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罗兰巡礼之德玛西亚篇 龙之契约之无双剑姬菲奥娜上

2018-11-02
究竟哪一种更令人恐慌?
是如今身为囚犯,无从逃脱,仅能凭着些许的希望期盼自己的同胞搭救。
还是刚刚面对诺克萨斯一位声誉显赫的将领给予的威胁,却从中了解到了这座古老的城塞,已然陷入了权术斗争的旋涡之中。
“是叫希瓦娜,对吗?”
现在已经回到了自己的监牢,嘉文这样试探性地询问着。即使刚刚结束了简短的对话过后,身材高大的女狱官并没有再次像是在杜廓尔船上那样将他牢牢锁起,但处在这样一个颇显尴尬的地界中,年轻的皇子不认为再继续频繁展现自己作为德玛西亚人的立场会对形势有什么帮助。
“对,也不对。”
黄金色,带着屡屡凌厉的那兽目,隔着监狱林立的木桩子,就那样仿佛看透了嘉文的内心一般。说来也奇怪,若是单纯以身份地位高低来划分,明明嘉文是贵为一国之君的,此时此刻却在这个女子面前被一股流遍全身的威压给扼制住,只得老老实实地坐在牢内那勉强还算干净的临时草席上,等着对方给他一个敷衍的回应。
在战场上面对普莱莫斯时的那种心情此刻在这石头堆砌的小间里烟消云散了,嘉文作为一军的统帅尚有其生涩和未熟的部分,但这并不代表他的天赋和品格会因为某次战争的失败而就此一蹶不振。他懊悔着自己未能像挚友那样在关键时刻将德玛西亚的勇气长存心头,但就是这样看似无关紧要的胆怯,此时却已经酿成了无法挽回的后果。于是他尝试着在醒来之后找到点什么,或许是和诺克萨斯的狱卒交涉,或者是在面见那些可怕的诺克萨斯高官时慷慨激昂,愤然赴死。
和他脑海里构思过无数次,演练了无数次,自认为可以应付的,当自己身陷重围的时刻,却是截然相反的场景。
什么都没有,没有喝呼,没有虐打,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刑具都没有,有的只是一个简单搭建的监狱,黑洞洞不见边际的走廊,和一个身材高大,明显具备着异族血统的狱官。
更别说,德莱厄斯在几分钟前传来的简短对话,也和之前设想的,会有尖利的逼问和侮辱等待着他的画面大相径庭。德莱厄斯甚至没有亲自露面,那个本应出现在牢狱里的,手持断头利斧的将军仅仅凭一纸卷轴就轻松地打发了他。
或许自己的价值比想象中的还要微小,亦或是诺克萨斯本就没有真的把他当做一个宿敌国家的未来国君看待。
突然他就觉得有些气恼,仿佛几个小时前,在海岸线旗舰上的那些激烈的搏斗都是虚假的,一切都是演练出来的花样,而他要做的就是打破这份寂静,堂堂正正地将背后彩排的黑影给捉出来。
他挺了挺身子,用差不多刚好能让牢门外的希瓦娜听到的声音开口说话。
“德莱厄斯说要你负责看管我,那就是说这监狱里你就是最大的官了?”
龙族女子点点头,从火炬并不很强的亮光可以看得出她的面容,虽形貌特征和人类有着本质上的差异,但那匀称的身体和明显属于年龄较轻的肌肤,依旧勾勒出了希瓦娜作为美人的潜质。
“但是希瓦娜,德莱厄斯也是这么称呼你的,你又为什么说这不对呢?但你又说这不是称号,我有些搞不清楚了。”
“因为希瓦娜不光是名字而已,它能代表很多种含义。”
单凭声音所透出的生命力和鲜活,就足以证明她的年龄,就和她此刻注视的男子一样,希瓦娜降生在这世界上的时光也不过区区二十来年。有很多人对龙族的年龄会产生差异所带来的疑问,事实上,在符文之地上的龙族并非以自然年龄见长,即便是在恕瑞玛沙漠中的一些古旧生灵,也拥有着更加适合于渡过漫长岁月的手段。
“维塞留拉的黑龙,我的祖先中存在着很多个希瓦娜,我或许就是其中的一员,但别人这样称呼我,仅仅是因为我只有希瓦娜这个名字罢了,我父亲死前并没有告诉我我的姓名为何,不过他也是这样称呼我的,希瓦娜。”
“可你说这不是个称号。”
“在七千年前的瓦罗兰大陆,维塞留拉的口语中,希瓦娜是‘野火’的意思。这个词并非官衔也并非诨号,而是单独一类个体。”
“个体,怎样的个体,像是海军十指那样?”
“起码对我的家庭来说,或许是至关重要的称呼,父亲既然愿意在临死的时候用这个来标注我,那么我就相信这名字对维塞留拉是值得称道的东西。”
嘉文默然无语,他对异族的学识了解很少,维塞留拉氏族是古瓦罗兰大陆的黑脊龙族群中的一支。在上古时代,他们曾经有过一段极为辉煌,但又同时笼罩黑暗的岁月。当钢铁君王挥动着他的战锤在各个军阀中横行霸道的时候,他所掌握的两种威震大陆的力量,除却已经随着他的逝去一起被掩埋的黑色玫瑰外,就当属翱翔在天际,喷吐烈火的巨龙了。
然而莫德凯撒却不曾真正的将巨龙作为其征服的手段,无论是在书卷或是民间流传的轶话中,钢铁君王最令人畏惧的传统记录描述的黑暗魔法。执着于对暗能量的把控与研磨那些邪恶的澎湃力量是人们对莫德凯撒大体印象的标准概括,这反倒使得另外一支值得关注的力量在时代更替中被边缘和淡漠化,驭龙者莫德凯撒,在其还未取得最初的黑色玫瑰教团青睐的时期,曾确确实实作为他的称呼所存在过。嘉文对这段历史也同样产生了些许的疑问,龙族作为瓦罗兰乃至整个符文之地的智慧生物中都属具备最大先天优势的族群,最起码,在战斗方面的凶残和恐怖,莫德凯撒这样一个崇尚力量和征服的君主是不可能在获取了其优势后再转而舍大求小去追求副作用庞大,更会带来内里朽坏的黑暗魔法的。
虽然听闻过一些龙族的传说,嘉文也只不过了解其中的皮毛罢了。在他看来这种古老的生物即使依旧存在着一定的数量,也可能在漫长的演化岁月里逐步变成了更加适合现在时代生存的形态了。那些恐怖的,只有神话中存在的威能,时至今日不再能够纵横于大陆之上,正是其不适应现如今世界的最好证明。
一只名叫‘野火’的龙,他还从未听过这种稀奇古怪的命名方式,或许这就单纯是龙族视其为荣誉加身的一种习惯,据嘉文所知,现如今存在于世界的龙族混血并不少见,即便它们大多数已经失去化身为庞然巨兽的能力。
“我听说龙都是好战和高傲的。”
“确实如此,但若是要把我算作其中的一份子的话,我更加爱好和平。”
“德莱厄斯可不是什么为和平而战的家伙,诺克萨斯人不值得信赖。”
“这话也不假,但我既不属于德莱厄斯,也不属于诺克萨斯。”
“那为什么要听他的?”
“因为龙之契约。”
“龙之契约?”
嘉文努力地在脑海里搜寻这个字眼出现过的部分,但却没能成功,皇家图书馆里待过的那些时光只会让他想打瞌睡,那些异端习俗往往比不上刀剑训练给他带来的吸引力更大。
“维塞留拉和其他的二十五个龙族部落,都同属于驭龙者的掌控之下,这也是为什么几千年后的今天,作为我祖先留下的血脉,依旧在诺克萨斯城邦生活的原因。诺克萨斯也好,诺克萨斯的将军们也好,我只是栖息在这里,并不受他们的支配。”
“可你说你是因为龙之契约才在这里听那些诺克萨斯人管理的。”
希瓦娜的鼻子里哼出了一声,那声音有点嘲弄的意味在里面。
“和你想象的不同,我并非是因为龙之契约在谁的手里所以才必须停留在诺克萨斯,干这种无聊的差事。”
她向前踏了一步,换上了一种颇为自豪的口吻。
“龙之契约是在瓦罗兰大陆唯一曾经出现过,属于一位人类和当时的所有龙族部落签订的双向条约,驭龙者莫德凯撒为了拯救被卷入神祗斗争的瓦罗兰大陆,将他的灵魂献给了当时还未曾触及智慧果实的龙族,作为交换,所有的二十五个部落都会无偿贡献出它们的生命以供对抗栖息在符文之地上创造灾祸的那些古神们。”
德玛西亚皇子在那简短清亮的话语中听到了难以置信的部分。
“等等,莫德凯撒,钢铁君王为了对抗古神将自己的灵魂与龙族交换?”
龙裔女子皱了皱眉,思索了数秒后,重新确认了这个事实。
“确切的说,莫德凯撒把人类的智慧给了龙族,这也是为什么龙族在后续的时代中能够拥有和人类相比肩的头脑。”
“但莫德凯撒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暴君啊,符文之地上的任何一本古卷中都记录着他统治下的北瓦罗兰有多么残酷和血腥。”
看到嘉文脸上那惊讶的表情,希瓦娜这才发觉出了她所解释的重点并没有传达给这位一头雾水的皇子。
“钢铁君王的杀戮时代由黑色玫瑰而起,又因诺克萨斯而终,当他们称呼他为钢铁君王的时候,莫德凯撒已经不再是驭龙者了。”
“可不朽堡垒,还有那些可怕的黑魔法——”
“都是真正存在过的东西,这没有错,但不代表驭龙者莫德凯撒的历史是虚假的。”
希瓦娜一字一顿地紧咬了这几个字,莫德凯撒的名字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敬畏和尊重,从眼前的,在此之前嘉文认为是伟大且高贵的种族口中叙出,是如此的不协调。
因由的他出生在德玛西亚,即便是聆听过那些传说,即便是看过图书馆中古卷的记录,他也未曾切实地考虑过,莫德凯撒这样一个自打童年时代就被自己认定为是反例的,作为君主绝对不可以成为那样存在的人物,竟同样有着属于自己维护着正义的时代。
“用不着露出那种表情,这是太过古老的事情了,就连我也只不过是从我父亲那里听说了一部分而已,驭龙者的故事有很多种说法,没人能够真的探求其中哪些是谎言,哪些是真实。”
“嗯……抱歉,只是因为我是德玛西亚的皇子,我一直以来认为莫德凯撒是诺克萨斯暴力和黑暗的先驱者。”
龙族的狱官,甩了甩那覆盖着黑蓝色龙鳞的左手,敲着牢门木桩发出清脆的响声。
“人类只看他们所需要看的东西,如果对于自己不重要,没有价值可言的时候,他们就把这些存在的历史从书籍,或是别的什么记录的媒介上面抹消掉。在我看来是赖以延续意志的一种趋势,但这个趋势对后来人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我刚刚所说的,能不能作为一位德玛西亚皇子认可的,可以称得上真实的叙述,则就没有任何人知道最终结果了。不论如何,龙之契约确实存在,其内容不论具体细节如何,最终的结果导致了两个结果。”
龙族拥有了智慧,从此前蛮荒的,以血肉草木为生的岁月中被解放了。驭龙者用其作为交换,取得了能够凌驾于当时那个军阀割据时代的稳固王座,取得了横贯整个瓦罗兰,属于传说中生物才拥有的威能。
不过这一切都是猜测,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嘉文仍有疑虑,他并不清楚希瓦娜的立场,也并不清楚那所谓的‘龙之契约’,究竟能够对眼前的黑龙限制到什么地步。
“那么,龙之契约在哪里?”
“肯定不在我的手中,当然,也不在德莱厄斯手里,或是任何一个诺克萨斯人手里。”
“可你现在是暗垒监狱的狱长。”
“维塞留拉氏族从古至今都是不朽堡垒监狱的看守人,不分城邦,不分命令,甚至不分种族。我留在这里作为暗垒监狱的狱长,不是因为被指派,而是因为暗垒监狱本就不属于诺克萨斯,他属于驭龙者莫德凯撒。”
“所以……”
“没错,德莱厄斯不是我的长官,我也不属于诺克萨斯,其他诺克萨斯人也无法深入到这个监狱里面来。”
嘉文的面庞上漏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或者说仅仅只是侥幸。无视了那股侥幸,甚至为了鼓动他而继续说下去的,是希瓦娜那略带点黑龙低吟震动的喉声。
“龙之契约已经失落了数千年了,即使是当今的诺克萨斯皇帝,在坐拥无数兵马军将的情况下,也从未发掘出任何有价值的讯息。我想达克维尔并不是很抱希望在这上面,而且,获取龙族的拥护也无法改变他已经衰老的事实。”
“既然如此,还在寻找龙之契约的,就是诺克萨斯的三个实力最雄厚的将军。”
“现在只剩下两个了。”
在火炬映衬下,黑龙的双目凝成了一条缝隙。
已有1387人和楼主握爪

相关推荐

评论 (946)
表情
  • 热门评论
  • 全部评论
  • 正序
  • /
  • 倒序
逃之夭夭
打架版本,那这蜘蛛、克烈、剑姬是不是可以出场
1楼 2018-11-02
1
收起回复

森浓有荒
蜘蛛前期没节奏后面就废了 而且现在的蜘蛛还不能出肉 出了更加废 基础伤害都被削过了 加强那点刷野速度根本没用 还不如选岩雀
1楼 2018-11-02
0
怪我挽留
克烈应该会上,轮子妈体系
2楼 2018-11-02
0

玩心未泯
剑姬很弱了 选剑姬不如青钢影
3楼 2018-11-02
1
收起回复

俄心永恒
剑姬劣势比青钢影劣势还惨,对线期过后没有一打2的优势很难带线又开不了团又脆。除非很有信心拿出来打到优势不然还是用肉坦gay稳就行了
1楼 2018-11-02
0
神经兮兮
其实最稳出来的还是发条,欧美打bo5必出的英雄。
4楼 2018-11-02
0

Rules浅笑
其实这次世界赛上路战士加强了却很少队伍用,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可能就是坦克相对来说容错率更高,后期有有坦度和开团的保障吧。
5楼 2018-11-02
0

中指的邂逅
战士明显剑魔和螃蟹是上单t1的前期伤害爆炸又肉,其次才是青钢影单带开团逃跑都有用,剑姬诺克什么的打团太尴尬,被针对一下就废了。小组赛肉多因为都求稳
6楼 2018-11-02
0


囚心锁
感觉莽夫打法的克烈真的能带着队友莽的对面头皮发麻
8楼 2018-11-02
0

收起回复

一笑动君心
蜘蛛现在前期那点伤害能干嘛,看到版本强势的几个野爹反野就跪了
1楼 2018-11-02
0
小可爱
凯隐这版本变身后,很强,但是变身前太弱了,特别吃线上的线优,不然野区刷的快归快,但真的心惊胆战
10楼 2018-11-02
1
收起回复

眼里只有星星
根本刷不了的,弱势中野组合这版本根本不能拿,不然野区直接炸。。。
1楼 2018-11-02
0
凉雨初夏
剑姬就是个弟中弟,平稳发育都没有carry能力,必须对线打爆
11楼 2018-11-02
0

雅俗共赏
为什么打架版本剑姬会出场呢
12楼 2018-11-02
0

故港笑别
剑姬又不是打架英雄,是个单带的
13楼 2018-11-02
0

亡鱼深海花夕拾
凯隐前期必须躲猫猫,但不去强行gank没法变身,而且为了变红还得去抓上,意图太明显了。
14楼 2018-11-0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