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罗兰巡礼之德玛西亚篇 国王挑战者无双剑姬菲奥娜下

2018-11-05
诺克萨斯掘沃堡开采矿脉打制成的黑石墙壁在没有任何魔法或是照明设备加持下,同样散发着某种略显坑洼的色泽,光线在那细微的弧形变化中不断被拉伸晃动,最终在塔楼与庭院中央抛下一道道如同飘荡桅杆的长影。
海军大将军身边带了约莫二十个卫兵,他在将嘉文交付给希瓦娜之后,便依言着苍白女士的口谕来到了此时几乎无生气的将军府。杜廓尔依言达成了自己的目标,并用无比惨痛的代价换回了这宝贵的俘虏,现在是该乐芙兰兑现她诺言的时刻了。
“真不愧是征伐的精英,我为我对角斗士的轻视致歉,将军大人,您的勇武远超我的想象。即便是杜克卡奥和斯维因,也许同样能达到类似的结果,但现在来看,他们二人或许不是单单损失一条手臂就可以做得到俘虏德玛西亚皇子这样的壮举的。”
那是一种如同盘旋音符一样抖动出来的嗓音,萦绕在将军府其中一间办公室的窗棂上,被这种怪异给弄得浑身不自在的护卫们下意识地拔出了刀剑格在身前。
“不只是一条手臂,还有我的八根手指。”
“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常人的胳膊只附带五根手指。”
“和我绕圈子很有趣吗?!”
杜廓尔怒吼着。
原本空无一物的办公室,却因由得杜廓尔的声音,从那地毯的正中央,出现了一个披挂着黑色长袍的身影。
法师深施一礼,露出了苍白又纤细的手指。
女人的手指。
“你要的东西已经为你拿到了,嘉文现在就看管在那个黑龙的手上,既然我交了货,你就要付账。”
黑袍下的女人咯咯地笑着。
“将军大人,我确实曾经向您许诺过,如果您把德玛西亚皇子生擒回不朽堡垒,那么黑色玫瑰会为您指引方向,去寻得龙之契约。”
“那么就动作快一些。”
“黑色玫瑰为您许诺的仅仅是龙之契约的方向,而非现在就让您成为瓦罗兰大陆的第二位驭龙者。”
苍白的女法师,其谦卑的姿态从未变过,但话语中透露的锋芒,却同样在这深夜的将军府惹得人脊背发凉。
“我想您这样身经百战的将军,应当知晓莫德凯撒最终的下场为何。”
杜廓尔没有作声,他并不信任眼前的人,但他知道这是取得龙之契约唯一的渠道。
“兑现你的承诺,为我指明方向。”
“这恐怕您要靠去询问您的战利品才可以了。”
战利品?
从战场上带回来的,唯一,且仅有的战利品。
此刻正关押在暗垒监狱,
“但是驭龙者的历史是莫德凯撒创造的,莫德凯撒的死亡滋养了诺克萨斯帝国,嘉文只不过是光盾氏族的子孙。”
已觉事态不妙的杜廓尔,忍不住走上前去扼住了乐芙兰,或者他认为那是乐芙兰的咽喉。
从出征之前,乐芙兰便将所有关于诺克萨斯过往,与那个钢铁君王的过往都一一阐述给杜廓尔听。早在未参与进军阀割据的时代,古老的符文之地还未觉醒符文内核的澎湃力量,全世界的生灵都处在一种尚未成型的阶段,人类在这股沉睡的低潮期仅仅拥有最初的生命习性,他们和林间奔走的野兽没什么真正的差异,随后,因由得打破了虚空和符文之地世界界限的爆炸无家可归的虚空监视者,他们降临到了这片仅仅初步孕育的生命,在这种外来力量的迁徙影响下,瓦罗兰产生了最初的魔法,随之而来觉醒的一批又一批具备原生种族优势的物种,他们在灵子的加持下逐步成为了最初的神,而人类在这些生灵的高速崛起中,虽拥有着无穷的潜力,却也依旧被迫拜倒在神灵们的压迫下。
就和所有能够体会世界变迁而随之进化的物种一般,人类的第一个觉醒者,最起码是北部瓦罗兰大陆上的一位,当初年仅二十岁的莫德凯撒,在平原的尽头,曾是他故乡的那个小小村落,吹响了反击神灵的第一声号角。
与神灵对抗是如此的困难,他们或拥有恐怖的奥术魔法,或拥有刀枪不入的身躯,尚处于农耕时代的人类不足以用手中的农具去对抗身披甲壳的原生神灵,等待莫德凯撒和他族群的就只有死亡,只有一步步走向灰飞烟灭的结局。
并未因充斥着黑暗的未来而就此放弃,这个勇敢的年轻人在尽自己全力用智慧保证村落部族可以暂时安全躲避那些神灵攻击的同时,开始踏上了寻求力量的旅途。他开始尝试着研习那些神灵产生的特性,当他发觉了所有的半神无外乎是因由虚空中破损的能量,灵子的流入而开始了进化后,这个无比振奋人心的消息使得他学会了如何去靠灵子能量发掘更加强大的,处在瓦罗兰大陆上,还未经开化的物种。
远古时代的掘沃堡,远古时代的诺克萨斯平原,在还未出现任何一个名为‘诺克萨斯’的群落之前,在那里无休止迎接着风沙吹拂的大地和岩脉,莫德凯撒终于发现了比人类觉醒更晚,但是肉体力量远远超过人类的生物。
几乎无从描述,当维塞留拉的翅膀从那高丘上振起的时刻,那个为了自己的族群献出一切的年轻人,是有多么的欣喜若狂。
在他的带领下,龙学会了如何像人类一样生存。耕种、纺织、狩猎、制造兵器、使用文字、甚至是语言,最初的龙族语言,在其中最聪慧的黑龙领袖维塞留拉的协助下,经由莫德凯撒之手传递到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为了对这个伟大的先行者做出与其相称的报偿,以维塞留拉为首的二十五支诺克萨斯平原上的巨龙族群,用他们自己吸收大气灵子力量塑造的一种誓约模式,为莫德凯撒留下了一纸珍贵的文书,那上面记载了龙族对莫德凯撒所做一切的感恩,也同样证明了龙族是如此高洁和忠诚的智慧族群。
驭龙者诞生了,这个如今已经进入而立之年,却在身后率领着无数拥有独立思想和智慧巨龙的男子,成为了蛮荒岁月,瓦罗兰大陆上唯一且无比强大的个体。自此,人类不再需要惧怕古神,半神的压迫,他们不必为那些横行在符文之地上的原初伟大个体俯首称臣,人类所爱戴的唯一领袖,就只有莫德凯撒。
但就像所有美好的传说一样,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在任何一个陈旧书堆的中间,你可以看到莫德凯撒,看到钢铁君王和他恐怖的钉锤,以及所有那些关于不朽堡垒里潜藏了怎样恶毒魔物的记载。
莫德凯撒的历史,似乎被从中拦腰截断一般,在他前半生作为伟大驭龙者,人类的解放者事迹,被某种力量彻底抹消,连同着龙族曾经的辉煌,尽数被覆盖在冷风呼啸不断瓦罗兰大陆深处。
要说这世界上有什么人能够重新挖掘出属于驭龙者的秘密,就只有同是经历了那个时代,且伴随着钢铁君王长达千年之久,如今同样属于历史却仍未消亡的黑色玫瑰。
仅仅凭擒获一个皇子,是不能够改变诺克萨斯如今岌岌可危的政局的,诺克萨斯缺少的不是一个为国家争取功劳的将军,而是一个可以证明其权威与智慧,总览多方势力,重新让诺克萨斯团结一致的新领袖,而想要做到这一点,任谁也明白,真正要倚仗的,是一股气吞山河,威震四方的力量。
龙之契约,可以带给杜廓尔这种力量。
这是一场豪赌,而杜廓尔决定了将最大的筹码压到乐芙兰的头上,只因为一个人的出现。
在希瓦娜被正式引荐到杜廓尔面前时,这个已经年过半百的将军才真正意识到那传说当中,属于驭龙者统帅瓦罗兰的真相。
年轻的黑龙,不过二十余岁,和其他的人类青年也无任何不同。
继而,在杜廓尔自己豪华军府的花园前,振翅低吼的巨兽将他的所有疑虑都打消了。
希瓦娜俯下身子,就像嗅一只火腿一样,把鼻子凑近那个曾经是角斗士之王的海军大将军。
杜廓尔无法靠着其他的方法击败杜克卡奥,击败斯维因。
他理应是那个赢家的,在他付出了那么多的牺牲,换回了足以兑换龙之契约的筹码之后。
黑袍的女人在他逐渐握紧的手中笑着。
“你的意思是说,嘉文,那个德玛西亚人。”
没有错。
“龙之契约并不是遗失了。”
女人的声音如此刺耳,又如此冰冷,踏踏实实地敲进杜廓尔的心坎。
“它一直就在那,在莫德凯撒的血亲中,在莫德凯撒真正的继承者身体里。”
光盾,就像数千年前,为了自己种族崛起,不惜拼上性命和智慧,去换取新的支持的族群一样。
莫德凯撒的后裔,其中的一支。
瓦罗兰西海沿岸的光盾氏族。
“你以为我会因此而惧怕,惧怕那个在战场上对付我副官都会手忙脚乱的小子吗?乐芙兰,你这是在引火烧身,如果我无法控制那契约,你也一样做不到,甚至我现在就可以把你杀死在这,黑色玫瑰不过是历史的一个注脚,你们永远也无法成为莫德凯撒,亦或是诺克萨斯时代荣光的真正支柱。”
话音未落,黑色的袍袖竟然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抖动了起来。
杜廓尔只觉得手里突然一轻,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掉落到了地上,而手中的袍袖却已经化为一摊紫黑色的血水。
特修斯的头颅落在地上,那整齐的,从颈部开始的整齐横截面,毫无疑问,是出自德莱厄斯之手。
海军十指,已去其九。
“惧怕与否,既然是您亲自去主导的战争,那么还是经由您的手亲自去完结吧,或许我们是历史的注脚,但此刻抉择已经摆在面前。前角斗士之王,德玛西亚的战船开赴都城用不了几个小时,能否让龙之契约牢牢地控制在你的手中,就只得靠您自己去捍卫了,祝您武运昌隆。”
苍白女士的笑声,在空旷的将军府里传播得很远,却又显得如此的安谧。
看着已经倒毙在地,甚至很可能在他离开之前就已经被德莱厄斯处决掉的特修斯。杜廓尔愤恨地向地上吐了口唾沫,喝令士兵们赶紧前去暗垒将嘉文重新归到自己手下看管。
城市的另一侧,在斯维因的私人住宅里,一左一右站着两个全副武装的将军,一个持握着一把巨大无比的黑铁战斧,另一人,则在背后背着两柄外形颇为怪异的飞斧。
“所以,我们不杀杜廓尔?”
背着飞斧,留着细长胡须的军官这样询问着,一边从腰包里掏出一张诺克萨斯海港的地图来。
“当然不行,若是你们二人去杀杜廓尔,就给了别人口实来将责任转移。如今杜克卡奥不知在什么地方潜伏,轻举妄动只会遭来灭顶之灾。”
“但是为什么要我哥哥去杀了特修斯呢?”
“特修斯和卡西奥佩娅联手贪污了太多国家的款项,他们要被清缴是迟早的事情,即使不是经由我等之手,达克维尔也必须要去严惩查办,杀了特修斯也仅仅是我们行使作为帝国军人的职责。”
德莱文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看向了海港地图。
“不过还真是没想到啊,杜廓尔这老家伙的实力真是不能小看,他们真的把德玛西亚皇子抓回来了。”
擦拭着巨斧,德莱厄斯稍微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哈,你该不会是觉得那个德玛西亚小子挺不错的吧?”
德莱厄斯还未来得及回答弟弟,斯维因按着手中的怀表,突然开口。
“他们来了。”
“啥,什么东西来了?”
“德玛西亚人。”
并未理会还在错愕震惊中的德莱文,德莱厄斯在得到斯维因示意的眼神后,即刻挂起皮肤,走出了屋子。
“喂喂,哥哥,等我啊。”
“你留在这里。”
“可是,如果是德玛西亚人,他们应该是来营救嘉文的,那么我们把它们击退就好了。”
“若是单纯的来犯国都,反而不用费心思,既然是为了营救俘虏,他们势必要狠狠‘重点照顾’所有名声在外的将军,在这个节骨眼下,斯维因将军的行踪越隐秘越好,他需要一个优秀的保镖。”
说罢,德莱厄斯便骑上马冲往了警钟大作的方向,留下德莱文和依旧不慌不忙掐着怀表的斯维因。
海浪拍击着诺克萨斯南部海港的沿岸,杜廓尔以及其手下,不久前刚刚得胜而归的将士们此刻已经装配好了所有抵抗登陆部队的防守工事,超过四万的诺克萨斯海军各执炮舰,等待着在这临近凌晨十分突然攻来的敌人。
杜廓尔拖着依旧不断向外扩散疼痛的手臂,向着南方的海平面看去,距离劫持德玛西亚皇子嘉文四世仅仅过了十个小时的时间,这些不屈不挠的德玛西亚人竟然兴师动众地直接攻过来了。
这样也好,他愤恨地想,如果真的这个皇子如苍白女士口中所说拥有那样高的价值,那么不仅仅是斯维因和杜克卡奥,任何一个胆敢阻拦其落入杜廓尔掌中的势力,都将被彻底荡平,即使海军十指已经损失了九位。
但和他所想的不同,远远地看过去,那船只的形状有些奇怪。
拿着望远镜仔细地观察,其中一艘,处于最前方的舰船,整个的外貌像是被颠倒了一般,下面的轮廓小的出奇,而处在上方的,则是一种似乎有棱角,好似个炮塔一般的建筑物。
德玛西亚人在海战中会在船身上建造几十米高的炮塔吗?
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可笑了,杜廓尔仅仅思考了一秒就把它从脑海中打消了。
他看向周围的士兵和部属,他们似乎也发现了依旧在晨雾中包裹船只的形状甚是怪异,他们向将军投来了试探询问的目光。有那么一刹那,杜廓尔甚至想脱口而出唤来昆提斯,用他那精准的狙击手视觉来一探究竟。
昆提斯已经不在了,那位冠名‘前进’的将军,已经离他而去。
但,这是杜廓尔,即便是海军十指全数丧命,他也依旧是手握整个诺克萨斯海军的,三大诺克萨斯将军之一。
只要依靠着磨炼多年的作战经验和完备的部署,德玛西亚人不足为惧。
疾驰而来的马蹄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是德莱厄斯,这个此刻既不想见到,却又心底下意识希望他能够一同统兵迎敌的将军出现在他面前。
“你难道不应该跟着斯维因那胆小鬼一起缩在不朽堡垒周围么。”
“我是奉斯维因将军大人前来支援的。”
哼,好大的气派。
德莱厄斯身边并无任何一个士兵,这个素来以勇敢和凶猛著称的将军,不带一兵一卒,却声称是支援。
也罢,让他好好看看诺克萨斯海军的气魄。
耀眼的阳光,从海岸的一角,逐渐破开。
“我的天啊。”
“那……那是什么东西。”
“要,要和这种玩意战斗吗?”
杜廓尔看到了德玛西亚最先头旗舰上所载的是什么了。
那不是炮塔。
高约六十米的魔法巨像,伴随着冲破浪花的海潮声,静静地竖立在德玛西亚战舰的最前端。
在船头站着一个全身轻铠甲,腰间别着一柄刺剑的将军。
一个蓝皮肤的小个子走了过来,漂亮的大眼睛里透露着一股无与伦比的朴实与坚毅。
“劳伦特将军,我们是否应该给加里奥一点登陆的空间?”
铁盔面具的下方,传来的是女性的声音。
“没关系,尽管让你的手下冲锋,我们的任务是给救援队争取时间,正面战场即使不在第一时间获胜也没关系。”
“是,那么就按您说的办。”
波比熟练地将手中的战锤掂了一下,和菲奥娜一样扣上了自己的面甲。
在被旗舰所护卫的战舰上,一个高大的青年面色铁青,似乎他生于人世的所有感情都已经被剥夺了似的,审判大剑在他的手上闪着寒光,周围是五十余人的无畏先锋小队,所有人都怀揣着必死的决心做好了准备。
“他们怎样对待我们的皇子,我们就怎样对待他们。”
女人的声音不紧不慢,沉着得犹如滴入池塘的羽毛。
“去告诉盖伦,信号一发出来,他们就要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城内,在我们为他们争取时间之内把嘉文带出来。”
距离诺克萨斯的海岸还有五百米。
三百米。
劳伦特的长剑出鞘,对准了远远高耸着的,诺克萨斯的都城堡垒。
“以劳伦特家族之名,德玛西亚无畏先锋统领之名,进攻!”
佩剑的挑战者。
持锤的女孩。
审判的重锋。
以及,感受到那大地之上,冲突爆发开来的,高达数十米的,在晨辉中如天神的巨像。
加里奥来了。
已有1788人和楼主握爪

相关推荐

评论 (648)
表情
  • 热门评论
  • 全部评论
  • 正序
  • /
  • 倒序
绿得明白
太后期了这英雄 不适合当前版本
1楼 2018-11-05
0

南浔
南浔
英雄表现的还可以,看之后还有没有机会上场了
2楼 2018-11-05
0


独你百味难辨
现在打41真的要小心强开,强开太厉害了,尤其是上单奥恩和辅助洛,一个开团远一个开团狠,单带不是不能打,但是需要很高的队伍熟练度
4楼 2018-11-05
0


卿尚小
中期打架能力太重要了。。。拖不到后期啊。。
6楼 2018-11-05
0

别和我Show
前期团战没奥恩剑魔塞恩有用 而且打野得选坦克 不好带节奏
7楼 2018-11-05
0

HunGry
HunGry
没开团没控制没消耗没保命,劣势局进场就融化,不上BP是有道理的。
8楼 2018-11-05
0

6Clean
6Clean
现在有谁能拿jj前期打过这些英雄,谁跟你玩后期 41
9楼 2018-11-05
0

难熬的夜
比赛节奏快,有峡谷先锋和土龙的设计推进速度更快了。这次S赛大部分比赛里,20-25分钟时候感觉基本连观众都能看出来胜负了。剑姬根本没法成形。
10楼 2018-11-05
0

叙说beloved
中期崩盘,单带不了,只能强行参团。
11楼 2018-11-05
0

把依赖变少
剑姬逃生能力不如青钢影,打团也不如青钢影,单带再强也是个弟弟
12楼 2018-11-05
0

和孤独作伴
我觉得41对团队协同要求和细节指挥要求太高了,还要拖到后期1那边成型,特别怕强开,第一天三星怎么输的和昨天ig怎么输的就看出来了。强开阵容只要开到你一波就是大节奏
13楼 2018-11-05
0


L̶i̶̶u̶̶Y
剑姬前期线上没那么强,螃蟹塞恩啥的也不怕你。后期你厉害你单带,对面无脑强开团,剑姬这英雄打团比双恩啥的差太多了。
15楼 2018-11-0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