武的长剑,铠甲,他们是你最忠诚的伙伴,但你要记住,无论你在战场上取得怎样的功绩,战胜过多少强悍的对手,在恶魔现身的一刻,请你尽力地逃,不要有任何顾忌地逃,因为下一秒,所要直面的或许是永生难忘的残忍,那是任何人也无法幸免的悲惨。”
普莱莫斯不是魔鬼。
普莱莫斯是人类,彻头彻尾的人类。
正因如此,盖伦产生了这种错觉,认为自己面见了薇恩口中的那种东西,认为自己正前方数十米处,将嘉文逼退至角落的,是一种人形的恶魔。
“用尽全力,逃,盖伦。相信我,恶魔不是你能够击败的对手,任何人类都不能。”
嘉文呆立在原地,他终于发现为何手中的大矛如此轻盈,在老兵被分尸为碎块的瞬间,嘉文的心理防线彻底被击溃,不知不觉间,龙骨大矛已经坠到了那铁皮和木头链接的甲板之上。
事态已经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就在这短短的数秒之内,普莱莫斯已经向嘉文的喉咙伸出了没拿武器的那只手。
审判大剑从半空中劈落而下。
“放开他!”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有勇气去面对一个刚刚在瞬间斩杀数百近卫军的恶魔,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下意识地抛弃掉了薇恩曾经对他的叮嘱,在人间最阴暗的角落,十字架的光芒散发着如同讣告传递一般的鬼魅,而如今他不过是一个区区上任一年多的先锋军统帅罢了。
再一次地,即将砍到普莱莫斯身上的大剑,被他用那柄并无任何修饰,通体银光的长剑给格挡了下来。
“多管闲事,你就和他们一起去冥府报道好了。”
十字架骤闪,讣告将军的利刃向着盖伦头部横扫而去。
砰。
这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声音,无论是格挡龙骨大矛,亦或是斩杀那些近卫军,普莱莫斯的长剑一经发力全无可阻。那薄长的剑身砍落的地方,铠甲和武器都会顷刻间被高速的斩击化为碎块,这种兼具爆发力和面积的强悍剑术是普莱莫斯手中持握长剑独一无二的特性,那是只属于角斗士狱吏家族,用来斩杀放弃掉荣誉,苟且求生,甚至意图反叛出逃之人的锋利长剑。
和审判大剑同出一人之手,在北部大陆远古传说,弗雷尔卓德冻土之上熔铸之神的化身,山隐之焰奥恩的杰作。
普莱莫斯手中,斩失荣之剑,散讣告之剑,名为‘仲裁’。
是故,在普莱莫斯那恐怖的剑术之下,裁定生死的灵魂,没有任何逃脱的余地。
普莱莫斯的父亲,那个一生都抱持着战士荣耀的老狱吏,从未迎来试剑的一天。
他爱在这角斗场的每一个战士,他相信那些耀武扬威的勇士,应该在这块小小土地亲手杀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找寻到属于他们自己创造的命运。
当赵信背叛了老狱吏的那一天过后,仲裁的长剑失去了他原有的光泽,笼罩上了无从出鞘的黯淡。
普莱莫斯在父亲的尸首面前起誓,他一定会让父亲的荣耀再度回到这破败的角斗场,就从那些无耻的,背信弃义的德玛西亚人手中夺回。
仲裁的闪光渡过了二十余年的岁月,每一次十字架的闪光都如同祷告,向他所信赖的荣耀奉上无比恳切的意志。
我的父亲,他的荣耀被德玛西亚人践踏,我要他们血债血偿。
那通体银光的长剑,如今却砰地一声撞上了他的兄弟。
同在奥恩的熔炉之中打制,从北境的风雪和传说中,遗失在瓦罗兰大陆的两柄剑,如今再度碰撞在了一起。
“我不许你伤害嘉文,诺克萨斯人!”
普莱莫斯惊呆了,他劈落过去的方向,盖伦正咬着牙抵抗着他的斩击,两柄相辅相成的剑此刻在铮鸣之中找寻回了其本质的力量。
审判未至,仲裁不语。
嘉文是无辜的,审判不成立。
普莱莫斯的仇人,也从来就不是德玛西亚人,更不是那些被他杀得七零八落,一心希望皇子逃生的近卫军。
仲裁之剑被阻挡,全因本就没有出鞘的大义,一路血腥砍杀至今的普莱莫斯,被仇恨蒙蔽双眼,盲目地仲裁了无数无辜的冤魂。
“喝啊啊啊啊!!!!”
为了友人倾尽全力的盖伦,重新在侧方向着普莱莫斯劈砍,普莱莫斯万万没想到这个莽撞的大个子战士竟然拥有如此巨大的力量和爆发力。渐渐地,他发现每一次刀刃的碰撞都让剑的哀鸣更加的一分,在审判大剑的打击下,原本镶嵌在外层的防御魔法正在逐步地被削弱,从剑身上传来的震荡,普莱莫斯知道,再这样继续下去,或许盖伦会先一步将仲裁之剑先行击毁。
不对。
不只是仲裁剑身上的哀鸣,审判大剑已经由肉眼可见的细小缝隙处出现了裂痕,那柄庞大的剑上面已经开始出现了黑色的细纹,盖伦仍不停地用最大力度去挥砍,他为了拯救嘉文只得拼尽全部的力量,绝对不可以留手,即便是手中的兵器粉碎也无所谓。见识到那如同恶魔一般的光景后,普莱莫斯的武艺远在自己之上是毋庸置疑的,除却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情去和他搏斗外,就没有任何一种可以救出嘉文的方法。
普莱莫斯看出了这一点,他的心中终于出现了焦虑,若是不能在一时半刻内杀死这个莽汉,诺克萨斯此次的行动也将功亏一篑,杜廓尔的夙愿也无法被完成。
号角声再一次响起,与先前不同的是,这是属于诺克萨斯胜利的军号。
就在几百米之外,德玛西亚西海沿岸的拐角处,赫然出现的,是属于杜廓尔的旗帜。
这就意味着,起码对于普莱莫斯来说,那是杜廓尔击败赵信的消息。
他别无所求了,即便是经由将军之手,铲除掉了这个背叛者,铲除掉了他数十年行军屠戮的唯一理由。
诺克萨斯船舰部队的出现让原本巨大的胜势再一次变得不明朗了起来,仅存的小股在旗舰上的诺克萨斯残兵开始背水一战,在损失了几乎全部的海军十指之后,这次捕捉行动终于在杜廓尔的出现后开始进入了最终的时刻。
几乎没有时间再犹豫了,船舰飞速地开赴现场,眼前是死缠着自己不放的盖伦,以及身后,长矛跌落地上,伤痕累累且精神涣散的嘉文。
普莱莫斯在一瞬间,做出了那个选择。
他看向了杜廓尔战船开来的方向,同时反手用最大力气将仲裁之剑向着盖伦手中的审判大剑劈落。
而借着盖伦格挡的趔趄,即便是那柄锋锐无比的仲裁者终于和它之前所斩杀的任何亡魂一样就此碎为残骸,普莱莫斯也毫不犹豫地从这个机会中反身扑向了几乎倚靠在船帮边上的德玛西亚皇子。
奋力地一推,依旧沉浸在战士们被斩杀画面中无法逃脱的嘉文,就这样,在普莱莫斯炽热的目光中,坠入了水中,坠向了杜廓尔战船的方向。
“不!!!!追击,追击杜廓尔!!!!”
盖伦大吼着,他看到了仲裁之剑化为碎片,他也看到了自己的挚友跌入水中,随即被杜廓尔战船上跳下的士兵捞上小船抓到了诺克萨斯的旗舰上。
杜廓尔就在船上,一只臂膀已经被砍断,那是出自德邦总管赵信之手的,一次凶猛的横扫。
普莱莫斯看着诺克萨斯的战旗,他第一次在这战场之上露出了笑容。
就像孩子的笑容那般,他做到了,他维护了自己父亲作为角斗士的荣耀,他以一敌百,他将敌方大将生擒回自己方的舰船,现在他的任务完成了,讣告将军在海潮拍击反射的阳光下,走进了属于一位英勇将军的葬礼。
审判大剑从上方斩下,径直切到了他的头骨上,背对着盖伦的普莱莫斯,至死都盯着杜廓尔旗舰上那飘扬的诺克萨斯战旗。
连兵刃都舍弃掉,连自己都舍弃掉,讣告将军经历了这个时代诺克萨斯变革更迭最重要的一场战役,并在其仲裁的修罗之路中,牢牢地承担起了作为海军十指之首的责任。
随着盖伦狂怒的一击,普莱莫斯被从中一刀两断。
海军十指,已去其八。
没有时间去管那倒毙的尸体,盖伦赶紧下令队伍去追击杜廓尔的部队。
然而那舰船的背后,两支舰队的船帆出现了,精钢利斧的黑色战旗,以及点缀着如夜晚紫黑的,属于苍白女士的旗帜。
“将军大人,我们不能继续追了,对手的兵力完全无法估算,只能先撤退——”
“你看不到吗?!嘉文被抓走了,你知不知道嘉文被抓走了意味着什么?!”
盖伦揪住那个士兵的领口甲,却不知道怎么继续说下去了。
“住手,盖伦……”
在船舰的另一侧,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影摇晃着,似乎马上就要倒地,但又依旧强撑着那平日里中气十足的声音。
“大统领!”
赵信满身血污,单手持着长枪艰难地在船帮上走到了盖伦身边。
“别意气用事,你现在是无畏先锋的统领,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战士。”
“可是嘉文——”
他看到了赵信的左臂,那里空荡荡的。
“大统领阁下,请让我自己去追击杜廓尔,我一定会把嘉文带回来的!”
赵信咬着牙,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
“都说别意气用事了,我们先回秘银城,前面那两艘战舰上面挂的帆如果是真的,那么现在单靠我们两个是不可能救出嘉文的,先把战况禀报皇帝陛下。”
盖伦远望着那在海雾中影影绰绰的旗帜,利斧与玫瑰,黑色的标识在海风中挥散着不详的光辉。
但即便是如此,那两艘战船也并没有继续接近,而是等到杜廓尔的旗舰安全撤离,继而鱼贯地跟随过去,并在海岸线上渐渐消失不见了。
嘉文被敌人抓走的事情,震惊了全国,同时本次德玛西亚阵亡的将士人数超过两万人,重伤的士兵更是数不胜数。其中空探部队死亡十四名,幻象兵团有一半的法师被奥术魔法烧焦,空探部队队长奎因重伤急救还未脱离生死线,其爱鹰华洛被斩去了一只爪子的一半,德玛西亚大统领赵信一只胳膊被杜廓尔斩掉,幻象兵团大魔法师,也是皇家法师学院的司仪官队长拉克丝被奥术月牙击中腹部,同样重伤入院医治。
当夜,德玛西亚那充沛着蓝色旗帜的城楼是如此黯淡,谁也没有想到这次战役会演变得如此惨烈,更兼德玛西亚皇子嘉文四世被掳走,一时间阴云笼罩在了这个魔法帝国的高墙之上。
盖伦守在自己妹妹的病床边,月色从窗棂透过来,照到拉克丝苍白的手指上。
虽没有生命危险,但被割开侧肋,也使得拉克丝在未来的几个月之内都必须躺在病床上休养。
“我该怎么办。”
病房里,除去昏迷的拉克丝,盖伦坐在角落的椅子里,把他的脸埋在铁手套里,孤单地抽泣着。
大陆的另一端,在两支舰队的护送下,杜廓尔成功抓获了德玛西亚皇子,嘉文四世,在无数的喝彩和叫好声中回到了诺克萨斯,回到了不朽堡垒。
但是那两支舰队的旗舰上,却不曾下来任何一位他此刻想要见到的人物,无论是那个铁血军人的模范德莱厄斯,还是笼罩在黑袍之下,发起这次行动的出策人乐芙兰。
杜廓尔失去了一条手臂,失去了八根手指。
海军十指,其中有八位战死沙场。
这代价实在是太高昂了。
正当他试图将这满腔怒火和烦闷向某个士兵宣泄时,一支小队走到了他的面前。
领头人是一个肤色奇异,身材颇为魁梧的女人。
“杜廓尔将军,请贵驾移至将军院,黑色玫瑰主事人与您有要事相谈。”
这女人的皮肤,透着一股青蓝色的光泽,双目则是耀眼的金色。
杜廓尔不记得诺克萨斯有任何一个部族后裔是这样的外貌。
“至于您所缴获的战利品,就由我来接手,诺克萨斯的暗垒正等待着他的光临。”
一股疑惑涌上了心头,但杜廓尔却不认为这女人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
在得到了允许后,希瓦娜即刻命令士兵,将五花大绑的嘉文送入了囚车。
昏暗的诺克萨斯都城,夜幕即将降临。
断臂的海军大将军,目送着十余人的小队将嘉文押送监牢,自己则率领士兵,径直奔向将军府去了。
已有1000人和楼主握爪

相关推荐

评论 (586)
表情
  • 热门评论
  • 全部评论
  • 正序
  • /
  • 倒序
酒无涯
靠什么时候龙女成皇子的宠物了,你TM确定不是在搞事情。我救过你的命,把我当宠物?
1楼 2018-10-29
2
收起回复

时间盗走狗
应该是战友吧,宠物也……太不尊重龙女了。
1楼 2018-10-29
0
良人
良人
这剧情我喜欢啊
2楼 2018-10-29
0

大陆男婊
不是该背景故事,皇子帮龙女打她娘了么
3楼 2018-10-29
0

收起回复

旧梦残颜
对不起,龙女是纯血龙类,他爹他妈都是龙
1楼 2018-10-29
0

大陆男婊
我读高中的时候好像就是这个剧情…
6楼 2018-10-29
0

晚风别停
以前的背景故事是,他们两个的感情似乎超越了战友的亲密。。
7楼 2018-10-29
0

神坑丑疤怪
早就改了 背景故事了,现在龙女*是龙族女王,因为当年龙女还是个蛋的时候被人类的气息沾染了,就觉得她是不纯净的失败品,然后就想弄死她。之后皇子遇到她,帮她伏击了*·····
8楼 2018-10-29
0

覃白
覃白
为了看别人制裁超神的呕女,我就忍着看完,结果每场还都挺精彩
9楼 2018-10-29
0

心慵意懒
神超一手龙呕,还是很强的,有自己的节奏,刷野路线也很流畅,队友不送轻松赢比赛,队友坑就带队友赢比赛
10楼 2018-10-29
0


狙惩天
虐菜神套路吧。高分段就不好使了诶。他的核心是打野经验比线上高。高分段野没那么好反啊。但是看他刷的欢快简单,他有时候自己都不觉得的开图意识,一般低分段哪有啊。
12楼 2018-10-29
0

生命透支 1/4
他打白金肯定无脑赢啊 和这个英雄版本t几完全没关系 他实力就摆在那里。
13楼 2018-10-29
0

半粒糖甜到伤
神超钻三分段以下 剧情从来没变过 刷到20分钟 无脑刷 4片野区
14楼 2018-10-29
0

Angel丶沾襟
反正我现在用他的ou,基本上白银局评分没低于过10
15楼 2018-10-2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