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罗兰巡礼之德玛西亚篇 夜色白石之暗夜猎手薇恩中

11-26
“杜朗护盾并不是无懈可击的。”
灯光微弱的地窖里,拉克丝觉得石头墙壁上面狭长的影子,比起在临近冬日的气候更加令人寒冷。呼出一口气时,那扩散开来的些许雾气已经能证明在德玛西亚皇家学院的深处足够低的温度来进行那些属于黑魔法的研究,无论是召唤媒介,亦或是血液术士曾使用过的技术,无一不是依靠着更加阴冷的环境而在其间蓬勃发展的。但薇恩并不是沉浸于这类魔法的人,即便她的家族早在数十个世纪之前就已经投身于与暗之魔法的对抗之中,创造出这种工作环境,也只不过是圣银箭弩的淬炼并非是投入热浪,而是转入极寒的冰窟之中打制。
眼见得那年龄大致上和自己兄长差不多的女性从低矮的书橱中抽出一本散落着灰尘的书,拉克丝甚至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眼前装扮特异的这个狩魔者,并不属于德玛西亚,亦或是在某一日的变故中,她的岁月便与这个古老的魔法城邦彻底诀别,单独成为了既存在于其间,又无法融入的个体。
“拿着这个吧,你想要知道的事情都在这里了。”
虽然这是一开始来时的目的,但此刻,拉克丝却不知道从对方手上接过这本古旧的书本是否是正确的选择。薇恩的手上戴着皮质的手套,材质似乎不是任何一种符文之地的动物身上获取而来,就在她脑海中即将唤起挟带着恐惧感的疑问时,冰凉的指尖触感让她将思维一瞬间地放空,竟就那样兀自把书本收到了手中。
就在诺克萨斯海军开始斩首行动前的一年半,已经荣升为无畏先锋陆军统领的盖伦,突然有一天主动来找拉克丝攀谈。就在她想这个平时木讷乏味的哥哥为什么会来找自己商议事件的时候,她看到了和盖伦同行的这个,浑身上下装备着黑色狩魔护甲的女人,她右臂上的一柄银色弓弩在太阳下反射着全然不同于初夏骄阳的,甚至于可以说是冰冷的光芒。
盖伦将薇恩介绍给拉克丝,并直截了当地提出了会面的缘由。自从奥伦战死之后,无畏先锋陆军其中之一的象征,那个专门用于对抗法师的振军巨像,不知因由为何彻底地陷入了沉睡。盖伦访遍了奥伦生前的好友,包括波比,他们谁也不清楚究竟为何能够让加里奥行动起来。而作为皇帝陛下亲自下派的指令,盖伦既然接手过了无畏先锋统帅的职务,那么就必须担负起责任,来让巨像重新为德玛西亚军队服役。
在军部出身的盖伦,虽说在战场上作为士兵的经验足够丰富,也不止一次地在战争中勇敢地对抗他所不甚了解的魔法。归根结底,他是个对魔法几乎没有认知的战士,想到自己妹妹在皇家学院出类拔萃的学业以及在秘银城颇有声威的黑魔法猎人,盖伦认为她们二人足够可以重新取得对巨像的把控。在一番游说之后,薇恩答应了来见拉克丝,虽然不清楚她加入的理由,但在对薇恩的人格上的信赖,盖伦向来都是不遗余力的,那种嫉恶如仇的性格足够让他把重要的项目交付到薇恩和她亲妹妹的手中。
不过就像盖伦自己所想的那样,这事是一件无比沉重的担子。并不仅仅出于其在专业性上的辛苦和难以研磨,更是因由需要重新唤醒加里奥本就是源于一次可怕的牺牲。
已经过去了足足六年有余,奥伦这样优秀的无畏先锋陆军统帅,在执行援护任务的时候死于非命,这是谁也无法预测到的结果。据侥幸存活下来的士兵说,这位几乎可以和整个德玛西亚的荣誉划上等号的勇士,是在被护国的巨像给背叛之后,被抛弃在烈火之中烧灼殆尽的,在他的躯体尚未彻底灰飞烟灭之前,诺克萨斯人斩去了他已死的头颅作为战利品,而仅剩的那部分躯体,难以言喻是该有多么讽刺,作为‘无畏先锋’这种久已冠名的英雄部队,竟无一人可以上前为其收尸。
或许除了一个人,那个看似并不怎么出众,却又在很多方面能够让人眼前一亮的,打小和德玛西亚皇子嘉文四世关系甚秘的盖伦。照无畏先锋内部的士兵来说,盖伦能够在那种状况下冲破包围着的龙炎和将近千人的诺克萨斯士兵,简直就是疯子的行径,然而这个和前任无畏先锋陆军统帅私交并不深的大个子,却真的带着满身血污和灰烬,不知用了什么方法闪避掉那些来自诺克萨斯人的狂轰滥炸,最终将奥伦身上的那副铠甲,还有他曾经抚摸过波比头发的,尚未被熔烧掉的一只手臂及那柄著名的,散着耀眼光芒的’银杏’战锤,一并交托到了他生前最好的朋友面前。
一个是跪在地上抱着那柄战锤泣不成声的波比,一个,是高耸入云,如今却真的彻底归于沉寂的一尊几十米高的巨像。
薇恩之所以知晓这段过往,不仅仅是因为她作为狩魔者血脉的后裔对魔法本就有着非同寻常的了解,亦是因由得奥伦意外的战死,牵扯出的是属于德玛西亚自身横跨了数个世纪,就连很多人都不曾窥探的,甚至乎可以称之为罪孽的过往。
从那些残破不堪的躯体上来看,不仅仅是奥伦,包括在那场遭遇战中阵亡的其他将士。超过两万无畏先锋战士死在了龙炎之下,这种灼烧的痕迹与肉体焦黑的程度绝不是单纯的自然火焰或是某些随处可见的火焰魔法可以造就的。精密到细胞的等级,从最内里开始燃烧的,只属于龙族的恐怖魔法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赖以惊惧世界的可怕存在。寻常的火焰依靠氧气和助燃物,魔法的火焰就算是有不依靠氧气的种类,也势必会等值地消耗相应的材料。若以一言蔽之,其燃烧的代价都是高昂的,最起码,处在战场之上,很少有足够匹配一场长时间猛烈的大火持续不停的情况。
龙族,尤其是以黑脊背种,在瓦罗兰之地上盘踞了如此之久,在最初就加入到了莫德凯撒的账下的这一支,它们对自然奥术的理解可以超过任何一类特异的种族。其用血液,甚至单纯的液体来结合灵子魔法燃烧的异能,从其泛用性程度上可以比肩瓦斯塔亚人的灵子亲和,而在威力方面,持续燃烧超过一个月对他们来说都是绰绰有余的程度,只要他们愿意,十条的黑脊背龙可以轻松地在二十四小时之内焚毁一片大陆,或许按照瓦罗兰的大小,以效率而言还要少上一两个时辰。
这个可怕的物种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在瓦罗兰大陆上了,更别说是在一场遭遇战之中竟然与诺克萨斯同行。作为饱受黑魔法之害,父母都死于洛克隆德血液术士的薇恩,向来都是对诺克萨斯人嗤之以鼻的,即使并没有过真正的接触,但从那些她为了找寻对抗黑魔法技艺的古卷当中,几乎每每在黑魔法现身的同时,诺克萨斯人,或是在其之前早已在大陆上臭名远扬的莫德凯撒,那些人类愚昧的思维都会让其在事件中扮演推波助澜的角色,助纣为虐伤及无辜的行为根本比比皆是。
然而这一次的情况,和以往都有所不同。即使是诺克萨斯和祖安的炼金术师频繁勾结,即便是洛克隆德的血液术士以其地理位置来说起源也同属诺克萨斯,但无论如何,就算是再恐怖再强大的黑魔法,其力量本质都是皈依于使用者本身。换句话说哪怕出现技艺超凡的黑魔法使用者或是战士,在其本体仍是人类的情况下,哪怕化身成何等样恐怖的怪异存在,想要击溃他们也都不是一件值得称为灾难的事情。
若是掌控了龙,能够驾驭着龙同行,恐怕未来某一日将要迎击德玛西亚的就不再是诺克萨斯人那粗暴蛮横的黑石大斧,而是无法预测,且威力根本就不可估算的一支异端力量的军队。在这种苗头产生的当口,薇恩作为对黑魔法的反抗者之一,即刻求见德玛西亚国王嘉文三世,把奥伦战死,而诺克萨斯军队有黑龙助力其事件的严重性向其进谏。
当薇恩获得条令准许,一如既往地披挂着她那显眼的黑色披风快步走进秘银城皇宫时,她却发觉了某些不一样的东西。林立的侍卫似乎在几个小时之前就已经在国王私见手下重臣的会客厅等候了,而在薇恩整理好自己需要谏言的部分,加上走流程要求面见国王,也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
湛蓝色的地毯仿佛把天空翻了个转,将上空无比清澈的那份感触生生地拖入到了这皇宫的脚下,与所有的帝国都不同,德玛西亚的国王更像是时刻在保证自己清醒的头脑才将这冷静的颜色渲染到自己脚下的。环顾四周,士兵们清一色的银色重铠,和周围湛蓝的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无不透露着这皇宫一种另类的肃穆。
令她更为惊讶的是,嘉文三世并没有坐在皇座上面见他,而是径直从宫殿的石廊外,和另外一个德玛西亚的首脑人物,几乎是齐头并进,迈着急促的脚步带着数十武装齐备的随从走了进来。
德玛西亚大统领,也是服侍过嘉文二世的,从诺克萨斯角斗场脱颖而出的传奇战士就在那里。赵信和环境似乎是如此的不相容,他平日里最得意的那柄金边长枪此刻不知为何没有带在身边,而从他的面色上来看,那种拧成团的神情根本就是经历了一系列水深火热的思想斗争最终下定决心后才能出现的。同样,嘉文三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但他依旧极力地靠自己的气度压制下了内心的那一股烦乱与不安,以一如既往的亲民态度面见这位黑色装束的暗夜猎人。
国事当前,薇恩觉得自己不应该深究皇帝和统领究竟有什么烦恼,她单膝跪地呈上了谏本,并悉数列出了龙族重新活跃于大陆上会对德玛西亚城邦造成的威胁。
几乎是在将写好的规划递交到嘉文三世的手上一瞬间,薇恩清楚地看到这位广受人民爱戴,自己也向来是无比信任和敬仰的一位君主,脸上闪过了种种以往她从未看到过的神情。不安,惊恐,无奈,气愤,甚至乎,如果她没有看走眼,那落寞的眼眸背后是嘉文三世直盯着薇恩的一种难以解释的情感,那种几乎如同哭泣的人跪拜在眼前的悲凉似乎预示着这一次进谏的实际内容要比薇恩想的复杂的多。
即便只有短短的几秒钟,但那种彻底的愧疚,从一位帝王眼里透露出的愧疚和悔恨,薇恩将其切实地刻印在了脑海里,并更加担心地意识到,或许奥伦之死与自己,以及洛克隆德的血液术士全部都有联系。
国王在对赵信简单交待几句之后,即命令他离开皇宫,在向着走廊外侧昂首阔步的时候,赵信甚至慌张地躲避着薇恩的视线,生怕她会出言挽留他来问个究竟。
“起来吧,狩魔人,别跪在那地毯上,我不值得你下跪。”
嘉文三世的年龄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大,在二世驾崩后他顺理成章地被人们继续拥护上了这个古老城邦的王座。据薇恩所知,或许在所有把控着一个国家的君王之间,只有嘉文三世是最不情愿的一位。这个如今五十来岁接近花甲之年的国王从眉宇中仍能看得出那种出身战士的气魄与刚毅,而此刻嘉文三世的声调低沉而缺少力量,全然不似平常那种,甚至不输给他自己儿子的那种青壮之气。
国王双手捧着谏本,里面写满了未雨绸缪对抗龙族势力的规划和建议,每一种作战方案都是基于德玛西亚现有的实力来做出的精密微调,毫无疑问,这是一本十分出色的战术布置指南,它足够让德玛西亚的军队在不需要很长的时间之内就可以依靠现有的力量来对抗那些龙族,亦或是在其背后操纵的诺克萨斯人。
就在薇恩仍不解为何嘉文三世的情绪如此低落时,国王从白色大理石的座椅上起身,缓缓地踱步到薇恩身旁,然后用一种恭敬的姿态将谏本交还到了这个暗夜猎人手中。
“陛下?”
他甚至没有回应薇恩发出的第一声疑问。
“陛下,我想这些战术配置在未来和诺克萨斯的战斗之中一定会派上用场,龙族的威胁在过去几百年之间都不曾存在。想要切实地迎击它们就必须依靠先手的准备,臣下在卷中写的内容虽然不甚详密,但要准备也绝非一两日可行,恳请陛下先收好,或是让记录文员或皇家法师来经手复写,以备非常时刻所需。”
“不必了,薇恩。这些准备非常好,都是最为详细的考量,同样也证明着你对德玛西亚的忠诚和爱护,希望你能够一如既往地保护这个城邦,先回去吧,等待我的指示。我会让无畏先锋的新统领去协助你的。”
“可是陛下,臣下写的布置内容您确定不需——”
嘉文转过身来,手中紧紧握着薇恩书写的谏本。
“龙族不是我们要对抗的对象。”
在薇恩还未明白过来这话语其中的含义前,老国王的下一句话已然让她的血液如冰一般凝结。
“黑龙部队是受我指派才会出动的,我是这个时代的龙之契约持有人。”
已有3768人和楼主握爪

相关推荐

评论 (1370)
表情
  • 热门评论
  • 全部评论
  • 正序
  • /
  • 倒序
Cute
Cute
从来没见过白银 vn能c VN真的垃圾
2楼 11-26
1
收起回复

lowkey
lowkey
不是说别的,白银分段根本就没有会玩vn的人和会保vn的辅助
3楼 11-26
0


今日晴
看到己方AD拿出VN 我就头疼
5楼 11-26
0

收起回复


七禾页
平常我打路人局很少玩VN,和辅助没有交流很容易崩
8楼 11-26
0

逢软
逢软
我最喜欢的英雄就是VN,但是单排不拿,因为吃辅助,一般开黑辅助选比较强势的,才拿.
9楼 11-26
0

moksha
moksha
vn极其吃阵容,排位一般counter位实在缺打肉 或者对面没有aoe全突脸可以玩一手
10楼 11-26
0

收起回复

Give
Give
还行吧 还是很坑的
1楼 11-26
0




笙棯
笙棯
vn还是难玩的
16楼 11-2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