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罗兰巡礼之德玛西亚篇 漆黑战役之暗夜猎手薇恩上

2018-11-20
数十米高的庞然大物,通体周身如同刚刚从山谷中发掘而出的灰白色铸岩,在他第一拳挥出抬手蓄力的刹那,杜廓尔能够看得到那在阳光的反面,倾泻而下的,如同在岩石中挣脱而出的大量粉尘。
“怪物。”
他这样喃喃自语,然而却因为被抓住了领子按在地上,连这样一个简单的词汇想要说出口,都艰难得很。盖伦就在他的身后押着他,这个青年无畏先锋陆军统领全然不似平日里的温和和平易近人,审判大剑被他单手横提在腰眼上,拉克丝给他的一罐足以用来启动巨像的瓶装光之魔法终于派上用场了,他就那样依旧铁青着脸,眼看着加里奥的一拳将整个海岸线的最外侧一部分给砸了个稀碎。那巨像白色的指头缝隙当中,无论是诺克萨斯人,还是仍在海滩上为牵制敌人奋战不息的一般士兵,悉数在这突如其来的可怕攻击下化为了鲜红的血水,海滩的陆地有一部分甚至就此彻底连灰尘也没有剩下地被摧毁了,仍残留在他手上的腥味,在被海浪抚摸过后,又将那些尸体的灵魂一并卷入到碧白的波涛之中。
盖伦面不改色,他平静地注视着加里奥将敌人甚至一部分的友军屠杀殆尽,杜廓尔的低骂声他同样也没有漏听。若不是因为眼见过普莱莫斯那种恐怖的姿态,或许他该是对当下的这个场面难以接受。单单是让加里奥不得不对着友军也挥拳相向这件事,他作为无畏先锋的陆军统领,也是实质上的巨像管理人,为了国家的利益下达残酷的命令,早已让盖伦的内心如百味陈杂。
显然是注意到杜廓尔的眼中并不明显,但确实正在被感染的那份恐惧,菲奥娜只是在甲板上慢慢地走了过来,面甲覆盖着她的脸,杜廓尔却丝毫不差地听得出她语调之中夹杂的鄙夷和讥讽。
“那样子,可以算得上是怪物吗。若是如此,被你麾下将领屠杀的那些无畏先锋的护卫,又将去哪里寻得他们的公正呢。杜廓尔,你只要看着就好了,既然巨像在这里,那么自然就有他存在的理由。”
巨像的身后,一对同样有几十米那样宽阔的翅膀,卷起一阵破空的劲风,将海滩外围的大量士兵不费吹灰之力便卷上了天空。继而因为他们自身的重量,再从高空一个个摔落回去,诺克萨斯人的黑灰色铠甲,德玛西亚人的蓝白色铠甲,混合着血液与内脏,整个海滩都变为了犹如地狱一般的场景,巨像虽然是专门以对抗龙和魔法建造出来的战士,但缘由得龙族本就拥有着坚不可摧的强大肉体,是故巨像的坚固和魁梧也同样远超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物种的存在。若是没有系统的指挥和正确对弱点的打击,寻常的士兵区区万把人,根本就只能在一边倒的战局之中被巨像无情地碾过。
就在东南角的不远处,在光之魔法绽放的一刻,那个小巧的约德尔人就已经察觉到了巨像的复苏。随之而来的是波比精神抖擞,得知旧友上阵的激动,但这并不影响他继续拖住德莱厄斯的进攻,跟随着德莱厄斯的士兵已经剩下不到五十人,身上各有伤痕,不过其实那只不过是为了保护正在与敌方将领作战的德莱厄斯做出的防御罢了。在距离德玛西亚旗舰近如咫尺的这一段距离之内,不断有小股的德玛西亚士兵从四面八方涌来,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德莱厄斯的士兵越来越少,但尽管他们或多或少地在与普通士兵的搏杀当中受伤,却依旧保证了两个将军能够在不被干扰的情况下决一胜负。
德莱厄斯此刻已经心急如焚,远处的那个巨像,他已经事先经由苍白女士的描述中知晓了那是怎样的一种存在。距离最初约定互相发出遭遇将领信号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分钟以上,自己根本没有留手的余地去掏出信号弹发射出去,在另一面,杜廓尔也同样没有发射信号。以最坏的打算来说,很可能杜廓尔已经深陷敌阵被擒获甚至是已经杀死了,现如今在海滩的唯一诺克萨斯领军人,就只剩下勉强支撑着手中黑色切割者在奋战的德莱厄斯。偏偏在突袭旗舰的过程中又遭遇了眼前这个身材矮小却战技精绝的战士,就连想要在短时间内靠近敌方的主将这种事都完全做不到。乐芙兰说的没错,德玛西亚人在拿出他们的真本事时具备毁天灭地一般的可怕爆发力,就像他们此行的目的一般。远远望去,海滩上被巨像压扁的尸首不仅仅是诺克萨斯的士兵,连同他们自己的部队,巨像也毫不留情地一并碾杀,这种几乎不曾面对的情形是德玛西亚人从上古时期北境军阀割据时代就流传至今的气魄,和征伐了无数个世纪的诺克萨斯一样,在最终揭露掉以魔法和荣誉为修饰的外皮后,德玛西亚连同他们的王朝,守护着的是没有任何犹豫和迟疑,为达目的不死不休,漆黑的意志。
战锤向着他的脸上横扫过去,使得他不得不加大手上的劲道用于防御。小小的约德尔人竟然能爆发出凌驾于自己这个数十年纵横战场的诺克萨斯将军,除却波比本身所拥有的与生俱来作为铁匠之女的身手外,毫无疑问她眼中凝聚着的火焰是任何境地下都可以诠释为‘仇视’的思绪。虽然不清楚其间的真正缘由,但随着巨像启动之后波比陡然加快战锤挥击的速度来看,所有的前哨战都已经准备完毕了,德玛西亚的真正目的,就和之前杜廓尔抓捕嘉文时的场面一样,迎来了最终,也是最势大力沉的一击。
“我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
他咬着牙,德莱厄斯的战斧事实上比波比的‘银杏’要长上个几公分,却因为对方锤子的沉重高过自己不得不被迫采取守势。他知道,若不在此时将对方的指挥官一举杀死在旗舰上,恐怕接下来巨像即将在海滩上,甚至,战局将会因为另外一个怪物的加入而扩大到整个诺克萨斯南部。就连不朽堡垒也会在那种狂乱的旋涡之中被波及,继而将这次战役的全部胜利果实毁灭殆尽。
“龙与巨像的争斗,在莫德凯撒的时代便已经开始,不是因为种族的纠葛,而是因由得人类无法被满足,在时间长河中打磨而出的傲慢与贪婪。”
乐芙兰是这样说的,即使在一开始他并不相信这个隐藏在黑袍之下女巫的鬼话。但当他面见过那种无可束缚的恐怖力量过后,在他知晓了那个看似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的,皮肤黝黑的女狱官的真身之后,德莱厄斯行军四十年的世界观就此被摧毁。他在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无论是为了帝国的荣光将自己的儿子送至遥远的弗雷尔卓德赴死,亦或是对着自己曾经的妻子挥斧相向,就在龙炎在眼前振起的瞬间成为了蝼蚁都不如的过往。这个可悲的将军从他踏出西贝利科的一刻,拥抱的就只不过是他所希望保存下去的事物。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家人,诺克萨斯的力量狭带着钢铁的庄严踏遍山河,最终在付出了鲜血的代价后,他理应荣归故里,和孩子们讲述那属于诺克萨斯沉重却又饱含荣耀的往事。
这一切都被德玛西亚的最后一击给击溃了。达克维尔的远征,腐朽的贵族,残破不堪的军部。之所以加入了斯维因的部属,也只不过是因由这个虽年轻但具备着领导军民智慧的大将带给他在这股泥泞池沼中的一点清澈的希望。或许他可以将自己的力量交付到他手中,铲除掉国内那些朽烂的毒瘤,对抗外敌的时刻诺克萨斯就能够真正的团结一致,征服世界并非为了权柄和虚荣,而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保护自己的人民,为之陷阵折戟也不会有丝毫的不甘。
简单的理想,简单的期许,支撑着他,支撑着这个在世界上仅剩一个弟弟在世的,已经度过自己四十年岁月的将军。
德莱厄斯还能战斗多久?波比的战锤朝他砸来时,他甚至没有意识到那柄战锤的威力几乎无法承受,每一次震击都是更深一层的麻木,更深一层的力有未逮。
但是他不能停下来,苍白女巫所叙述的所有,无论是她所见证过的,还是德莱厄斯如今亲眼所面见过的,都证明着那段名为诺克萨斯时代的梦想,比德莱厄斯天真的想法还要遥远得多,远到,即便是斯维因逝去的那一天,恐怕也无法真的让其化为现实。
不过,他仍有价值,有作为这段历程,将其最终引导为现实的一份价值。
林立的战刀从四面八方突袭而至,战马的嘶鸣混合着属于诺克萨斯士兵慷慨激昂的怒吼。
当铁蹄最终义无反顾踏向波比时,那几十个骑兵的冲锋来的是如此的突然,以至于她不得不立刻停止对德莱厄斯的攻势转而用战锤来保护自己。
“将军大人,快冲过去!去击倒他们的主将!”
“不可以让诺克萨斯被他们小瞧了!”
话音刚落,士兵的半个身子就已经被波比一锤敲碎,淋漓的血肉掉落在海滩上,士兵脸上的坚毅却丝毫不减。
不能犹豫。
“让开,你们这些诺克萨斯的混蛋们。”
波比奋力挣扎着,但那些骑兵的战马让她的战锤在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内被阻隔了视线,她不能快速地脱离这包围,虽然战锤的威力足够让几个士兵立刻倒毙成沙滩上散碎的尸体,但当她终于从那几十人用血肉构筑的防御中破出一道口子时,德莱厄斯已然冲向了浮桥,驾马向着旗舰的方向狂奔而去。
在一百多米的高空,摧毁了暗垒监狱过后的那个女子,此刻身型如云间的神明,黑龙的尾巴扫过那些从下方飘来的烟尘,无论是被擒获的杜廓尔,亦或是在忠诚将士们舍身掩护下前进的德莱厄斯。
当然,就算是没有黑龙那样清楚的视力,此刻骑在龙背上,仍保留着德玛西亚皇子头衔的那个青年,同样看到了,高耸在海滩之上,挥拳猛击地面的巨像。
“盖伦,你都做了些什么……”
他能够明显地感觉到黑龙的嗤笑,那种全然不似希瓦娜在人类形态和他对话的模样,龙低吼着用那种磁性的嗓音回答他。
“当然不是那个盖伦,你应该问问看,你的父亲都做了些什么。”
这和他所设想的每一种场面都有所不同。
当德玛西亚攻至诺克萨斯南海沿岸的时候,希瓦娜就把这一事实告知了这个年轻的皇子。监牢之中的他几乎都要立刻跳起来加入到那些德玛西亚战士之中,仿佛他不是被俘虏,而是潜入到了诺克萨斯都城作为内应的卧底。
“他们不是为了你而来的。”
嘉文先前并没有真正的意识到这一点,即便是希瓦娜告知了属于德玛西亚的那些往事,即便是他已经知晓了龙之契约的存在。
无畏先锋,正义巨像。领导着数万海军,哪怕是和诺克萨斯的守备军拼个你死我活都要达成的目的。
并不是为了救援德玛西亚皇子,并不是为了救回嘉文本人。
仅存的巨像。
此刻正在海滩之上耀武扬威,即将迎来的是与黑龙壮阔的一战。
“抓稳了,小子,接下来你要在最前排观看这次戏剧的落幕,不过,我可不会保证你的死活。”
“什——”
巨龙俯冲而下,翅膀在空气中的侧翼已经刮出了燃烧的火花,然而希瓦娜全然不理会那火光升腾的温度,反而是大口地从冲刺的过程中吸气。
在几十米的正下方,巨像启动刚刚不到五分钟,加里奥还未全然从当初那场他沉睡的战役中将记忆彻底重塑。但那种对魔法力量感知的本能,此刻已经反应到了天空之上袭来的猛兽。沉沙汇聚的光环,在巨像的身边流动,继而形成了一股强烈的风暴。
“喝!!!!!!!!”
加里奥大吼一声,卷席着那股风暴双拳向天,燎原的烈火在同一时间扑面而至。在被重拳粉碎过的血腥战场上添上一把燃尽的焚灰。火焰的力量和时间都和希瓦娜吸气的时长成正比,这一次的轰火持续了约有三十秒那么久,甚至比摧毁暗垒监狱的那一击更加长的恐怖。
然而当烟尘散去之后,加里奥那石头打制的面容,却一如既往地冷峻。
“嘿嘿,小小的黑龙。”
果然,魔法的力量在巨像的杜朗护盾面前顷刻间便被尽数抵消了,希瓦娜不耐烦地吐了一口气,而背上的嘉文已经被刚刚的热浪冲的浑身大汗了。
“我想起来了。对,是这种火焰。”
似乎是怀念,似乎是深埋在他沉睡之前的那场战斗的记忆,让他回想起了挚友的存在。
如今已经深埋在德玛西亚北部山岗,烈士的坟场的存在。
“奥伦就是被这种火,给烧成了粉末,但是他没有退缩,站立在火中。我想保护他,但是杜朗护盾是无法保护人类的。”
他只是想了一瞬,稍微的怀念了,那个本该是和他并肩作战至今的勇士,仅仅短短的数秒而已。
巨像的重拳无预警地冲着黑龙的面部砸去。
“巨石将会把你们一个不剩的碾碎,可悲的爬虫!”
那本该憨厚朴实的面孔,属于正义巨像的面孔。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了起来,黑龙踏踏实实地接下了这一拳,用她坚固且有力的前爪。
已有0人和楼主握爪

相关推荐

评论 (0)
表情
  • 热门评论
  • 全部评论
  • 正序
  • /
  • 倒序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