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罗兰巡礼之德玛西亚篇 迎接铁蹄之圣锤之毅波比上

2018-11-05
杜廓尔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了,他过去渡过的五十余年时光,没有一天不是在刀光剑影的缝隙中渡过。即便他已经不再年轻,不再具备挑战上千个角斗士的豪情勇健,当他所钟爱的比尔吉沃特战刀出鞘的时候,这位诺克萨斯海军大将依旧保持了他剽悍而无所畏惧的气魄,在那些德玛西亚战船即将靠近岸边的时候,防御工事的远炮就在他的指挥下扫掉了第一批不知死活的士兵。
蓝色的铠甲在晨光的照耀下如同浅苍湖泊碎裂的倒影,被黑灰色的炮弹悉数打碎,继而那些无法抵抗钢铁冲击的人体被一个个击碎,打烂,最终沉入他们试图跨越的那座海港的珊瑚礁内。
这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跑在最前方的德玛西亚海军在损失了超过一百余人之后,炮火的侵袭不但没能让他们开始退却,反倒是在同伴阵亡的激励下,这些身披蓝色甲胄却看不到面容的战士,开始以一种近乎于痴愚的动作,摆出了更加密集的阵型向着大炮所在的碉楼处全力冲刺。炮弹一颗一颗地填装,德玛西亚人的尸体也越来越多,在最初的时候,那些碎铠和旗帜只不过蔓延到沙滩的部分。而在半个小时不到的现在,距离那些登陆舰艇本该还有数百公尺的总指挥杜廓尔,已经亲手用佩刀斩死五六个不知何时冲破防护网潜到身边的德玛西亚战士了。
“真棘手,无畏先锋名不虚传啊,将军阁下。”
约莫一人高的大小,那种在常人看来根本无从持握的巨斧,从侧面横贯着出击,第一时间砍翻了周围所有蜂拥而至的德玛西亚士兵。虽然由于其过分的重量和尺寸,这把斧子的精确度稍微显得有那么一点粗糙,但这丝毫不会影响到他在敌阵中创造出刺耳的恐惧。德莱厄斯的健壮臂膀使得他挥出这把漆黑重斧的时候如同战场中心黑色的钢铁旋涡,不断地将胆敢靠近的人绞杀至零零散散的碎屑。
嘴上这样在夸赞着德玛西亚士兵的勇气,但其手上的功夫毫无疑问在这场突如其来的袭击下可以游刃有余地应付危机,德莱厄斯无论在其勇敢和战斗经验上都不输给任何一个符文之地上其他国家的将领。就算是在名将丛生的诺克萨斯,除却在武艺上无人能及的海军十指之首普莱莫斯外,德莱厄斯也从未真的逊色过,反之,比较起普莱莫斯那种纯粹的强横与不近人情的性格,作为乡下人出身的他,更加具备和人交流融洽的资本。这一点使得他的魅力更大程度上在军队基层有着十分重要的体现,在塞勒斯上校手下,连同另外两位人才从一个走卒不断攀升,直至被贵族世家的,斯维因家族的新领袖,也是新任的陆军先锋杰里柯••斯维因看中,成为其手下的杂号将军。许多人在后世都将德莱厄斯与其名号‘诺克萨斯之手’,作为标榜帝国军人对力量,对荣誉最纯粹的追求象征,却因为其脸谱化的形象而忘却了德莱厄斯是一个心思细腻且比大部分诺克萨斯人更加通情达理的将领。
就在他战斗的附近几十米的位置,杜廓尔依旧稳稳地镇守着海岸的临时战垒,对于从海洋上侵袭而来的德玛西亚海军,他们既没有充分的作战准备,也不具有大量的军力可供驱驰。在短短的十多个小时之内,除了杜廓尔自己所率领的刚刚从战场上带回的海军部队外,竟无任何其余的部曲响应号召。事发突然,在这种紧急的情况下,更加不能去求援于帝国君主达克维尔,自从诺克萨斯远征以败北收场后,帝国陷入了一蹶不振的低谷期,若是被此刻公认为老迈昏庸的君主知晓自己为了争夺诺克萨斯大统领的地位而私自出动海军部队去讨伐德玛西亚甚至牺牲大部分将士换取抓捕德玛西亚皇子的机会,显然最终的结果会是自己落得上绞刑架的下场。是故在德玛西亚人不依不饶地出动了海军追击到诺克萨斯的边境时,杜廓尔只能拖着自己空荡荡的袖子,用仅剩的一只手臂挥刀奋战。
德莱厄斯在一旁愈战愈勇,但即使是这样,德玛西亚人也总能够找寻到一些空隙,从正面的沙滩,亦或是其它某个角落的阴影里冲锋而至。眼见的从这些人登陆开始,诺克萨斯海军的兵力越来越无法支撑那些炮舰与重铠甲士兵的攻击,杜廓尔强撑着断臂处的阵痛,勉力在那些刀剑挥舞的当口去思索退敌良策。
他即刻向着那些德玛西亚人开来的舰船投以目光,粗略地扫视了一下,除却那个坐落着巨像的大型旗舰外,周围林林总总各式的载物舰,炮舰,甚至一些连他这个身经百战的海军将军也未曾见过的,上面明显搭配了一座锻炉的奇怪船只,总计三十艘的德玛西亚海军战舰或近或远地在海湾中立定。从进攻开始以来,视野所及之处就只能看到德玛西亚的陆军,亦或是一些骑着马匹在海滩上左冲右突的无畏先锋骑兵。无论是打击对象或是他们的兵力分配都是十分散乱毫无章法的,仅仅是因为数量太过庞大,才可以凭借着他们本身防御力就极为优秀的全身铠甲在诺克萨斯守备一方讨到便宜,并且在混乱的战局中可以突破防线冲到德莱厄斯甚至杜廓尔的身边。
这种颇显潦草随便的进攻方式无异于一个清楚的讯号,德玛西亚人此行而来绝对不是随意且莽撞的出击,而是在嘉文被掳走的短短数个小时内已经将可以调遣的细则全数安排完毕,继而在德玛西亚皇帝嘉文三世的号令下,才得以整装待发的。现如今所见的单单凭借数量上的优势在海岸线上制造混乱,那么目的便在于派出潜入者前去营救如今在暗垒监狱内的德玛西亚皇子。
想到了这个可能性,杜廓尔便已将自己的轻蔑与不屑化作一声轻咳。且不论能否真的在这样缠斗的情形下在杜廓尔眼皮底下输送一支可以跨越防线的部队,不朽堡垒内依旧有很大一批忠于帝国首领的士兵和将领在。且海岸线登陆带距离不朽堡垒原本就有相当一段长的距离,在海洋上飘荡几个小时过后的士兵能否有继续跋涉的体能还是未知数,就算是他们真的可以抵达不朽堡垒,恐怕先一步撞上的会是另一位和杜廓尔并驾齐驱,同属帝国三大将军的杰里柯•斯维因。
只是有一点令杜廓尔感到奇怪,德莱厄斯是经由斯维因一手提拔上来的,在这种足以坐收渔利的战况中,他没有跟随着斯维因,反倒是自己独自一人到了前线和杜廓尔并肩作战。这种怎么看动机也不会单纯的选择让杜廓尔的警惕更加深了一层,这个手持巨斧在身旁搏杀的悍勇将军正是其价值发挥如日中天的岁月,比较起杜廓尔断去一条手臂,又在先前的刺杀行动中连损九员将领,除去依旧在恕瑞玛北部待命的塞肯托斯外,全部的海军十指都已经死于非命。相当于此刻的杜廓尔在诺克萨斯仅仅是手持重兵而无一员宿将的光杆司令罢了,那么德莱厄斯此行前来就并不是所谓的‘帮助杜廓尔击退敌人’,而是另有它想,甚至是尝试在这场混乱中亲手结果杜廓尔的性命。
闪着寒光的比尔吉沃特战刀依旧在其主人思索之余毫不留情地清缴着周围扑至的敌军,而在不远处依旧用豪迈姿态杀敌的德莱厄斯也察觉到了杜廓尔对他的提防。
“德莱厄斯!”
终于,在经历了数波德玛西亚人的冲锋过后,为了打破当下的僵局,杜廓尔唤来仍兴致未消的德莱厄斯,他不甘于就此在德玛西亚的追兵中被某只飞来的流矢击伤或是其他的意外而退出战场,或者更糟,在被击伤的瞬间,被那个来自斯维因手下的血腥刽子手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一刀两断。
提着黑色巨斧的将领即刻从那钢铁的旋涡里抽身而出,驾马倒提那柄重型武器一路奔赴到这个满心疑虑年过半百的海军将军面前。
“将军阁下有何吩咐。”
“你看到敌人的数量了吧。”
“当然,他们遍地都是。”
“那么这样多数量的士兵,为何没有凝聚成单一股的力量来冲击我们防线的弱点呢,战斗开始的时候,我们的海岸防线因为缺少情报的支持,搭建质量并不良好。”
杜廓尔说的没错,无论是在最前方的一排用以抵挡骑兵的拒马,还是外侧边缘处拉开以阻挡那些低矮小艇的铁锁链,此刻都已经歪歪斜斜地被蜂拥而至的德玛西亚舰队直接轻易地踏平。但在登陆过后的沙土铸造的壕垒当中,绝大部分的士兵作战地点依旧僵持在这个位置,在最初的一批勇敢冲锋之后,德玛西亚士兵并未出现接二连三对海岸守备的冲击,换言之,他们的脚步像是停下了似的,转入了更加缓慢,如同拉锯战一般的近身缠斗。
“也许是因为他们并不具备那么强的战斗力,将军您所布置的海军防御战线就足以抵挡这些漂洋过海而来缺乏眼光的德玛西亚人了,在我看来,不消几个小时,您手下的部队可以轻易地全歼他们。”
简直是一派胡言,德莱厄斯这一番话脱口而出,并非像是鼓励或是奉承,更加像是对此刻进退两难杜廓尔的一种凌厉的嘲讽。任谁也看得清楚,德玛西亚人的阵仗之大光凭借此时杜廓尔匆忙安排迎战的一两万士兵是绝对无法抵御的,保守估计德玛西亚此行来犯的军力超过八万。这其中光是无畏先锋的马步军就掺杂了非常大的比重。更兼大部分的炮舰,以及那个恐怖的魔法巨像并未启动,如若倾其所能大举进攻,海岸线被他们攻破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对于这样的奚落杜廓尔并无恼怒,反而态度更加平静,他清楚地知晓德莱厄斯的勇武能够做到怎样程度的战局逆转,即便他是作为斯维因的手下来加入战斗,他也依旧是一名诺克萨斯帝国将领,于情于理,身先士卒对抗德玛西亚的敌人,他是不可能拒绝来自杜廓尔的指挥的。
“敌军先锋的规模就已经快与我的手下数量相当,他们是想要拖延时间,为他们的救援部队争取到一个跨过战线的空档。”
听到这话,德莱厄斯的眉毛不易察觉地向上扬了一下,继而又恢复了他平日里那种铁血军人的说话风格。
“将军您是需要我去截杀这支救援部队吗,他们的救援目标又是谁呢?”
“现在才跟我装聋作哑也太晚了,德莱厄斯。特修斯的脑袋在几小时前才被送到军官墓地厚葬,我认得出那伤口,除了黑色切割者外,还有什么兵器可以将一个活人生生的一分为二且切口如此整齐。想必斯维因已经跟你说明了我为何要出兵德玛西亚,看来能和黑色玫瑰做交易的人已经多如牛毛。”
“诚惶诚恐,对于特修斯,这是经由帝国审判下达的决策,早在几个月前,我们的领袖大人已经判处特修斯和卡西奥佩娅的失察罪,挪用帝国财产,以及私通祖安商人,贩卖人口等大大小小几十条罪名,在下只不过是奉条令充当了刑罚执行者而已,此事也和斯维因将军并无任何联系。”
“让我把话说的更明白一点,特修斯虽然是我的直属部下,但我已厌恶其见利忘义的姿态许久。清除一个帝国财政的毒瘤份子并不是什么值得我恼怒的问题,何况海军的财产向来都只在我的部下手中私自管理,既然于情于理他都必须被处决,我也不会因此对你的行动有任何的不满。但你要明白,特修斯即便是死了,他也是作为诺克萨斯军人的一员合理地接受了自己的罪名赴死的,你此刻却站立在我的面前,试图用可笑的谎言掩盖你作为军人的荣誉,这岂非是连罪犯都比不上的低矮气度?”
在外人看来或许没什么,实则杜廓尔说的话已经很重了,寻常的诺克萨斯士兵都会以军人的荣耀为自己所秉承,更何况在整个诺克萨斯都声名远播的德莱厄斯。在挑明了对德莱厄斯的态度过后,现在无论如何,即便是德莱厄斯真的多么忠诚于那个策士统领,他也必须将私情放在次要,绝对不可在抵抗外敌的时候对杜廓尔的生命有所加害,反而是德莱厄斯自己,现在以其军部职阶的上下级关系,必须要听从杜廓尔的调配一同迎击敌人。
仔细揣摩过对眼前这个蛮勇铁汉的发言后,杜廓尔看到了德莱厄斯脸色的变化,最起码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这个人并不是自己政敌手下无情的刽子手,而是一位值得信赖且勇猛难当的高级武将。
“谨遵您的指示,将军大人,能够为您痛击敌人是我的荣幸。”
“再好不过。”
杜廓尔转头望向那些林立在港湾的战舰,德玛西亚苍蓝的旗帜在上面猎猎作响。
“既然他们没有做大举进攻的打算,我想是我们主动出击的时候了。”
未能在第一时间搞清楚杜廓尔的思维,德莱厄斯同样仔细地观察了德玛西亚海军的规模和船只安排,却找不到任何能够改变战况的方法。
“可是将军,光是防守我们就已经很吃力了,要如何在这样不足的兵力下反攻,哪怕是向不朽堡垒请求支援,都会比现在的决定要来的更踏实。”
“哼,长年累月挥动那种玩意让你的脑袋和黑石矿一样迟钝了。这样散乱的布置,这样庞大的军力,却并没有任何大举进攻的打算,恐怕对面才是真正希望我们进攻的那一边。”
再度扫视了一下德玛西亚海军那庞大的舰船,以及在最大旗舰上高耸入云的巨像,德莱厄斯依旧不能理解杜廓尔为何能有进攻德玛西亚人的自信。
“我不明白。”
“刚刚我已经说过了,为何这样庞大的军队,却不能够大举进攻。一支军队无法前进,除去没有指挥官之外,还会有任何其他的因素存在吗?接近十万的海军部队,甚至连德玛西亚赫赫有名的,那个所谓的‘正义巨像’,都搬出来镇场,毫无疑问是为了恐吓,让我们不敢硬碰硬地去挑战他们的进攻。”
“你是说,对面没有指挥官?”
“错,当然有指挥官,只不过他们无法率领队伍突破我们的防线,亦或者,有其它的原因阻碍了他们前往指挥,其真正的目的除却让大量兵力投入在前方牵制我们的行动罢了,只待救援部队归来,他们便可堂而皇之地将他们的皇子安全送回德玛西亚,整个远征军损失降低到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而为何指挥官坐镇海岸线不肯大举进攻,我想,单单数个小时之内调配起这样大量的军队,他们是无法在海岸线持久作战的,前无粮草供应后无救援之兵,这个庞大的钢铁洪流不过是虚张声势的空壳罢了。”
德莱厄斯突然感觉到,这个外貌并不起眼,冠以所谓前诺克萨斯角斗士之王的,已经五十多岁的将军身上散发出的属于一位真正帝国海军大将的气魄。他当即明白了斯维因为何会对这个人如此提防,甚至不惜求助于黑色玫瑰也要铲除杜廓尔的党羽。精明的话术,聪慧的头脑,以及在战场上滴水不漏的战局观察,在几十年征伐当中磨砺的,单凭敌军的阵仗便可知晓其行动内核的锐利视觉,正是任何一位希望争夺诺克萨斯大统领的将军所忌惮的资本。
“但就算这样,敌人的舰船多的惊人,我们总不能一艘一艘前去搜查。”
杜廓尔的独臂,用他仅存的一只手,指向那庞然大物。
巨像仍未睁眼,但其身躯在海港的晨光中清晰可见。
“除了旗舰之外,还有什么样的战舰可以坐落这种标志性的物体存在。德莱厄斯,拿出属于诺克萨斯军人的荣耀吧,只要我们前去斩下德玛西亚指挥官的头颅,别说是这数万德玛西亚士兵了,就连那魔法巨像,也将会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当真是难以想象的勇气,德莱厄斯对于杜廓尔的态度重新地被构筑了起来,眼前的这位老将军毫无疑问拥有着诺克萨斯军人那澎湃无伦的刚勇之血。
“三队,十二队,十五队,听令!”
在杜廓尔的呐喊下,约莫七百余个,来自海军各个部曲的战士汇聚到了杜廓尔的身旁,连同那些仍在战场上并未倒毙的马匹,搭出了一个整齐划一且装备完备的梯形骑兵阵。
“德莱厄斯,我们要做英雄了。”
对着骑兵阵另一端,手持巨斧的诺克萨斯之手,被称为帝国之腕的,诺克萨斯海军大将军,这样笑着。
一股黑红色的激流,向着巨像的方向,震地疾冲。
已有5121人和楼主握爪

相关推荐

评论 (708)
表情
  • 热门评论
  • 全部评论
  • 正序
  • /
  • 倒序
夜很凉
波比前期如何对线 总感觉前期对线有点虚,一不留神就没蓝了,得有意识地控蓝。如果被压吃塔兵的话又很容易漏刀,一来二去发育受到影响,就肉不起来了。
1楼 2018-11-05
3
收起回复

冷风浮
一顿操作结果才半血
1楼 2018-11-05
0
丑人多作怪
还有波比出小日炎推线还可以的,基本俩段q远程兵就没了,塔下刀a配合q和e也基本能补到
1楼 2018-11-05
0
墨丶汐
带500药瓶出门,天赋点法力流系带,有被动就a人捡盾上去消耗,对面有突进位移的,消耗时候注意开w,前期对面吃一个e墙+二段q+2-3下平a基本一半血没了
1楼 2018-11-05
0
逃之夭夭
wtf?波比前期对线怎么说也是t2吧,带个不灭又被动扔一下 近战补兵q一下,远程ad回家布甲鞋 ap回家斗篷 对线一点压力都没
2楼 2018-11-05
0

情深
情深
对线基本没啥压力啊,应该,虽然改版之后没怎么玩了
3楼 2018-11-05
0

神坑丑疤怪
波比对线虚,不至于吧。打好欺负的狗头武器啥的,直接被动往他身上扔,然后往盾旁边靠,捡的到就追着aq一下,捡不到q一下走人,不好欺负的可以考虑被动丢死小兵然后上去换血
4楼 2018-11-05
1
收起回复

咸蛋超人
波比对线很强的,建议药水出门,波比不是纯肉搏的英雄,学会摸不灭和q拉扯换血
1楼 2018-11-05
0
残月絮辰
前期要是能e墙加两段q加两三下平a又是腐败药水的加个点燃就死了吧
5楼 2018-11-05
0


吟唱寒荒
利用不灭+被动 就可以很好的完成线上换血
7楼 2018-11-05
0

山间雾野
波比对线是坦克最强的那一级啊。。对线都头疼那打团还有啥用
8楼 2018-11-05
0

专业打油酱
波比怎么打团啊,有高手说一下嘛
9楼 2018-11-05
0

逝去、青春
感觉波比对线很强势啊,出肉技能伤害也高。笨重的英雄e走,灵活的w duang一声,贼爽
10楼 2018-11-05
0

欠嘴
欠嘴
三级前猥琐,熬到三级很少有人杀得了波比了
11楼 2018-11-05
0

逝去、青春
遇到过…挺难受,还有酒桶。标准的混子英雄…c是挺难c的,但是不容易死啊,对面要是上头无脑干你打野也不是吃素的啊。而且防gank能力还强。前期基础伤害也高。
12楼 2018-11-05
0

灬Soul丶笨小孩
很早以前玩过肉装波比打野,带电刑,野区见一个打一个
13楼 2018-11-05
0

碎泪
碎泪
三项配暗黑收割输出贼暴力,一套带走艾迪西前提是订在墙上
14楼 2018-11-05
0

时间盗走狗
别说了,我白金段位有一次打灵活白银段位被一个电刑波比养猪了,见面就杀
15楼 2018-11-0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