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罗兰巡礼之德玛西亚篇 北风往事之正义巨像加里奥上

2018-11-12
绝无留手的可能。
任谁也知晓,波比自打来到德玛西亚城邦之后,其约德尔人特有的外貌和平易近人的性格,都使得她成为了军队中人见人爱的一位战士。在上一任无畏先锋陆军统领还在世的时候,她就像一个缩小版的影子,天天跟随在奥伦的身边,不管是远赴弗雷尔卓德作为亲和使臣的护卫,还是远航至东海的波涛之中会见艾欧尼亚的奇人异士。
在德玛西亚士兵的眼里,大部分的时候所能见到的,是奥伦把波比当做亲妹妹一样看待。但这份温暖的纽带背后的事情,却鲜有人曾知晓其中一二,即使是有好奇的人专门去私底下去询问奥伦或是波比,他们二人也都只是缄口不言,或是微笑或是干脆就用无关痛痒的借口搪塞过去。
只有一件事是无畏先锋陆军士兵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关于新任的德玛西亚无畏先锋陆军统帅盖伦接替奥伦一职,且是由嘉文亲自任命直接从一介普通士兵升为统领。虽然绝大多数的先锋士兵并不十分认可盖伦的个人能力,甚至可能就连波比也是这样,但这仍不影响盖伦为奥伦报仇的事实。
当那位先任的无畏先锋陆军统帅战死在敌阵时,没有一个人真的尝试过去为他复仇,仅仅是因为代价实在是过于沉重了。奥伦的首级被埋藏在德玛西亚北山的烈士岭,他没有亲人和眷属,每年的忌日就只有军队的士兵,那些蓝色披风下的面容充斥着难以言喻的悲伤,其中最为显眼的则是一位个子最矮小的,却已经受命接任了秘银城宪兵队副统领职务的约德尔人。
也许波比知道些什么,知道奥伦究竟是怎样死去其中的缘由,但这就像他们相遇的故事一样,再怎样询问,或许都只能得到一片枉然的沉默。
和黑橡木战斧齐名的神兵,曾经属于无畏先锋陆军统领,‘荣光之锤’奥伦。
‘银杏’的功绩,花上几天几夜也无法说得尽的。
就像黑橡子战斧,曾经在阿瓦罗萨氏族的手中为那位女王带来和平一般,落地的果实声音,最终在数十年后的时光中被恩惠给了下一代,弗雷尔卓德的新统治者,也是传承了阿瓦罗萨灵魂的女儿艾希的身上。
可笑的是,艾希并未得见过黑橡子战斧哪怕一眼,部族之间复仇来的那么快那么直接,在带走了女王的生命之前,黑橡子就早已因为战争的蔓延落入曾参与战火滋长的诺克萨斯海军掌中。
所幸蛮族与阿瓦罗萨的联姻成为了最后一堵防止这个古旧北方城邦崩溃的高墙,泰达米尔没有因为阿瓦罗萨部族失去了一样作为和平证明的神兵而背信弃义,反之,他用自己以及他手下忠实的簇拥,用鲜血和牺牲,证明了他们对于整个弗雷尔卓德的忠诚,对正义和安宁的向往。
于是乎,黑橡子战斧在诺克萨斯的铁匠铺一传再传,这把几乎无人了解其真正由来的恐怖大斧,在一次次的波澜中沉淀为更加肃穆和阴暗的利器,去到德莱厄斯曾经那个愚蠢的队长上司手中时,它几乎已经被鲜血浸透到彻底失去了它原本该体现的价值。
波比的战锤亮着属于银杏叶片一般金色的锐眼光芒,在打定了主意之后,那种和其性格全然不搭调的刚猛战姿,在最初的数击袭来时,几乎让德莱厄斯直接被那柄与自己身高相差无几的大锤砸倒在当场。
这实在是难以理解,那矮小的,不起眼的身躯,竟然可以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这也是为什么在旗舰驻守的三个方向,士兵分配最为薄弱的一环,会交由这个秘银城的宪兵副统领来指挥,若非有德玛西亚之力为奥伦舍命奋勇的复仇,说不定如今无畏先锋的陆军首领会破天荒地交由这个约德尔人来就任。
每一次接招,德莱厄斯都感受到手中战斧被那‘银杏’给震的嗡嗡作响,从他获得这把利器以来还从未吃过如此的苦头,在他从军三十多年的岁月当中,即便是那个‘无敌的德莱厄斯’的称号也不曾让他有过些许分心与骄傲,磨砺自身武艺精进的岁月中,他坚信没有屹立不倒的存在,即便是自己如今成为了帝国高阶将军,也仍是不改其作为一名战士的初心。
但就像眼前所见的,这种坚毅与信心被波比狂风暴雨一般的重锤猛击给打碎了,黑色切割者在手中发出的哀鸣仿佛预示着即将失败的末路,那柄巨大且散发着金光的战锤绝非等闲,而眼前凌厉的攻势,若是单凭武艺分个胜负,或许德莱厄斯还在波比的技艺之下。
即便如此,这位身经百战的帝国猛将也并不是真的清楚自己手中战斧和波比手中战锤的渊源,毕竟,他也不过是机缘巧合在杀死了自己曾经的教官队长,那个愚蠢的,利用手下新兵征收税务而最终死于非命的家伙。在此之前的过往,无论是黑橡子战斧如何流落在诺克萨斯,亦或是银杏和黑橡子的联系,全部一无所知。
事实上,黑橡子与银杏,是由著名的约德尔人铁匠皮克麦吉打铸的,由同一种材料打制的兵器。在班德尔城的谷地,材质坚韧且厚重的锖纹钢在这个世外桃源中广受约德尔的欢迎,无论是寻常的农具,亦或是某些成天泡在自己仓库建造奇怪机器的人物,都对这种钢材青睐有加。最早开始大批量将其投入生产的是兰博,一个灰头土脸但是颇有头脑的疯小子,这个自称‘约德尔机械大师’的小伙子为了博得族人的青睐和外界的赞赏,开始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做一些其他人从未做成功的事情。为了保证他自己所造武装机械的零件能够在高温下也尽可能保持原有的协调性和可靠性,他寻访了很多北部地带的山脉来寻找可以令人满意的材料。
几乎没有花多久的时间,弗雷尔卓德的锖纹钢就被他发现了,这种原本产自极北地带的奇异金属天生拥有极高的温度耐受性,无论是在永冻之地的冰层,亦或是投入到岩浆之中,它们的外形都不会有任何变化。仿佛踏入了新天地的兰博为此激动不已,但却要面对一个更加严峻的问题,北境蛮族把守着锖纹钢的矿脉,即便他们不曾对这种原产的资源有过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开发,但在他们略显呆板的字典里,只要是他们占据的土地,上面的任何物品就只属于伟大的蛮族之王,即便是封在冰层里的,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拿出来的矿产。
当时的北境仍未被统一,凛冬之爪部族和蛮族有着近十余年的海湾土地争夺战,而凛冬之爪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她们和阿瓦罗萨同出一支血脉,在数百万年前弗雷尔卓德还未分崩离析的时期,三姐妹便靠着她们的团结一致击破了所有缠绕在这片土地上的盘踞者,并在战争结束后,将三个部族以各自的意志继承了下去。
北境的寒风从未停止过呼啸,最初的,真正属于弗雷尔卓德的蛮族部落,却并未在那些争夺权力的战斗中灭亡,反之,在他们强大的生命力和尚武的习俗支撑下,他们挨过了一个又一个刻骨的寒冬,在这个白雪皑皑的世界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而三姐妹的后裔,如今却只剩下凛冬之爪与阿瓦罗萨,在岁月的变迁中,丽桑卓与她的冰裔曾经侍奉于来自虚空的冰霜监视者,又因为其膨胀的野心而被阿瓦罗萨背叛,随即彻底被击溃,打入那些山岭间最阴暗的角落,再也无法重现往日荣光。凛冬之爪虽不齿阿瓦罗萨部族的行径,但对于铲除掉一支原本势力非凡的部族,这个结果对她们而言也再好不过。
时遇境迁,在北境愈发缺少资源的情况下,凛冬之爪的首领梅塔尔•霜颊,在多种原因的汇聚之下,终于下决心发兵清缴最后的弗雷尔卓德蛮族部落,以此来真正巩固属于他的地位。阿瓦罗萨部族并不真正支持这一举动,但碍于千百年来两支部族的纽带,女王不得不点头同意其姐妹朵密尔•寒枷的邀请,一同踏足进这场属于弗雷尔卓德自相残杀的战斗当中。
战斗持续了约莫一年,蛮族的声势渐渐低落了下去,蛮族之王姆利安坦•泰达米尔心急如焚。他的两个弟弟都已经战死,蛮族最后的将领所剩无几,自己的妻子和长子正是在多年前就早已遭到凛冬之爪的屠杀死在冰层下面。所以当自己的幼子,唯一留下来真正传承蛮族之王血脉的幼子贝多安坦•泰达米尔将那个怪里怪气的约德尔人带到他属于蛮族的军营时,他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尚只有十岁的贝多安坦,自幼便有着属于蛮族勇猛的血性,但这并不影响其作为孩子喜爱花巧的天性。在军营附近用稀奇焰火表演的兰博一下子就吸引住了这位属于北境的小皇子,他好奇地看约德尔人的奇妙技艺,随即,和他攀谈起来的这个浑身是毛的异族,开始尝试着从这个小孩口中套出一些更加有价值的情报来。
“我可以帮助你们击败寒冬之爪,但是,我有个条件。”
于是两位泰达米尔,就在军营的中央,静静聆听了属于那异国他乡小巧人物所给出的建议。在弗雷尔卓德这种拳头大过一切的地带,兵器的优势是必不可少的,蛮族并不长于锻造,属于北方熔铸之神的传说曾经恩惠过这片土地却偏偏忘记了是原住民的蛮族部落,即便是蛮族之王,也只不过是拿着兽骨和粗糙钢铁打制的刀剑。
兰博向姆利安坦许诺,如果他肯分出一半的锖纹钢矿脉给班德尔城开采,那么班德尔城将会为蛮族部落打造最为强大的武器,这将带领着他们在战场上横扫尚未拥有更好兵器的凛冬之爪,并为他们未来的族群安定打下更为牢靠的基础。
这个提议听起来十分的不合理,仅仅是一纸空文就要蛮族之王直接放弃自己土地上的资源。兰博则不以为然,他告知姆利安坦,即使是拒绝也没关系,他同样可以转头去为霜颊贡上同样优秀的工匠资源,并为胜利者的征服之路平添一份助力。亦或是,姆利安坦大可以就在当下把兰博处决,那样一来,开采锖纹钢的手艺就彻底被掩埋掉了,蛮族部落也只能在凛冬之爪和阿瓦罗萨的夹击下慢慢等待死亡。
还有别的选择吗?姆利安坦看向自己的儿子,看向那个在未来某一天会继承蛮族之王名号的少年,为了自己儿子的未来,他必须铤而走险。
兰博如愿以偿,班德尔城因为锖纹钢的引入而大发横财,在皮克麦吉和其侄女波比以及一众班德尔铁匠的努力下,超过五万把由锖纹钢打制的,闪烁着寒冷光芒的兵刃被送往了弗雷尔卓德。其中最为出色的一柄战斧,也是日后大放异彩在符文之地上传奇不断的漆黑战斧,黑橡子,也成为了姆利安坦亲自持握的神兵。
战局在军备的差距冲击下逆转了,原本具备了优势的凛冬之爪部族节节败退,阿瓦罗萨部族则在其女王的带领下主动请和,希望能够停止这愚蠢的战争,将弗雷尔卓德重归合而为一的时代。
就像所有被期待在一场交接仪式上迎来和平的场面一样,不甘输在蛮族手里的梅塔尔恼羞成怒,他坚定的认为战争的失败并不是因为对手精进了武器的制造,而是出在阿瓦罗萨部族可耻的背叛。他独自乘坐船只来到了诺克萨斯,秘密地请求这个古老的征服者帝国能够协助其同时消灭两股势力。
当时正值杜廓尔最为叱咤风云的时代,海军十指刚刚组建完毕,诺克萨斯气势恢宏的海军拥有连比尔吉沃特都要畏惧的恐怖实力,在梅塔尔宣称若能统一北境,则永世保证在凛冬之爪的统治下,弗雷尔卓德会无条件效忠诺克萨斯。
这个提议看起来并非不可实现,杜廓尔考虑许久,最终决定派遣自己帐下的海军十指前去以‘协助镇压叛乱’的名义讨伐蛮族部落和阿瓦罗萨部落。梅塔尔带着一支恐怖的舰队回到了弗雷尔卓德,并高举着诺克萨斯的旗帜,对他曾经的同胞挥舞战刀耀武扬威。
眼见被权力蒙蔽双眼的同族如此,阿瓦罗萨的女王宣誓死战,而在那交接仪式之上,仅仅受封不到三个月的蛮族之王,却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景色。
如果他此刻不站出来,不把他作为蛮族首领的勇气彻底迸发出来,那么这无数岁月战火背后的牺牲,将会毫无意义。
他看向女王,看向自己的幼子,看向女王的女儿。
那两个刚满十岁的孩子,一个持握着锖纹钢打制的巨刃,一个挎着属于她们部族荣耀的弓箭。
他不能让孩子们的未来被战火淹没,是时候了结这一切了。
蛮族之王阻止了阿瓦罗萨女王派兵,要她们紧守都城,自己则带领几乎全部的蛮族战士奔向了弗雷尔卓德南岸,在那里,他们将正面迎击凛冬之爪的领袖与诺克萨斯海军十指的联盟,他将为守护自己的土地留下最后一滴血。
没人记得了,贝多安坦狂吼着一边痛哭一边尝试着冲出都城去救他的父亲,女王和公主艾希死死地拦住了他,蛮族的勇士奋战至最后一刻,成功杀死了试图统治北境的梅塔尔,并在其战死之前,得到了另一位属于诺克萨斯将军的赞赏,被他承诺诺克萨斯海军今后永不会踏上弗雷尔卓德的土地。
是役,蛮族几乎全军覆没,凛冬之爪首领以及族群鹰派亦几乎全数战死,诺克萨斯海军战士丧生五千余人,领军统帅普莱莫斯及昆提斯,皆受重伤。
普莱莫斯最终还是击败了姆利安坦,用他那把锋锐无比的裁决,砍下了蛮族之王的头颅。
但那同样是奋战了十余个小时,在击溃了无数强敌之后,才换来的胜利。代价实在是太过惨重了,此战被诺克萨斯记录为‘冰河床之役’,战争中率部取得最终战果的海军十指之首普莱莫斯,回报杜廓尔时,坚决地进谏不可贸然出兵弗雷尔卓德,并切实地保证了北境将近十年的和平。
姆利安坦死了,他的战斧,那柄由锖纹钢打制的神兵也流落到了诺克萨斯,并在后日转入一位铁匠之手,又因为战事而先后递交到了一位先锋军官,还有德莱厄斯的手中。
北境的和平守护象征,就这样被诺克萨斯人给篡夺到手中,而少数的,知晓这段历史的人物之一,阿瓦罗萨部族的女王,也因为被姐妹误认为是密谋杀死自己丈夫的凶手之一,被朵密尔•寒枷秘密地暗杀,自此两个部族彻底反目成仇,甚至在多年之后她死的那一刻,为她的女儿,瑟庄妮•寒枷所继承,扩散到了十余年之后的岁月当中。
这段恐怖的历史还有另一批知晓者,那就是负责打制这些锖纹钢利器的班德尔铁匠们。在目睹了弗雷尔卓德手足相残的惨剧后,黑橡木不再是以往作为和平和平息暴乱的载体,转而成为一种受了诅咒的不详存在,为此皮克麦吉总是唉声叹气,并和自己侄女直言,黑橡子不该落得那样的归宿,那本该是一把为守护和平而生的战斧,而他作为锻造者,则彻彻底底承担了这份恐怖的诅咒,永远将会被当做挑起战火的罪人被后世知晓。
波比为自己的叔叔的痛苦而焦虑,但他希望能够证明点什么,最起码,属于铁匠世家的她,能够将心意倾注的,也不过是在锻造兵器这一件事上而已。
为了能够让皮克麦吉再度回归以往的快活和热情,她想了个办法,若是要跳出那个诅咒,那莫不如打造另一把耀眼的兵刃,并将他赋予给一个可以真正带来和平的人手中,届时,完成了和平任务,约德尔铁匠也将不再会受到世人的质疑,他们将重新把和谐散播至四方。
就这样,一把和黑橡子同出一人之手,却又截然不同的,闪着金色光辉的战锤‘银杏’,被铸造出来,并由波比携带着,远行去寻找这把正义战锤的真正主人。
威风凛凛的德玛西亚无畏先锋统领,他在南部石桥的下面发现了走了几天几夜劳累着打瞌睡的波比,也惊讶小巧玲珑的约德尔人能够扛起那样巨大的兵器。
奥伦与波比的相遇似乎是巧合,但似乎又不是。
然而这一切故事的终点,却并非如波比刚踏出班德尔城时那般如愿。
她所寻得的那个,破除了的‘诅咒’,确确实实被正义之心给掩埋了。
但以一种十分残酷的方式。
两个‘正义’的灵魂,就此与之同归于尽。
这是属于无畏先锋前代统领奥伦,以及护国巨像加里奥,两个最为纯真灵魂的故事。
已有992人和楼主握爪

相关推荐

评论 (641)
表情
  • 热门评论
  • 全部评论
  • 正序
  • /
  • 倒序
pick
pick
加里奥这个英雄 scout可以和rookie一拼,都是那种纯输出然后连招很炫酷的那种。
1楼 2018-11-12
0



杂念.
杂念.
加里奥有两种,一种是配合进场,一种是保ad,
4楼 2018-11-12
0

眼瞎.
眼瞎.
能玩好加里奥的没几个
5楼 2018-11-12
0

"卫哥♡"
加里奥从坦克削成法坦了,s7一个q一锤被动就能清一波兵,现在一个q刮不死后排兵,只能出输出装
6楼 2018-11-12
0

痞性.
痞性.
加里奥被砍得太狠了,Q技能旋风的百分比基础部分砍没
7楼 2018-11-12
0


问安
问安
讲道理,加里奥这个英雄真的好赢
9楼 2018-11-12
1
收起回复

逾期不候
如果队伍里面有个强点,这英雄是好赢
1楼 2018-11-12
0




informatio
又是沦为战争机器!
14楼 2018-11-1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