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罗兰巡礼之德玛西亚篇 锤斧外交之圣锤之毅波比中

2018-11-09
“为什么选一把战斧作为武器?”
第一次得见诺克萨斯之手,亦或者在那之前,他还没有得到这个称呼的时期,无数与他并肩作战的同袍战友都会问德莱厄斯这个问题。倒不是因为他们真的对那武器的好奇程度有多么深,换个角度来说,诺克萨斯的绝大部分士兵都是使用黑石战斧的。掘沃堡的天然丰富矿产资源给了他们熔铸这种硬度高于普通的钢材,但生产以及定型都更为快捷的兵器原料。更多的不解,只是因为德莱厄斯的实力广为人所知,这样一位武艺和勇气都冠绝诺克萨斯军队的战将,往往在外人看来并不该拘泥于一把过于传统的兵刃。
战马嘶出一股浊气,在这临近深秋的战场上继续向前快步踏蹄,杜廓尔和德莱厄斯率领的部队以毫不畏惧之势向着海岸线的尽头冲去,周围是深蓝色的德玛西亚部队,他们在一百多米外就已经准备好了防御这支冲锋军的阵型。带头的是杜廓尔,比尔吉沃特战刀狭长且富有锋锐感,其优势在于轻巧和快速,在这样巨大的列阵面前是毫无优势的,为了避免敌人的将领在第一时间的近身战接触中就击倒一部分人产生骚动,德玛西亚战士提起了自己的大盾,并以严整的姿态竖起他们的骑枪来面对杜廓尔的冲击。
“战斧是诺克萨斯人的象征,这是力量的体现。”
德莱厄斯是这样回答的,答案听起来过于朴素和敷衍,但又显得富有说服力。
但就诺克萨斯之手而言,他手中的黑色切割者,那柄足有一人高大小的宽刃战斧,却证明了他话语中绝无半点虚假。
在还未接触到杜廓尔的冲击之前,侧面单骑杀出的一人,就挥动起一股旋风一般的扫击,原本将正面力量全部专注于抵抗刺刀和长枪的大盾,此刻在战斧的巨大横面突袭下无所遁形。持握巨盾本就需要花上几乎全身的力气,加之端起长兵器去迎击对手的冲锋,在最前端作为壁面的几十个士兵在毫无抵抗能力下被从侧翼快速奔驰的巨斧战将给横着斩开。巨盾正前方强大的防御能力此刻成为了拖后腿的存在,同样,因由得单一人的突袭动作太过敏捷,也让笨重巨大的长矛无法第一时间瞄准敌人来进行反击。
当巨盾纷纷被从正当中截断的时刻,杜廓尔的骑兵随即加速奔驰,将那些如今无法躲避在盾牌后方的士兵头颅一一用骑枪给刺穿。比尔吉沃特战刀的威力更是在这种状态下如鱼得水,盾牌已经分为两半的德玛西亚士兵只得因此纷纷向后方退去,并将已经溃散的方阵彻底解脱开,往四面八方分散自己过于密集的队形来防止骑兵冲锋再度取得优势。
第一轮的冲锋已经颇见成效,德莱厄斯的黑马在德玛西亚战阵中如同划了一个半圆一般,在瓦解了其最坚固防御的同时,给对方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倒提着战斧的他勒住坐骑,快速地环视了一下这一块守军的撤离方向。
身边还是不断有德玛西亚的士兵尝试着在他观察战场的时候扑杀过来,但德莱厄斯的骑术十分优秀,无论是在突袭大兵团时使用刚猛的力道挥击巨斧,还是在近身战中略使巧劲,仅凭些许的动作翻转斧刃即刻击败试图和他肉搏的敌人都不在话下。待到冲锋折返的杜廓尔靠近时,他已经在干掉五个散兵的同时,观察到了在这海滩乱军中,如何靠近对方指挥官的路径。
“东南角的部分防御最薄弱,刚刚撞开的方阵有大概四分之三的队伍都向西面逃走了,如果我们能再组织一次有序突击的话,是能够在五分钟内靠到对方旗舰下面的。”
杜廓尔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先清点了一下残存的士兵数。虽然挑选出来的这支突袭部队个个都是能征善战的好手,但在数量差距如此悬殊的情况下,即便是靠着两侧分割突袭后的德玛西亚陆军也给他们造成了相当程度的伤亡。在撞上海滩最中央这个方阵的瞬间,杜廓尔的骑兵损失了将近二百六十人左右,存留下来的,还有进攻能力的,除去杜廓尔本人和德莱厄斯,就只有不到三百个了。
损失数量之大是杜廓尔万万没有想到的,三个中队的兵力编制在其从海岸防御工事的位置被他挑选出来作为突袭对方指挥官的队伍,在交战最为激烈的区域,骑兵靠着自己优秀的机动性和其灵活规避的能力尽可能的减少了损失。但不得不称赞无畏先锋训练素质之精良,在尚未了解到这支突袭骑兵队伍站力的情况下,仍有少部分德玛西亚士兵注意到了这支队伍会对战局产生巨大影响,从而在和寻常的诺克萨斯士兵交战之余,他们居然自发地列队从各个角落对杜廓尔的部队进行了冲锋。虽然并没有产生什么实质性的效果,却也同样用他们的生命硬生生兑掉了超过一百个骑兵。
若是仅仅出于此损失掉一些兵力,尚不能对杜廓尔的计划产生危害,真正令人惊讶的是距离对方旗舰约莫一百多米的地方,竟竖立着整齐划一的方阵,这部分的兵力根本就没有直接投入战场而是坐镇在海滩混战和海港里船只林立的中间,犹如一层墙壁把守住了分散到各个船只路径的隘口。粗略估计起码有一千人,但已经深入到半路的杜廓尔不能眼看着突袭的机会丢失,随即让德莱厄斯分到侧翼去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德莱厄斯在侧翼用黑色切割者所造成的伤害虽然冲散了这批队伍最外层的防御,让杜廓尔的骑兵得以长驱直入,但此刻,他们向着四面八方分散堵住道口,杜廓尔仅剩的三百骑兵依旧不能打破这犹如铜墙铁壁一般的防御。
随着呐喊声和刀刃破空的声音愈发密集,时间正在飞速流逝,德玛西亚人已经再度将破损掉的方阵变化为更多的小方阵,已经快要没有给杜廓尔下决策的余地了。
“你带队的话,向着东南角冲锋,能击破他们到多远的距离?”
“给我五十人,大概能勉强冲破外侧的部分,靠近到距离旗舰三十米的位置。”
“足够了,我给你一百人。”
杜廓尔挥手示意右侧的一队骑兵跟随德莱厄斯,他们即将向着东南角,德玛西亚兵力分散最为稀薄的部分冲锋。
“将军大人,我们所剩的骑兵只有这些了,如果继续深入的话就彻底和后方的部队断绝了联系。您真的希望继续分散兵力做突袭吗?”
比尔吉沃特弯刀在杜廓尔的手上,上面挥砍后沾染的血腥气还未散去,那刀刃的反光使得他略为苍老的脸看起来更加凶狠狰狞了。
“没有关系,你只管突进到敌舰三十米的位置,让队伍尽可能的在东南角立稳脚跟。我带队在正面进攻,如果接触到了指挥官,就立刻发讯号通知。”
他甩了一下胳膊,似乎是想做点什么,却发现自己的一条手臂其实在不久前与德邦总管的战斗中已经失去了。
“给他一个信号弹。”
身边的骑兵掏出一包信号弹丢给德莱厄斯,他依旧倒提着那把令人胆寒的巨斧,眉宇之间却多了些对于这个海军上将的信赖和钦佩。
就在十多分钟之前,他们彼此还是互相猜忌,对于自己身份立场牢牢端持着成见的政敌。但在此刻,兵刃出鞘痛饮鲜血的乱阵中,诺克萨斯军人钢铁般的意志已然将两个将军联袂在了一起。
没有多余的言语,没有聒噪的指示,德莱厄斯先一步率队向前,一百骑兵向着东南角疾驰而去,留下一路尘土飞扬的痕迹。
进攻路线分别是正面和东南面,最后的三百骑兵分为了两队,分别尝试着突破临近德玛西亚旗舰的最后防护网。在接近那批德玛西亚士兵前的最后一瞬,德莱厄斯回头远望,发现杜廓尔的队伍已经不在原地了,他们几乎是以同一时刻撞上了敌阵,并在兵刃相交的瞬间一起陷入到了这钢铁交织的枪林之中。
此前的分析没有错误,东南角的确是防御最为薄弱的一环,仅从远远看过去的士兵密集程度就能够知晓其投入力量的高低。一百骑兵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击开了外围的防线,德莱厄斯抖擞精神,奋力向着那些残余的德玛西亚士兵挥砍,那硕大巨斧造成的伤害一次又一次给敌人造就了毁灭性的打击。当回过神来时,三五十米的位置,旗舰上的巨像已经可以由肉眼观察到上面那犹如白灰岩纹路一般的雕刻面容了。
防御这条隘口的德玛西亚士兵七零八落地散在地上,德莱厄斯带来的骑兵还剩下六十多人,不过这已经足够了,他甚至可能先一步冲到对方的指挥官面前,径直完成这次任务甚至瓦解这场战役。
经过两波的冲锋,德莱厄斯身边的骑兵已经开始显露些许的疲态,他们需要缓缓气来保证下一次突袭的质量。但对德莱厄斯来说,体力还远远不到需要休息的时刻,于是乎他头一个向着突围开来的缺口驾马前进,紧盯着那巨像的庞大身躯冷静思考登上舰船后可能发生的变故。
东南角和旗舰链接的部分是一座横跨海面的大型浮桥,就和所有设计来运兵的战舰一样,这种浮桥可以供给一般的陆军和骑兵从战舰上直接登岸的功能,同样的,为了兼顾效率,这种浮桥往往不存在两侧的绳索,而是平坦地由圆木牢牢拼接起来,直接把宽阔的桥面摊开以供快速前进。
浮桥的中间,一个奇怪的影子立在那,因为被巨像的高大吸引了绝大部分的注意力,德莱厄斯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影子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也不知道这影子对他们这支骑兵意味着什么。
德莱厄斯停住马匹,他已经距离浮桥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了,这时他已经看到了那影子的轮廓,并且因为那玩意本尊的形态而吃惊地驻马不前。
那是一柄战锤,硬要说的话,大概和黑色切割者差不多大小的尺寸。
一柄,形单影只竖立在浮桥上的战锤,无论如何这种情况也太过诡异了,德莱厄斯来不及阻止身后暂歇完毕快马跟上的骑兵们。
“将军大人,为什么停下来了?”
“桥面应该能支撑得住骑兵,我们直接冲上船去吧。”
“还有六十多个兄弟,绰绰有余了,只要发现他们的指挥官就可以直接发信号告知杜廓尔将军敌人首领的位置。”
骑兵们还未从突阵成功的喜悦中冷静下来,德莱厄斯却紧盯着那战锤的黑影。
发觉了带队将军异状的士兵,跟随着德莱厄斯的视线向前望去,他们也都发觉了浮桥上竖立的那柄兵器,同样在心底生出了疑惑。
“什么鬼东西,德邦佬都喜欢把锤子乱丢在船上吗。”
“怕什么,我去把他踏掉不就得了?”
急功近利的一个骑兵莽撞地冲了上去,浮桥在他驾驭马蹄的震击下弹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海浪。
“别过去!”
德莱厄斯突然张口大吼,擅自行动的骑兵听闻队长警示赶忙勒马,那柄大锤的影子却在此时有了变化。
在锤子的背面,一个远不如锤子高大的,那个圣锤的持有者,闪身从战锤的阴影里踏了出来。
未留任何机会,在士兵心中暗叫不好的一刹,闪着金色风暴一般压迫力的,势如雷霆的一击已然从浮桥的中心轰到了战马的面前。尝试着调转马头的士兵,连同踏上浮桥前半部分的战马,整个连人带马的半个肉身被拍成了水里碎裂的肉馅,徒剩下被锤子砸烂一半的后半截马身在原地因为失去平衡倒在了浮桥上。
震憟当场的余下几十个骑兵,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呆了,甚至有人被吓得连兵器也掉落在地上。
德莱厄斯的面色从未如此漆黑似铁过,这也是自打得到‘无敌的德莱厄斯’这个诨号后,他头一次觉得自己将会跟这个玩笑一般的称呼一起灰飞烟灭。
桥上的并不是什么身材高大,气吞山河的猛将。
皮肤透着一股清冽的淡蓝色,如同孩童面孔的精致五官,以及淡灰色的,扎成两束辫子的柔顺头发。
不到一米三的约德尔人站在桥的中央,轻松地回旋着他手中和黑色切割者不相上下体积的巨大战锤,那上面还沾着属于死去骑兵的几滴脑浆。
波比将锤子再一次降了下来,只不过这次并没有轰在任何一块地方,而是在海风的呼啸声中戛然而止。
那女孩,瞪大了紫色如宝石一般的双眼,只因为她看到了德莱厄斯手中的兵器。
已有1111人和楼主握爪

相关推荐

评论 (710)
表情
  • 热门评论
  • 全部评论
  • 正序
  • /
  • 倒序

挽与
挽与
波比的 巧克力工坊
2楼 2018-11-09
0



再无后来
我记得波比以前特别的恶心
6楼 2018-11-09
0

玩世
玩世
现在还有辅助波比吗
7楼 2018-11-09
0

少女瘾
玩波比算不准自己的伤害怎么办
9楼 2018-11-09
0

遇见爱
现在波比辅助怎么样
10楼 2018-11-09
0


啊怪!
啊怪!
波比真是卡密尔和贾克斯的爹
12楼 2018-11-09
0


"酒客、"
我最近都在玩以前那种版本的老波比出装 一个e到墙就秒人 就是队友容易蹦
14楼 2018-11-09
0

"自甴"
路人局前中期还是很强的,可肉可输出,后期麻瓜,比赛里也差不多,前期gank厉害,中后期乏力,波比很吃装备
15楼 2018-11-0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