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罗兰巡礼之德玛西亚篇 仇隙延续之龙血武姬希瓦娜下

2018-10-29
暗垒监狱就在诺克萨斯都城的中心,事实上,除去将军办公的军府,这是处于帝国首都最大的建筑物。
在最初的百年,这里只属于那些狂妄自大且愚昧短视,属于所有胆敢展露他们胆气,并直面不朽堡垒钢铁君王的亵渎者们。
暴君的统治没有永远持续下去,在一个尘埃震起,残阳如血的秋季傍晚,瓦罗兰大陆中央的那些部族团结起来,并在名为诺克萨斯的小聚落振臂一呼后,抄起他们赖以生存的耕具农镰,奔向那屹立了太久,却又不见丝毫裂痕的灰白堡垒。即便它的颜色在落日余晖的映衬下是如此得惹人怜爱,但庄严肃穆的打铸石匠工艺内里,任谁也明白,那是莫德凯撒抽取了无数鲜活生命后,用尸骨的遗料堆砌而成。
钟声叮当作响,无数的铁蹄从那灰白的砖瓦中驰骋而出,仿佛要践踏掉每一缕仍幸存的生命似的,莫德凯撒的可怖是如今时代的诺克萨斯绝对无法比拟的。即使是在那变革之后延续了无数个世纪,获取了属于自己的文明,但诺克萨斯这个力量至上的国度却从未将其作为战士部族的初心丢弃,人人尚武之余,他们对于狡诈和智谋的追求同样显得出类拔萃。包括后来在三大将军中起势最快,也最年轻的杰里柯•斯维因,狠毒和铁腕更像是一种无奈且必要的手段而已,就连其他国家曾对敌于斯维因的人,也不曾真的对这位策士统领有什么无耻或凶残的评价。
对于政治和军事每时每刻都暗流汹涌的诺克萨斯,像斯维因这样的人比比皆是,或许他能够从中脱颖而出,也不过是时代的眷顾或是一开始他的野心就不仅限于是做个小有名气的将军而已。
莫德凯撒时代的,还不能称之为诺克萨斯历史的,但又确确实实书写在诺克萨斯历史上的那些痕迹,则是怎样也无法磨灭,每每将其翻出会让人觉得震憟难平的。
作为旧时代遗留下来内容的其中之一,暗垒监狱这座恐怖的建筑绵延数十公里,如同在地脉之下,横跨了整个诺克萨斯首都的一条护城河,不过与真正的护城河有所区别的是,其中流淌的并不是河水,而是不断更迭且充斥其间的囚犯。
钢铁君王的时代被崇尚力量,为了他们自由而战的先行者们推翻,他的头盔跌落在诺克萨斯城邦那泛滥着石块和尘埃的土地上,并将瓦罗兰中心地带的广阔平原上那些最黑暗的过往全部随着他的死亡一起深埋在了地下。
在如今看来,或许那个时代的人经历的岁月,在整个符文之地上都是最为令人惊叹且无比纯粹的历史,瓦罗兰大陆军阀割据的动荡被一位暴君所结束,而他本人又因为城邦诸部的奋起抵抗而陨落,无论是莫德凯撒本人,还是同属于诺克萨斯建国助力者,当时仍未成为黑色玫瑰真正领袖的乐芙兰,他们都在这湍急无息的潮水中被被彻底掩埋,前者连身体都无法被保留完整,他的尸骨时至今日仍被他的亲信妥善守护埋葬在暗影岛,后者则因为时代的变迁而转入了诺克萨斯的地下,开始了属于她自己偏斜甚至独自操纵诺克萨斯未来的任务。
钢铁君王的传说逐渐被淡忘,黑色玫瑰的斗篷隐入了诺克萨斯的高墙之内。
遗留下来的部分,还能清楚得见的,就只剩下暗垒监狱,和暗垒监狱在这个时代的实际主人。
希瓦娜是暗垒监狱的主人,这话并不妥当,但是无论是她自己,还是她的祖辈一脉相承下来的传统,她的部族都是唯一,且仅有担当此重任的最佳人选。理由很简单,莫德凯撒横扫瓦罗兰大陆的时代,在其身旁左右手的,不是旁人,正是属于符文之地原生古旧生命的其中一支,且最为普天苍生惧怕的生物。
倒不如说,莫德凯撒在经历过无数个世代之后,他在诺克萨斯留下仅存的一缕辉煌和霸道,其实就是这座监狱的看守者。
一支从来就只听命于钢铁君王的,沉睡了太久太久的血脉。
年轻的灰脊黑龙敲了敲那有些潮湿的监牢牢门,从旁人看来那敲打木柱子的动作粗暴又有些不耐烦,她差不多有两米左右那么高,这在符文之地的人形生物中已经算是最突出的了,或许只有弗雷尔卓德地带的蛮族才有可能拥有在其之上的高度。
“醒醒,有人来了。”
灰暗的地下监牢中,一杆火炬在牢门的外侧散发着燃烧掉松油的味道,被砸牢门的声音惊醒的,是属于德玛西亚城邦的皇子,光盾氏族的嘉文四世。嘉文睁开眼睛,他此刻正扑倒在牢房的地板上,上面很贴心地铺了一些干净的牧草,这使得他作为囚犯的身份没有看上去那么悲惨。

牢门口站着的是希瓦娜,从那绽着金色光泽的瞳仁就能看得出她龙的身份,嘉文曾经在很多书卷上读到这种强大生物的外貌特征,却从未亲眼得见过。他勉强地从地上爬起来,头还是很晕,身上除却了被普莱莫斯所砍的那些伤口外就再无什么痛楚了,潮湿的监牢让他有一种呼吸憋闷的感觉,龙族女狱官娴熟地从腰包里掏出了钥匙,并示意他出到牢狱外面。
气氛和想象中差了太多了,希瓦娜那轻描淡写的开牢门方式让他觉得有种异样的违和感。嘉文努力回忆着自己被抓时候的场景,普莱莫斯用那种恐怖的剑法摧毁了他的近卫部队,并在面对盖伦的干扰时成功将自己推入海中,杜廓尔的士兵将自己五花大绑带回了诺克萨斯,交给了眼前的这个狱官。
嘉文在心里暗暗地悔恨着自己的无能,在当时的战斗中如果他更坚强一点,或者他的武艺能够匹敌普莱莫斯的话,或许此刻会是全然不同的一番场面。他低谷了杜廓尔,低估了普莱莫斯,甚至如今面对着开启的监牢,他都在怀疑自己是否有权力走出那厚实木柱搭建的栅栏。
他想起了盖伦,实际上他在跌入水中前的最后一秒,他看到了审判大剑将普莱莫斯斩断为两半。
“怎么了,你想在那里面待到明天吗?”
思绪被话语重新带回了现实,嘉文这才注意到,和在杜廓尔的船上被绳索绑的严严实实不同,此刻身在监狱的自己,反而身上没有任何一样限制自己行动的关押刑具。仅仅是盔甲和武器被带走了,身上的伤口也被人敷过了伤药,已经开始起效的药膏给了他一种清凉又有些痒的触感。牢房的光线昏暗但依旧能让人清楚看到外面的环境,他怀揣着不安的心情慢慢走出了自己的单间,向着左右扫视一番后,他才知道为什么希瓦娜能够全然不在乎地在任何限制都没有的情况下让他堂而皇之地走到牢房外面。
两侧狭长的石廊墙壁,摸上去是一种如同河水般冰冷的温度,若是仔细贴上去聆听,会听到墙壁的缝隙中传来无停无息的回荡声。左右是黑暗且了无边界的通道,如果没有魔法的开启,任何的照明火把都无法被点燃,单单是凭借着这样的黑暗,就足够让囚犯无从逃离,若是贸然莽撞出逃,或许会就此干脆地迷失在诺克萨斯地脉深处,饿死在无从窥见其全貌的迷宫城中。
在搞清楚了这一点之后,嘉文才真正开始面对眼前的女性,或者说,此刻是掌握着他生杀大权的人。嘉文看向那些火炬没有照亮的角落,并未从她的话语中看到那个‘有人’的含义。
“谁来找我,我在哪儿,你是谁?”
“一次性问太多问题了。”
“你是谁?”
“希瓦娜。”
“这算什么,名字还是称号?”
“是名字,并且对你这样特殊的囚犯来说,很可能你不需要真的记住这名字有什么含义。”
“我是德玛西亚的皇子,光盾家族的嘉文。”
“当然,早在乐芙兰要求把你关在这里的时候,她就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嘉文四世。要说我们之间有多熟络,我见过你的祖父,那个有着花白胡子的搞笑老头。”

嘉文皱起了眉头。
“祖父……你的意思是你见过我爷爷嘉文二世?”
“虽然只见了不长的时间,那老家伙为了救一个角斗士而拜托了我的父亲帮他化妆成囚犯,并且在挑选角斗士的时候将他送进了专门为竞技场输送战士的监牢。你爷爷看起来和你长得都差不多,只不过年龄差距悬殊,你的头发也比他浓密得多。”
仔细揣摩着那话里究竟有多少真实,虽然赵信是从诺克萨斯的竞技场以角斗士的身份被嘉文二世带回德玛西亚城邦的,但在对外的内容当中,即使有人听闻过嘉文二世寻得良才的故事,应该也并没有太多人知道赵信是被嘉文二世独自一人不带任何亲兵部队给救出的。事实上,在德玛西亚的宣传当中,嘉文二世是率领着上万人的无畏先锋和诺克萨斯大打出手后,在战场上收服了赵信,并将其一步一步升任为德玛西亚王国最高统帅。
“你说有人来了,是指有谁要见我吗?”
像是终于想起了这码事,希瓦娜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通讯卷轴,卷轴正在散发着一跳一跳的光。嘉文清楚那是卷轴的另一端有人在呼叫,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个地下监牢其实根本看不到有来访者的原因。
“因为你醒过来的速度实在是太慢,我还在想会不会他们不耐烦了就直接放弃跟你对话了,不过看这个势头,哪怕你再睡上几个小时他也会一直锲而不舍地尝试通话。”
希瓦娜用一只手将小巧的魔法卷轴递了过来,从她手里接过卷轴的嘉文感受到了龙族女孩那高大身材的压迫感。希瓦娜的手很热,也证明了嘉文在书卷上读到的知识是正确的,龙族的体温远高于人类。
通讯卷轴的构造很简单,在这个魔法充斥的大陆之上或许是最常见也最不起眼的道具之一,你在任何一个杂货店或许都能买到类似的东西。显然眼前的这一个,以军队的标准特化了其大小更加便于携带,而且没有猜错的话,那上面点缀的花纹和外皮包裹的布料是出自贵族阶级的产品,甚至比起嘉文之前在战场上使用的要更加精巧和昂贵。
翻开卷轴的封带,里面传来了沙沙的声响,继而,一个男子的声音从中传递了过来。
“希瓦娜,我们的客人如何了?”
那嗓音听起来沉稳又颇具威严,是个约莫三四十岁,显然经历过很多战争才能够有的声音。
“让他直接跟你对话好了,不过为什么不是斯维因亲自来?他不是最近一段时间都闲的要死么,还是说乐芙兰比起斯维因更信赖你来传达消息。”
“将军阁下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正在会晤杜廓尔,所以请你先让我们的客人和我通话。”
“好好,卷轴正拿在他手里,他听着呢。”
希瓦娜努了努嘴,示意嘉文自己和这个男人通话。

“我是……嘉文。”
“鼎鼎大名的德玛西亚皇子,虽然以这种场面来交流实属是我的工作不周造成的,但非常时期我们只能用非常手段。你我都是军人,所以我不想用过于拐弯抹角的方式来对话,我直截了当一点告知你所需要知道的东西,在将军大人允许之前,你要暂时在诺克萨斯待上一段时间,至于在监狱内的事宜,一切都交由你的狱官希瓦娜来安排,不要尝试着逃走或是有其他反抗的行为,我们已经给予了你最大程度的尊重,希望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对方的口气平淡而冷静,和平常所见的,在战场之上德玛西亚人和诺克萨斯人彼此搏杀的情况截然不同,卷轴里的声音在地牢的环境下发出空荡荡的回声,这使得嘉文不由得产生了一股寒意。
“我不会就这么干脆地屈服于诺克萨斯的。”
这话听起来并没有什么中气,被俘虏,关押在敌国首都的地底,即便是嘉文这样青年才俊的国家栋梁,也无从撑起更大的气势,但他的话语发自内心,光盾氏族的灵魂依旧闪耀在他内心,他用坦率且简洁的话语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也让卷轴的对面传来一阵断续的嘲笑。
“真是不可小看啊,小皇子。你该不会是以为,凭借你的身份真的可以免予死罪吧,将军没有下令之前确实你可以安稳的睡在那牢房里,但这不代表我不能靠我的部属直接下达斩首你的命令。”
“连露面都不敢的家伙,这样的大话还是留着对你们将军寒暄好了。”
“确实,斯维因将军的要求只是将你囚禁起来,不过你能在牢里不受任何拷打,这只是我自发对你父亲的尊敬而已,可千万别会错意了,嘴上说说我还可以当做是小孩子的礼数不周,但是如果敢在牢里生什么是非,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短短数句话,嘉文并不是真的想要找什么方法逃离监牢,而是试图弄清楚卷轴背后究竟是什么人在说话。就在刚才,这番话的立场和态度,他已经知道了此刻管理着监狱,直接可以指挥希瓦娜囚禁自己的是谁。
‘无敌的德莱厄斯’,早在嘉文三世亲自指挥着无畏先锋军和诺克萨斯城邦对抗的年代,就曾经在战役中对某一位陆军上下的几个年轻将领有过极高的评价。
塞勒斯上校手下的先锋军三叉戟,同出于小村庄西贝利科的三位青年才俊。
‘铳鸣的奎列塔’、‘癫喜的德莱文’、以及塞勒斯手下,征战十余年未尝败绩,从一个乡下汉子逐步晋升为帝国将军副官的,曾经让嘉文三世及其手下的数个德玛西亚将军都为之啧啧称奇的‘无敌的德莱厄斯’。
早在数年前,嘉文还未正式开始参与军部政务的时候,他曾经在德玛西亚的烈士纪念馆中看到那些白色大理石碑上刻下的,几个德玛西亚英勇先烈的名字。这其中甚至包括在军校曾经面见过,有过一些交流印象的军官教师。而在后续的,在弗雷尔卓德北境寒土大地上为了争夺盟友的战争中,他们就此牺牲在了北境前线的战场上,且不是经由别人,正是死在了当时年仅二十三岁的德莱厄斯手中。
无论从哪方面来讲,这都是对嘉文此刻耐心的最大考验,卷轴对面心平气和与自己交谈的将军,显然就是在德玛西亚人看来如刽子手一般的德莱厄斯。
德莱厄斯是斯维因的部属,在诺克萨斯远征时期,他作为斯维因手下能征善战的将领在多次战役上都取得了巨大的成果,虽然嘉文还从未有在战场上面见他的机会。本次抓捕嘉文行动的总头领是杜廓尔,据嘉文所知,杜廓尔并没有直接指挥德莱厄斯的权力,这也正标志着诺克萨斯内部将军彼此之间有着深邃却不为人知的隔阂,但此刻,杜廓尔在抓捕了嘉文之后竟然堂而皇之地将战利品俘虏直接交付给德莱厄斯管理,这一切都显得十分的不合理,嘉文疑惑地望向了站在一旁,看起来一脸无所谓的龙族女狱官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而嘉文的一头雾水,却只换来了来自卷轴之中德莱厄斯那一如既往死板且自负的回答。
“用不着这么焦虑,德玛西亚人。”
像是解答那份疑惑似的。
“在处理了杜廓尔之后,我们会妥善为你做个收场的。”
已有1014人和楼主握爪

相关推荐

评论 (567)
表情
  • 热门评论
  • 全部评论
  • 正序
  • /
  • 倒序
嘀嘀咕咕的猪
龙女的缺点就是腿短…,就怕碰到对面全是很灵活的poke位移英雄,辅助是个香炉怪那种。
1楼 2018-10-29
0

收起回复

也有求必应
龙女输出能力,坦度,支援能力差不多,但是玩盲僧到中期就比较吃队友了,所以我还是喜欢玩这种自身能carry的英雄,不喜勿喷
3楼 2018-10-29
0

你所见即我
龙女其实不算腿短,应该是没硬控,容易被风筝,后期挺无力的,我一般后期直接找机会大招打乱阵型,大招冲进去,打一套差不多就退出来
4楼 2018-10-29
0

发条橙
这英雄白金黄金局真的不是上分好选择...
5楼 2018-10-29
0

甜味拾荒者
龙女站那里和德邦站撸,同等准备德邦撸不过龙女
6楼 2018-10-29
0

情長也是安息
是蛮强的,但是前期没到6的gank能力太弱了,我白银渣就怕队友送成0-5了
7楼 2018-10-29
0

Roue.
Roue.
龙女适合我这种没啥操作的 就是QWE R
8楼 2018-10-29
0

情長也是安息
绝对t1 野区单挑 红惩QA打出强攻 疼的妈都不认识
9楼 2018-10-29
0

总归是狼狈
都胜率登顶了,肯定T1啊。一个英雄强不强从来不是看缺点而是看优点。
10楼 2018-10-29
0

H0ok.er
H0ok.er
比较烦对面的保护恢复型辅助,前天被一个对面的奶妈空血急救救的心态爆炸,好几次快打死了一口奶给奶回来了。。。
11楼 2018-10-29
0

朋友间同情
前期刷野伤,怕被反野 。。会玩的瞎子豹女三级一定要去抓一波,会让他发育变慢很多。。
12楼 2018-10-29
0

 色情
色情
如果就自己刷野,抓线上,不反野,那是炸了
13楼 2018-10-29
0

甘える
龙女可以等队友开团 然后你去切除秒一个,龙女开大进去秒半血ad还是可以,冰锤粘住
14楼 2018-10-29
0

風衣藏把枪
顺风英雄,前期节奏不好,在这个后期英雄胜率回暖的版本,大概率被揍成2B。
15楼 2018-10-2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