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罗兰巡礼之德玛西亚篇 神兵宿命之圣锤之毅波比下

2018-11-09
“黑橡子战斧。”
这个称呼德莱厄斯只听到过一次,是在他尚在塞勒斯上校手下作为走卒,并且加入了一支先锋部队的时代。德莱厄斯那骄横跋扈的上司小队长,手里就拿着这柄战斧,骄傲地称呼他为黑橡子。
只不过,这不仅仅是战斧的称呼,也同样是那个愚蠢队长的称呼。据说在很久以前,他在某一个非常有名的锻冶师的家中获得了这把战斧。当时锻冶师已经在战乱中死去,徒留一栋烧着了的打铁铺。这位诺克萨斯士兵有幸在屋子烧为灰烬之前拿出了这把利器,并以其锋锐征服了无数的敌人。私下里大家称呼他为黑橡子,就是因为那战斧通体黝黑的外观以及切碎敌人时如同橡子开裂的清脆声音。因为这把武器的威力无穷,他一步步登上了塞勒斯上校阵下先锋队长的职位。毫无疑问,这把过于优秀的武器给了他成倍膨胀的自信,每一次的胜利都让他的愚蠢和自负更平添一分,久而久之,无论是这把兵器还是这个先锋队长本人,都被用那契合度极高的诨号联系在了一起。
但即便是再优秀的兵器,若是没有一个称职的主人来挥动他,其价值也会大打折扣。就在为最初的诺克萨斯远征做准备时,达克维尔不断地在瓦罗兰大陆四处征兵,塞勒斯和其手下也加入到了各项备战的事务当中。这个颇有名气的‘黑橡子’,便担负起了训练后日被称为‘塞勒斯上校的三叉戟’的三个士兵。
德莱厄斯,德莱文,奎列塔。这三个来自西贝利科的乡下年轻人分别被黑橡子派往三个地方去代理收缴税务的任务。
这种事情在诺克萨斯的军部实则屡见不鲜,多数刚刚晋升到低阶官职的军人,因为缺少钱财去贿赂更上一层的长官,会私下里借着当新兵教官的差事去搜刮普通士兵的油水。但因为军纪条例往往明文规定不许私自收缴士兵的钱财,所以他们转而用‘培训任务’的借口,将士兵们派到各个村落去收缴税款。因由得新兵统一的制服与正式士兵并无明显差别,大多数的时候他们就利用这类谎言来欺瞒百姓,从中间抽出大笔的污款收进腰包。
黑橡子作为刚刚升任先锋队长不久,缺乏大战功的人,他不想让自己的功绩被外人所质疑。即便是手持着在整个诺克萨斯也寥寥无几的优秀兵器,自私和底里的怯懦也使得他不愿真的舍命在战场上搏杀。事实上,哪怕现有的一些战功,也同样是因由的敌人往往不能够用寻常兵器迎战这把无往不利的神兵罢了。
那么想要继续攀登更高的权位,就势必要获取更多的金银来支持。所幸的,委任自己的塞勒斯上校从未察觉自己是个外强中干的草包,凭借着这种天赐良机,他可以慢慢地驱使自己的手下去巩固自己未来的仕途。
机会说来就来,塞勒斯在扫荡西贝利科征兵的时候,曾经将三个十多岁的孩子编制进了他的私人部队。如今这三人已经都是十六七八的青年,在办过了一系列简洁的手续过后,正式作为塞勒斯账下士兵出任军务,他们还是头一回。
培训新兵既无趣又惹人厌恶,绝大多数的士兵虽然拥有着诺克萨斯人与生俱来的战士身板,却通常粗俗得毫无教养可言,是故对他们的训练更多的是在服从命令以及高效完成指挥官下达的任务之中磨砺。于是乎去做一些重活累活是在所难免的,有时候教官本人也必须下场去亲自示范一些军务中遇到的疑难杂症。
这样枯燥的差事让其他的一些先锋官们唯恐避之不及,最终,除却了另一支被称为‘重剑先锋’的指挥官锐雯外,就只有塞勒斯手下的黑橡子主动出面接任了培训新人的任务。
同被专属任命的锐雯不同,黑橡子的部队是散乱且毫无秩序可言的,他急切地将那些从未有过以军官身份和村民打交道的新兵一一派往了税收最为丰沃的土地。妄图在有人发现之前最大限度地发掘这个教官职位可以搜刮的一切。不出他所料,在最富饶的瓦罗兰东海沿岸地带,几乎所有停靠在港湾内的货船都在每月规定的日期内上缴钱财以及一些原本就作为贿赂金的交易。因由得违禁品运输也同样要经手海湾的官员清点,行贿通融的情况比比皆是。
原本这种小偷小摸的行为,若是控制得当的话,并不会给训练新兵的历程造成什么严重的影响。甚至可以让他们提早知晓一些哪怕是在军旅生涯之中也要遭遇的官场惯例,新兵们被以各种理由派遣到各个港口的角落去收缴金钱,而黑橡子的腰包也一天鼓过一天。
意外就是这样发生的,在所有人都认为,最细微,且最不易察觉的部分,从那石幔的缝隙当中崩坏开来。
同为先锋官,也同样出任新兵训练教官的锐雯,在一次带队砍伐军营所需木材之后,发现了一伙在捕鱼船附近寻衅滋事的新兵。恰逢的初春河谷开化,大量的沿岸可做粮食用的鱼种迎来了一次意外的大丰收,原本被黑橡子派往港口对货船征收钱财的这批新兵,在看到了渔民满载而归之后起了歹心。他们拔出刀剑呼来喝去,声称是即将要远赴前线的海军部队,强行征用了这批打捞上来的鲜鱼以作军需物资而用。渔民敢怒不敢言,只得乖乖把这些本是他们养家糊口的鱼拱手让给了新兵,在将渔船劫掠一空过后,士兵们又提出要征用渔船去出海捕捞,若敢不从,就即刻刀剑伺候。
眼看着这一切发生的锐雯的部下,也同是重剑先锋新兵的一批人,因由得秉承了他们队长那种刚直的性格,当场和黑橡子手下的新兵起了冲突。因为重剑先锋的威名早在其建立之初就传遍了诺克萨斯的军队,这些新兵畏惧于那种庞大剑刃所带来的压迫,转而用赔笑的面容告知了他们是受黑橡子指派才出此行径。
年轻气盛的这批重剑新兵,先是赶走了无赖征用渔民的这些新兵,继而在没有任何向上级禀报的情况下,私自带着渔民去到黑橡子的军所,试图为这几个可怜的百姓讨回说法。
这是黑橡子在战斗中最为出色的一次,也是其行径最为恶劣的一次。
向来自恃勇力的重剑士兵,从未料到世间还有更加恐怖的兵刃可以在仅一次交锋中就将自己手中的巨剑一分为二。
前来讨回公道的重剑士兵们,因为过于轻率看待黑橡子手中那柄战斧的威力,在些许的言语冲撞后激怒了急于在新兵中树立威信的黑橡子,被他一斧一个,全部劈落在了军务大营的门廊前面,连同那数个可怜的,根本就是无缘无故卷入纷争的渔民的尸首,挂在了军营的外面号令示众。
原本,其先锋官及教官的身份,处决一些未战先怯的逃兵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一夜之间少了十余个部下的锐雯将此事追查了个水落石出,终于在海港渔民惧怕的声音中得悉了黑橡子驱使新兵以及自身犯下的暴行。
怒不可遏的放逐之锋手提巨刃登门拜访,直截了当地看到那个愚蠢且放肆的先锋军官。锐雯一刀劈烂了他的营帐,并毫无顾忌地直取他的首级。一番招架之后,黑橡子自知不敌,转而跪地求饶试图重获对方的宽恕。
此刻的锐雯怒气未消,她怒吼着让黑橡子把当天威胁渔民的那些新兵招供出来,可是黑橡子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有哪些人参与其中,他一边哭喊一边跪地磕头,试图让那些同样糟糕的新兵自首,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听从他的命令。
看到营门同伴首级的锐雯见到这幅肮脏场面,干脆心一横,放言出来,若是这批寻衅滋事的新兵不自己站出来,那么她就亲自用大剑一个个斩落他们的首级,直至所有的垃圾士兵被扫除干净为之。
依旧没有人回应,所有的那些怯懦的士兵,如同麻杆一样立在原地,看着这个在军营正当中愤怒的女将军。
就在她的忍耐即将到达临界点的时刻,眼前的黑橡子有了动作。
一个士兵,穿戴着黝黑的铠甲,从地上抢过了那把同样黝黑的战斧,把他的教官,那个一无是处的胆小鬼从中央一分为二。
所有人都呆住了,就连锐雯也一样。德莱厄斯挥动自己的战斧干掉了他此生杀死的第一个军人,也是他的教官,并且娴熟地用那柄战斧在其身上创造了一道整齐且平实的切口。
就好像那柄战斧原本就属于他一样。
在众人还惊魂未定的时候,德莱厄斯主动单膝跪地,要求锐雯可以网开一面,他告知了锐雯黑橡子在此前大量地打骂士兵驱使他们去征收税款甚至在民众中作恶的行径。德莱厄斯认为士兵们并不是生来就品质恶劣,而是缺少了一位好的教官,现在首恶已经除去,尚有可救的新兵不应该为此承担自己上司创造的罪名。
锐雯尚没能做出决定,德莱厄斯身后又闪出两个青年士兵,一男一女,分别是德莱文和奎列塔。他们同样单膝跪地,声称他们会协助德莱厄斯处理掉黑橡子的问题,并保证今后不会再出现任何类似的事。
这件事最终交由了奎列塔和锐雯二人共同前去军部面见塞勒斯上校,她们把黑橡子的尸首及重剑先锋新兵的尸首一同送了过去,委婉地掩盖了一部分内容,但细致入微地将黑橡子的罪行全数列出。塞勒斯上校沉吟半晌,在询问过锐雯是否接受最终的处理方案后,将新兵训练的任务全权转交给了德莱厄斯,奎列塔,德莱文三人。
打那以后,那柄巨大的黑色战斧就落到了德莱厄斯手中,就如他所承诺的,这一批新兵再未出现任何危及百姓的岔子,并且因由感谢德莱厄斯的救命之恩,那些原本在黑橡子手下作威作福的新兵逃过一劫,并在德莱厄斯的管理下逐步成长为兼备了忠诚和勇敢的战士,为后来诺克萨斯军队中威震四方的崔法利军团做出了模板的基础,这支部队也在塞勒斯的带领下,慢慢演化成优秀且军容严整的部曲。而德莱厄斯手刃黑橡子的事迹也让他得以在军队中声名远播,因由那种一分为二的整齐切面,那柄大斧由黑橡子,转而变成了另外一种称呼,黑色切割者。
距离这柄武器的旧名在这世界上被唤出,少说也有二十年之久了。
德莱厄斯面色乌黑,他清楚刚刚他所见到的一锤是怎样的武技,即便在他自己手持的这把黑色切割者曾经属于那个蠢蛋军官的时代,黑橡子的名号同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种直截了当将人彻底砸烂的威力,就如同拍碎一粒松脆的橡果一般。
黑橡子,那个无能的,被德莱厄斯手刃的家伙,虽然其本人并无任何优秀的武艺可言,却阴差阳错地究悉了这把兵器原本的使用方法。反而是通晓寻常兵刃技艺的德莱厄斯将其作为普通的黑石战斧使用,才会出现砍杀敌人整齐切面如刀剑一般的效果。
这把武器原本,是以其优秀的重量和材质硬度著称的,是故,并非和寻常斧子横竖劈砍才能发挥威力,黑橡子的真正凶猛之处在于其侧面将敌人的兵器连同盔甲一同砸烂。
眼前的约德尔人,正是用一柄同样有着吞涛之势的大锤,才得以使出这种近似的技法。
波比还在浮桥上,他远远看着德莱厄斯倒提的那柄大斧,她几乎在第一眼就认出了,那柄出自约德尔铁匠皮克麦吉的神兵。
那柄赫赫有名的,曾经为北方氏族带来荣耀的黑橡子,此刻竟落入了诺克萨斯人的手中。
“奥仑。”
她轻声念叨着自己手中战锤前任主人的名字。
“你的托付,我绝对不会忘记。”
圣锤闪烁着金色的光芒,那小巧玲珑的约德尔人,狭带着属于德玛西亚荣耀的气势,从浮桥上奋然出击了。
已有1068人和楼主握爪

相关推荐

评论 (707)
表情
  • 热门评论
  • 全部评论
  • 正序
  • /
  • 倒序



离念
离念
谁能解释一下韩服第一波比的打法吗
4楼 2018-11-09
0


爱的啵啵酱
想打一架么?刚好我的锤子也想~
6楼 2018-11-09
0


风中流浪
你说我的锤子很大是什么意思?
8楼 2018-11-09
0


心尚温
波比面前为什么锐雯没得玩?
10楼 2018-11-09
0


难拥有.
现在对线很少碰到这个英雄了!~
12楼 2018-11-09
0

薄情痞子-
大乱斗拿到这个英雄是真的欢乐,塔下全锤飞 安心拆塔 美滋滋...
13楼 2018-11-09
0

禁詞.
禁詞.
改版之后没怎么玩了
14楼 2018-11-09
0

爸爸最爱你了.
这英雄分割战场绝对是T0,对面前排就是摆设
15楼 2018-11-0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