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罗兰巡礼之德玛西亚篇 巨石传说之正义巨像加里奥中

11-16
斯维因的狼皮军装斗篷在空旷的地下议院地砖上抖出了摩擦过镜面一般的声响,这足以见得这位平日以冷静和果决著称的诺克萨斯将军有多么焦虑。
“已经差不多了,照这个势头下去,单单凭着几百个骑兵的突袭,杜廓尔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在德玛西亚的围攻之下多撑下几分钟了。如果真如你所说的那样,派出去的那两个黑色玫瑰的成员确实干掉了厄加特的话,我们本不应费这么大的周折来对抗杜克卡奥的势力,更别说他此刻已经不在诺克萨斯都城之内。如今德玛西亚人为了这个皇子竟然肯下这么大的功夫,真的认为在达克维尔已经几近半死之人的时候他会下什么英明决策来对抗外敌么?”
不朽堡垒的下层建筑中,斯维因带领着数十个全副武装的铁甲军战士奔至了黑色玫瑰在不朽堡垒内部的法师议院,数百米外,德玛西亚海军战舰打出的隆隆炮声正不断地让周围墙壁积攒下来的灰尘震落在通往议院的灰色走廊上。德莱文沉默不语地跟随在他身边,自己的哥哥奉斯维因将军,确切来说,是黑色玫瑰领袖苍白女士的事先安排,先在杜廓尔率队远征的时刻趁着诺克萨斯内里空虚斩除了其手下海军十指位列第三,主管海军财产的特修斯。并因由其常年私通杜克卡奥家族的二小姐,都城守备官头领卡西奥佩娅,以及数十位祖安炼金术师一同走私牟利而枭首示众。
原本一切都按照斯维因的计划在行进,无论是借助世代更迭争夺权利之机靠着黑色玫瑰的力量铲除掉两个对手,还是在最快的时间内成为整个不朽堡垒内最为可靠的战力并以此号令全诺克萨斯。在前半段的进程里,顺利的境遇让德莱文这个几乎不懂任何谋略的战士也觉得有什么不对,事实上,当得知归来的杜廓尔真的擒获了德玛西亚皇子,在第一时间他几乎要向将军自告奋勇前去完成计划所疏漏的部分。
杜廓尔不但没有死,而且以现在的境遇来看,在德玛西亚人撤军之前,杜廓尔都会完好无损地一直存活下去,直到找到下一个足够分量的口实去把他送上绞刑架。更加令人担忧的,对没有能够被彻底铲除的诺克萨斯海军势力,如今的苍白女士像是将承诺忘却得一干二净一般,竟自顾自地直接告知了杜廓尔德莱厄斯斩杀了特修斯的事实。在德莱文看来,这不仅仅是本末倒置,更像是一种对诺克萨斯三位大将军肆意操纵的羞辱行为。
显然,斯维因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即便他硬着头皮示意德莱厄斯去接应杜廓尔,但此刻德玛西亚人猛烈的攻势毫无疑问是斯维因未能够计算在内的。若是有些许的闪失,别说是借敌手铲除掉杜廓尔,就连此刻是否能够安全地保证不朽堡垒不被敌人攻陷都成了问题。牵连在走私和贪腐案件中的特修斯虽然被处死,但早在几个月之前,在杜廓尔还未发动海军前往德玛西亚开动抓捕行动时卡西奥佩娅就先一步挑住了达克维尔的龙脉,趁着这个几乎行将就木的老帝国君主仍留有余威的时刻,在众目睽睽下声称可以为皇帝找回属于复兴诺克萨斯的生命圣器。即便所有人都知晓那不过是蛇蝎心肠的杜克卡奥二小姐给自己寻得自由的诡计,但在特修斯的助力下,这条毒蛇依旧挪用财产雇佣了一支足够保护她安全的雇佣兵卫队,以不可思议的效率前往恕瑞玛逃离了。虽然斯维因及时出动德莱厄斯的部队将特修斯抓捕,但依然不能阻止这场风头扩散的速度之快。杜克卡奥在诺克萨斯远征结束后似乎已经察觉到了塞恩被刻意放置在战场上牺牲的事实,加之女儿被查办,感觉到危险的这位老利刃将军立刻将大女儿卡特琳娜以及心腹爱将泰隆放权于其刺客部队。想要在第一时间干涉接管的方案失效了,随即守备军旧军部统领的另外一位,和战争机器塞恩名号相当,权威却更胜一筹的荣耀行刑官厄加特则立刻代理了利刃将军的一切大小事宜。
一夜之间,杜克卡奥整个家族似乎都和诺克萨斯远征过后的责任问题上摘除的干干净净。皇都镇守军以其优秀的防备和几乎不存在决策上的失误而基本保存了他们全部的实力,利刃将军一跃成为了帝国三位统领级大将军中拥护声最高的一位。然而即便如此,杜克卡奥却干脆地将权力分散出去,无论是旧守备军军部还是其亲属的刺客卫队,厄加特,卡特琳娜,泰隆,这三人已经完美地接手了他的绝大部分地盘,他自己则在二女儿卡西奥佩娅前往恕瑞玛之后的第三天,同样就此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诺克萨斯都城。
压力陡然之间压到了另外两个将军身上,显然比起杜廓尔,杜克卡奥对自己造成的威胁更大,斯维因暗自赞叹杜克卡奥的进退之术如此高明。在这种环境下竟放掉权力离开首都,等同于一场棋局之中对方的王一开始就不存在,也自然不可能有将死的可能性。但他忽略了一个问题,就算是对其旧部无法真正意义上形成‘消灭’,但若是能一个个让残存的部曲为自己所用,则让杜克卡奥家族退出这场斗争也并非不可能。且不论对将军忠心耿耿的厄加特,在塞恩已经阵亡,泰隆缺乏权威,卡特琳娜尚显年轻的情况下,只要把控了余下势力的三分之二,杜克卡奥家族自然也就对斯维因平步青云的计划构不成威胁。
于是乎他做出了抉择,想要在这场纷争中脱颖而出,笼络甚至是姑且投靠黑色玫瑰,就是最理想的状况。果不其然,作为黑色玫瑰首席的苍白女士提出了让杜廓尔前去征讨德玛西亚俘获皇子,而斯维因可在都城内静待其手下的两个优秀刺客借机铲除同样和祖安,和特修斯有过勾结的旧军部统领厄加特,这样一来,尚在都城内的最大势力,就当属德莱厄斯和德莱文兄弟二人率领的,斯维因直属的铁甲部队,再借机发动对达克维尔的架空也变得理所当然。
世事难料,就连在战场上智谋百出,心思缜密到滴水不漏的策士统领,如今却也在风云突变的政治起伏上一筹莫展。
那披着紫黑色袍子的女法师身影,依然端坐在圆桌议会最北面的一把椅子上,刚刚结束冥想的她此刻略有些虚弱,但依旧不影响她那仿佛置身整个符文大陆之外的遥远腔调。
“亲爱的统领大人,我实在是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达克维尔在诺克萨斯远征结束后的第一天便已不再是诺克萨斯的首领了,这瓦罗兰大陆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人都在诉说普雷西典的战役,人人都在嘲弄这个伟大帝国的败北。”
“然而你说你可以为我提供助力,我不是以斯维因的名义在此对你提出质问,而是以远征军大统领的身份来要求你为诺克萨斯出力。”
他的手套不易察觉地抖动了一下,强忍住的怒意激起了他在战场上失去的那条手臂上,如今被恶魔所填补上的魔法护腕。即使他的声音并没有起什么波澜,面孔也是一如既往地寒冷,但诡术妖姬看到了这一切,并用和对杜廓尔交谈时差不多的口吻叙述了下去。
“如您所知,我们已经铲除了杜廓尔的海军十指,就连杜廓尔本人也依旧在收拾德玛西亚人的烂摊子。您希望教团拥护您为下一任帝国大统领,我们也确实这样做了,杜克卡奥虽出逃在外,但厄加特在祖安被我的刺客所截击,想来也是凶多吉少。该不是您认为在这个节骨眼上,以您手下兄弟二人的铁甲部队不足以收服一条军犬和一个小丫头的搭档组合吧?”
这话刚一落地,斯维因便抬起手,带来的士兵们纷纷拿起武器指向了在椅子中安静而坐的法师,一旁作为护卫的德莱文,虽然从身后抽出了那两柄他最拿手的飞斧,但却并未和往常一般地旋转起来。
“将军大人,我不认为杀了她会对事态的变化有什么进展。”
“德莱厄斯还在前线,和杜廓尔一起对付那帮德玛西亚人,你觉得我们缺少的是进展吗,还是说眼下最危险的敌人实际上就是这桌子对面的人呢?何况,若是刀剑和斧头能杀得死这个人,我们也不必枉费周折了。”
纤细的手指在袍袖下面,被乐芙兰捻过来又捻过去,斗篷的兜帽摇晃了两下,传出苍白女士无可奈何的口气。
“统领大人,事实上一切都因你的想法在进行着,诺克萨斯如今镇守都城的军队除却杜克卡奥的旧部不会听从你的领导,杜廓尔的大部分军队忙于应战德玛西亚人。那么您只需要手提亲兵在城内坐待杜廓尔胜利或是溃退的消息即可,任何一种可能性,毫无疑问您都会作为诺克萨斯最高统领接管皇都内部的一切。”
斯维因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并未继续示意手下动粗,但他显然也同样没有获得一个满意的答复。
归根结底,因为他知晓了,德莱厄斯并非完全服务于自己,以及他和监牢内的那个敌国皇子的通话内容。
“你休想骗我。即使没有你的助力,诺克萨斯的变革也会跟随着民意继续下去,届时你的算盘可没那么容易打响,或许你需要的不是我们三个将军中的任何一位,你想要的那个人物,或者说那一纸文书,此刻就在诺克萨斯的暗垒监牢。”
“说的不错,但这并非为了我自己,同样是为了诺克萨斯着想。”
“利用杜廓尔去为你获取龙之契约,再经由我的名义去铲除两个统领的部属,黑色玫瑰贪得无厌之姿几近丑陋。想必腐化达克维尔也占用了你大部分的时间,莫不如干脆就试试看吧,看看你的手下是否能径直一次性扫清三个将军,诺克萨斯是属于战争的城市,它不会就此臣服于你等掌中的。”
座椅上的女人摊了摊手,仍是不改其口气。
“我想这是回错了意,统领大人。针对任何一位帝国将领的铲除行动,对我而言都没有任何意义,我所做的行动的虽不是站在帝国统帅的立场上,但并未改变我保护诺克萨斯的初衷。让我把话说的更明白一点,既然我有能力创造诺克萨斯,那么我就不会因为某些无关紧要的理由去尝试在内部摧毁它。”
“有什么理由相信一个鬼话连篇的女巫,德玛西亚若是攻破城池,就绝非区区你这几句托词可以挽回的了。”
“既然德莱厄斯已经都向你禀报完毕,那么我没必要继续对龙之契约的下落继续隐瞒了。请谅解我的行动安排没有把这一层为您算在之内,毕竟,上一任取得了龙之契约的人,至今还未能回到这北部大陆之上。”
策士统领的面孔,疑惑之色跃然其间。
“这话是什么意思。”
“您知晓德玛西亚拥有怎样的力量吗,前线的探子应该已经告知您德玛西亚海军犯境的大概兵力,以及他们的船舰上载来怎样的存在。”
“魔法巨像,这并不是多么稀奇的事物,光是区区一两艘舰船上载用的巨像,用普通的士兵也能将他们大卸八块。除非是专门对付法师部队,否则巨像本身并不是一类能够对军队造成巨大威胁的兵种,他们行动迟缓,非常笨重。”
“为何德玛西亚人要费这么大的力气去把一个笨重的巨像放置在旗舰的船首,如果他们此行而来是为救回嘉文,以德玛西亚人的习惯,实际上先进行交涉继而出兵会是很传统的决定。哪怕那个所谓的皇子是有多么的令人尊重,诺克萨斯崇尚力量,但不代表我们很卑劣。”
“也许只是因为他们惧怕魔法士兵吧,而且据探子来报,巨像也仅仅只有一个而已。”
斯维因不耐烦地回应着她的问题。却发觉那个向来语言轻佻的女法师,在袍子下面的声音破天荒地变得凌厉了起来,甚至有点近乎苛刻的谨慎感。
“统领大人,在这世界上征战几十年,或许你无从知晓这些,巨像在很久很久之前,可不单单是德玛西亚人拥有的战力。你知道他们真正的用途是什么吗,在那个蛮荒的年代,当龙之契约上一任主人动用了那可怕的力量席卷整个瓦罗兰时,你不觉得所谓古老传说中的驭龙者获取那份来自龙族的认可有点太过轻巧了吗?”
远方传来了一股可怕的爆响,那能量的波及传到了不朽堡垒的地下,某种难以想象的力量,正在几百米外的海滩交锋。
“你是说……”
那响声是如此震耳欲聋,在数百米外的冲击竟然可以传播到这里,其战斗规模之大恐怕是斯维因从未真正体会过的。德莱文想着还在前线作战的兄长,他几乎已经无法忍耐这种不得不听从命令的煎熬了。
“将军大人,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我哥哥他可能会丧命啊,杜廓尔剩下的军队能撑的了多久?让我带铁甲军出动——”
“不必了,德莱文。”
“可是前线的战况很危及,我们必须把铁甲军——”
“忘了铁甲军吧,用通讯卷轴告知希瓦娜,他们该出发了。”
“是……”
德莱文得到指令,匆忙去传达消息。
而策士统领和诡术妖姬的对话结束了。
答案已经了然于胸,就像无数个世纪之前,那位年仅二十多岁的将军能够或得驭龙者的称号,能够将莫德凯撒的故事传遍整个符文之地一般。
龙是魔法的种族,拥有着这世上最为强大的魔法能量,他们吐出的烈焰遍及荒野,继而将一切都化为空中的飞灰。
如今一切都已齐备,德玛西亚想要夺回的并不是一位皇子,而是他们数百年来真正埋藏在其殿堂之下的巨大野心,那是属于龙之契约血脉的关键。而黑色玫瑰已经尝试了无数个世纪,从莫德凯撒的时代,它们就已经投身于打破这份恐怖力量的事业当中。
单纯的拥有巨像,不会对世界造成影响。
单纯的拥有龙,同样不会对世界造成影响。
“巨像的真正用途,并不是用来对抗法师的。”
苍白女士的声音,古老而严厉。
“那是唯一一种,从其诞生之初,就单纯被用来镇压龙族的权柄。”
已有2951人和楼主握爪

相关推荐

评论 (2138)
表情
  • 热门评论
  • 全部评论
  • 正序
  • /
  • 倒序
酒空人散
关于加里奥的皮肤,原画皮肤的加里奥补刀的动作很细。
1楼 11-16
0




你与我
改版以后,地狱之门才是最大赢家
5楼 11-16
0

笑敬过往
加里奥好多话啊,台词超多超能说
6楼 11-16
0


心尚温
我永远喜欢加里奥~
8楼 11-16
0

不二心
用这个英雄不要想着carry,奉献第一
9楼 11-16
0

帝级撒娇王
加里奥真的是厉害输出上单辅助全能
10楼 11-16
0


▶RECORD
家里奥选出来把把当狗
12楼 11-16
2
收起回复

旧模样
加里奥挺难玩的说实话
13楼 11-1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