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罗兰巡礼之德玛西亚篇 长夜启示之暗夜猎手薇恩下

11-26
当在嘉文三世,亦是她曾经未有任何疑惑追随其脚步的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君主,在说出那个令人惊愕万分的事实时,薇恩的第一反应是伸手向着背后的秘银重弩摸去。
是精神类的魔法,亦或是某种灵子附着的器皿,在符文之地上可以操控凡人意识的超自然能量实在是数不胜数。光是薇恩在十余年来在研习之路上所遭遇过的那些现象就足够列举出一列清单那样长的用于蛊惑心灵的法术,即便是意志力再坚强的人类也无法抵御,更别说是嘉文三世这样每日忙于国政的心思纷乱之人。
她误以为嘉文三世是被人洗脑操纵或是中了邪,才会说出那种疯话来。龙之契约,其流传至今的岁月之中也不过被认为是一种和传说不相上下的可能性。诚然,在几百年后的今天在瓦罗兰大陆的北部和西东部仍有小部分的龙族存在,但即使是它们,也在岁月的打磨过后失去了最初的形态,比起在军阀混战的那个动荡岁月,莫德凯撒有过历史记载其曾短暂获得‘驭龙者’的称号,或许真的有那么一小段时期,莫德凯撒用自己的手段,无论是收买亦或是暴权的压迫,这个冷酷的旧日钢铁君王取得了龙族的拥护,然而仍不足以证明龙族是可以被以契约制度或是任何一种其他类别的方法操控的族群。以黑脊背龙为例,它们的力量强大无比,光是魔法的威能就足够让任何符文之地上的种族为之胆寒。
眼前的这位国君,眼神清澈,但其中那透露着的决绝和歉意却也同样是如此的坚实。嘉文三世有着连其子民也并不知晓,足以操控龙族的方法,这对于薇恩来说,亦或是任何一个在经历过黑魔法洗礼过后家破人亡的普通人来说,都是绝对无法饶恕的背叛行为。且不说贸然对龙族进行操控会招徕怎样的恶果,光是那些恐怖的魔法,黑龙吐息而出的燎原烈火不是区区人类就能与之对抗的,想要和这种上天恩惠的元祖力量势均力敌,势必要投入更加缺少感情,更加手段凶悍的事物来抵挡他们的锋芒,而在绝大部分情况下来说,黑魔法是人类最为直接也是能够想象到最合理的解决方案。
“我要确认一下你所说的话,我的君主陛下。您可不要拿整个秘银城的百姓来开玩笑,一支黑龙部队,以德玛西亚城邦的规模,只需要三条龙就足够了,那些远古存活下来的生灵会将您的宫殿堡垒全部吹飞为空气中的沙尘,连同我们所期待的,所信奉的那些荣耀。”
两旁的侍卫见到薇恩的语气加重,更兼她刚刚把手放在武器上的微小举动,纷纷持起长矛对准了这个狩魔猎人,即便是真的薇恩想要对国王有什么加害的想法,在其开始行动的一瞬,侍卫们便会将她斩碎为毫无生气的碎片。嘉文三世注意到了这一点,但和薇恩所想的全然不同,他挥了挥手,示意那些侍卫收起兵器。
“有什么好确认的,黑龙军团现如今的首领依旧是赛维留拉部族的直系血脉,光是依靠这一点,我们就有足够信任它们的理由。”
但那个氏族的名字对于即便是通晓各类暗系魔法的薇恩来说也太过陌生了,稍一思索之下全无收获。虽然,她也同样看得出国王并不是随意地铤而走险去触碰龙族的力量,眼见得两侧的战士们寒光闪闪的枪刺都重新收了起来,她放弃了脑中刚刚一些想要将事情探个水落石出的冲动感。
“赛维留拉是,是某个氏族的名字?”
“说的不错,一共二十五个,曾经聚合起来和莫德凯撒签立了龙之契约的族群。在最初的时候,黑脊背体征的赛维留拉就是其中最为强悍的一支族群,时至今日,他们的族长仍在诺克萨斯的地下世界安静地栖息着。”
听到诺克萨斯和莫德凯撒的名号,让薇恩不由得又紧张了起来。
“为何要动用这么危险的力量?和诺克萨斯甚至是莫德凯撒那种远古暴君有瓜葛的事物,势必都会带来预期之外的灾难,况且眼下北部大陆的形势并不安定,各处都或多或少开始因为发展扩张开始有了波动,尤其以诺克萨斯为最甚,达克维尔近几年来都在尝试着勾结各处支持他们的势力,在我看来不出五年,诺克萨斯每个时代都会出现的对外扩张就要开始了,我们完全无需铤而走险,只要抓住他们想要统治压迫他人的口实,就可以立刻联合其他的城邦对其痛下打击,而不必去干扰龙族。”
国王的脸,像是打了个寒颤一样抽搐了一下,又转眼间回归了那种透彻却带着无奈的神情。
“因为我失去过一次动用这股力量的机会,当血液术士大举进攻城邦外侧的时候,很遗憾,那个时候的我还缺少作为国王的经验,我父亲死后的第二年,达克维尔用那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击垮了我。他和他手下的那些法师,披挂着黑色玫瑰披风的家伙们,那纹章在瓦罗兰大陆出现过太多太多次,包括那个血液术士的头领在内,我的军队无法与之对抗,只得弃守南部海岸和村落,全军退入秘银城。我本可以在那个时期就靠龙之契约反败为胜,但是因为我的幼稚和愚昧,我缺少发动这股力量的必要条件,驭龙者手上的两股力量,只存在一支无畏先锋在我的手中,而更加重要的第二种,赖以真正控制龙族为己效忠的,在当时并未彻底复兴旧时代德玛西亚城邦魔法的时期,那股力量还未被真正唤醒。”
这番话如同一股冰冻的寒气,一直通入了薇恩的喉咙,继而又发散到全身的血管之中。就在二十年之前,一个冷酷的冬夜,血液术士们跟随着诺克萨斯海军高举黑红色的战旗攻入了德玛西亚的外部城邦,超过十五万人丧生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之下。正值权力交接,嘉文二世刚刚病逝的时期,嘉文三世以四十岁出头的年龄登上了德玛西亚国王的宝座,一切的军事调动都还未安顿完毕,诺克萨斯正是抓住了这样一个良好的机会对德玛西亚快速开战赢取了先机。加之黑色玫瑰所派出的那些奇异的,由一位看起来十分年轻的白面青年率领的血液术士们提供了难以想象的可怕助力,这年轻人有着和他外表全然不相称的残忍和强大,寻常的士兵只要靠近他的攻击范围,就会被那种鲜血魔法给吮吸一空成为一张残破的人皮。依靠着这种恐怖的兵种,受命统领全军的杜廓尔,连同其手下的海军十指中的三人,在城邦外侧大肆劫掠,烧杀掠抢无恶不作。而为了保存力量和重新占据地利优势,德玛西亚的军队不得已放弃掉了外侧的散乱小镇,转入了秘银城的城墙高塔之上,全军奋战了超过半个月的时间才最终取得了一场惨胜,诺克萨斯人在冬日里的这次突袭并没有真的打算投入过多的兵力,在缺少粮草供应,船只航行不甚轻松的深冬,达克维尔最终决定放弃这次军事行动。但他们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屠杀掉的平民数量是如此庞大,足以让达克维尔有充分的借口对德玛西亚城邦施加压力要求纳贡金银财宝,刚刚踏上王座的嘉文三世并不具备和如日中天的达克维尔硬碰硬的资本,那个时代的诺克萨斯兵强马壮,拥有整个符文之地上最为强大的海军舰队以及超过数十万的国都镇守军,杜廓尔和杜克卡奥两个帝国大将的名号在世界上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过去的十年之内,他们各自以非同一般的手段与无人能出其右的才智培育了诺克萨斯严整且分配合理的强大军队,搭理出了诺克萨斯哪怕是在其整个历史长河中都算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迫于多方的压力,嘉文三世只得在恼怒和愤恨中签署了那些写满耻辱的合约。大批大批的精铁矿脉被在深冬中运送到诺克萨斯的首都,运送到不朽堡垒的高墙之下。种植的植物种子,出产在深山之中的宝石,也全部架入到一箱又一箱的货车中,被那些趾高气扬的诺克萨斯士兵带回了祖国。
这些事情对于很大一部分的德玛西亚人其实是知晓甚浅的,因由为何,这场战役的时间持续并不很长,仅仅在半个月的时间诺克萨斯就已经退兵。是故在城邦的深沟高垒内的这批民众只知道诺克萨斯人来犯,而不清楚究竟战争的规模是怎样的。或许一部分人同样认可当时的权宜之计,在有限的选择下对诺克萨斯示弱,毕竟以局势之动荡加之诺克萨斯实力的雄厚,怎样分析都不该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民族们在无奈之余,只不过是痛骂诺克萨斯侵略者的厚颜无耻贪得无厌。
但他们并不知晓,城外,就在那隔了一面秘银城白色城墙的外侧,曾经出现怎样血腥的屠杀。
仅仅因为半个月不到的战事而屈居于诺克萨斯之下,德玛西亚城邦自嘉文一世以来,同样在瓦罗兰大陆之上纵横的两代人,从未有过类似的屈辱,他们也不曾理解这一事实究竟因由怎样的画面才能够最终尘埃落定。
嘉文三世知晓这一切,他是一个,虽然任何人都不曾知晓,但他确实是投降了的国王。
薇恩同样知晓。
只因为她的父母,在那个血液术士在城下耀武扬威的冬夜,因由诺克萨斯的暴虐而惨死在众目睽睽之下。
事实上,在进攻的最初,德玛西亚人是有办法避免这次灾难的发生的。但当时嘉文三世尚不具备其父亲那种果敢和从容,得悉了侵略者将从城邦外侧正面进攻的德玛西亚人显然还未能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任谁都知晓,在上一代国君陨落之后仅仅三天不到的时间,这批豺狼就已经开赴城下对德玛西亚造成威胁,是如此卑劣且被人所不齿的行径。是以德玛西亚人的勇气和对正义的向往,他们决定给诺克萨斯人一个好好的教训,甚至那些城邦之下的平民,根本不听从德玛西亚军队的指挥,他们兀自地持起兵械,高呼着光盾氏族领袖嘉文的名字,决意要让侵略军在最外侧就吃闭门羹。
薇恩的父母,夜痕部族的领袖,这支古老的暗夜狩魔者血脉自古以来都是和外层的居民一起过清苦的日子的。因由绝大多数的黑魔法都是和自然相辅相成,在自然的痛楚之中催生而出,若是在城墙的内侧每日过优渥的生活,那么他们的圣银箭弩便会逐渐锈坏凋落,不再具备往日的锋芒。即使在嘉文二世还在的时代,因由夜痕部族为德玛西亚的治安和防卫起到了无与伦比的贡献,国王也曾多出奖励,同时许诺给他们在城内更加好的住所和生活环境。这些奖赏和高官厚禄都被他们一一回绝了,夜痕部族仍旧在秘银城的城外,为了保护那些并不甚富裕的劳苦百姓而不懈努力着。也因由这种高洁的品格,嘉文二世赐予了夜痕部族和光盾氏族同等的地位待遇,同时赋予他们指挥民众的权力。而城外的民众在这么多年来夜痕部族的事迹当中跟随其脚步,也同样乐于为他们效力,一同抗击着城墙外的那些风风雨雨。
如今,更加严苛的考验摆在了面前,薇恩的父母却犹豫了。夜痕一族虽然都是勇猛且不畏黑暗的战士,但毕竟城外的民众以农耕和工匠为多,若是在林间对抗些许的魔法生物或是规模不大的类魔还好说,这一次要对抗的不是什么魔鬼,而是实打实的刀枪剑戟。没有正规训练过的人是无法和诺克萨斯的铁甲战士正面对抗的。但民众的呐喊和呼声却从未变过,他们根本不惧怕侵略者的铁蹄,德玛西亚的灵魂在他们内心燃烧的同时,也将这场惨剧的序幕一同缓缓拉开。
最终薇恩的父亲做了决定,挑选一众较为经验丰富的人来做自己的助手,与德玛西亚的哨兵们组成混合部队。以此先来探探诺克萨斯人的虚实,其余的民众则尽快转入城内以求稳安全。
这一决定虽然大家都认为最稳妥,但因由得众人对夜痕一族的信赖和尊敬,很多居民竟然不听从命令,径自手持兵器偷偷溜出城外,打算和薇恩的父母一同奋战。嘉文三世当时注意到了这种骚乱,但他感叹于民众的忠诚和勇敢,并没有真的阻止他们,而是睁一眼闭一眼地让士兵们放行,同时嘱咐城外把守的士兵,一定要尽量保证民众的安全。
他什么也没能保证得了。
大雪纷飞的夜晚,夜痕族长夫妇带领着一百五十人的先头部队,在距离海岸几百米外的山谷中驻足埋伏,或许再有几个小时,诺克萨斯的海军船只就会停靠在岸边,届时,第一手对方实力的情报就会传递回秘银城,给德玛西亚军队占据先机。
一支哨箭携着火苗穿过夜空,照亮了半个山谷,也照亮了惊愕的夜痕部族。
杜廓尔如洪钟一样浑厚的声音在海岸线上回荡。
“生擒他们!!!”
已有3661人和楼主握爪

相关推荐

评论 (1152)
表情
  • 热门评论
  • 全部评论
  • 正序
  • /
  • 倒序
收起回复



南浔
南浔
怎么那么多这些又臭又长的故事呐
5楼 11-26
1
收起回复

Give
Give
这个作者就专门写这些
1楼 11-26
0
等我幼稚完
那么长我都看不下去了 有没有人来总结一下
6楼 11-26
1
收起回复


uncleman
vn得看阵容,要不是对面实在太肉,不考虑vn
8楼 11-26
0

惘生
惘生
一个看洗澡狗ID的英雄
9楼 11-26
0

过于血腥
低分段最怕两个ad,一个是vn,另一个是卡沙
10楼 11-26
0

lowkey
lowkey
这版本VN我只敢拿来虐虐菜
11楼 11-26
0

怂
我总是钉人不上墙
12楼 11-26
0

aholic
aholic
自己实力不领先一个大段别拿VN了…太难打了
13楼 11-26
0


"眉眼"
打肉真的是NO.1
15楼 11-2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