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罗兰巡礼之德玛西亚篇 城扉秘密之琴瑟仙女娑娜中

12-05
雪已经下的越来越大,杜廓尔的黑马在鼻息中喷吐出一道扩散开来的白雾,却又在顷刻间被纷飞的雪片给淹没掉。
“您确定不需要护卫吗,虽然在您看来嘉文三世是个可以敬重的对手,但在刚刚那种情形下,我想我们处刑德玛西亚农夫的行为已经激起了他们的愤怒。”
眼见得杜廓尔独自驾马向着那黑影中的城墙走去,弗拉基米尔还是出言规劝。但事实上,即使是杜廓尔在这种时刻立即倒毙当场,他也不会有什么感情波动可言,吸血鬼反复斟酌着杜廓尔对他说的话,当他最初学成归来的时候,黑色玫瑰只不过是他借以复兴自己生命治愈者过往的一种工具,而在这并不长的,重新融入到诺克萨斯的时光中,他确实发现了帝国正在以全然不同的姿态在蜕变。不仅仅是他在童年时代熟知的那些,关于力量和强权的争夺,某种更加黑暗的,似乎延续了很久的变革,正在那漆黑的大街小巷蔓延滋长。
“不必,嘉文是个堂堂正正的男人,就像他父亲为了找到那个将领炸掉了一座角斗场一样,拥有这样可怕意志的家族,是不会屈尊使用加害来使这样的方式获取战果的。倒是你,该是你回到你的血液术士身边去的时候了,或许现在就撤退吧。”
“撤退?距离登陆和进行第一次遭遇战只过了五个小时不到,我带领的血液术士无疑还会为战果平添更大的辉煌。”
“还没有看明白吗,之所以苍白女士肯把你的部署租借给我用,也不过是表明了她对这次行动的态度。对我而言,虽然我从你身上看到了诺克萨斯人的灵魂,但无论如何,没有能力的军队只不过是拖了我的后腿罢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带来的那几百个血液术士恐怕连普通士兵都能将他们轻松干掉吧,事实上真正拥有力量的,也就只有你而已。”
看着背对自己的杜廓尔,弗拉基米尔想不到什么可以继续坚持的理由,原本此行由乐芙兰的命令前来,表面上不过是让加入教团时间不长的他稍微蹭一蹭军队功劳的油水。而对黑色玫瑰来说,这些血液术士的真正用途是为了保证杜廓尔能够老老实实地完成进攻德玛西亚的任务,且原本此行的目的就并不是要做什么大举进攻,既然可以在德玛西亚国王更迭换代之际对其施以压力,自然是出越少的力,这笔买卖便越划算。
“没什么可担心的,实际上刚刚那些威慑,已经足够算得上你对这场战役做出贡献了,而且那两个夜痕猎人,应当说实际上是靠你击溃其中之一。这笔功劳我会亲自上报给皇帝陛下的,无需再去向乐芙兰寒暄。带着你的部队先撤回诺克萨斯吧,剩下的部分,已经不需要你来参与了。当然,你如果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我想光凭你一人,还不够同时对抗三个海军十指,即便是他们身上有伤,也是一样。”
看来乐芙兰的算盘还是落空了,杜廓尔显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控制,展示出血液魔法来杀害那些俘虏,一方面是为了震慑德玛西亚人,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给杜廓尔一点压力。但果然无愧于诺克萨斯帝国大将这样的头衔,杜廓尔不但坦率地道出了他对乐芙兰以及黑色玫瑰的看法,同样毫不客气地带了三位海军十指级的将领来牵制弗拉基米尔。
炮幕、踏音、锋走。这三人虽说单独拿出来并不能称得上是足以和鲜血魔法正面对抗的角色,但显然,杜廓尔提前支走他们回到军营想必是在谈话的中间已经做好了准备,若是不听从他的命令乖乖撤退,恐怕在营帐之中遇见的就不再是军旅同袍的欢迎,而是实打实如暴风雨一般的袭击。
“既然如此,臣下告退,希望将军大人武运昌隆。”
好似血液抽剥的声响一般,吸血鬼就在杜廓尔的身后打了个响指,消失不见了。
“黑色玫瑰啊,不管什么时候都不可以小看。居然能找来这样的怪物,啧啧,就算是乐芙兰的话,能够压制她这些奇形怪状的手下多久呢。不过我似乎没什么评论的立场,海军十指的名号,在未来的某一天,或许也会成为和黑色玫瑰相同的东西。”
缓步地前进,终于,一人一骑,在风雪中走到了足够能直接和城墙上喊话的距离。
嘉文三世和一众将领,包括德玛西亚无畏先锋的两个统领,都在目睹了处刑之后气愤填胸,即便如此,在全然不知晓对方进攻规模和兵力配置的情况下,贸然在这种雪夜出击无疑是自落陷阱。而那些本来以为哨兵部队会凯旋归来的亲属,无一不是在眼见亲人被害的悲痛中放声痛哭。
“国王陛下,有一个人骑着马向城门口来了!”
弓箭手已经纷纷瞄准了在城下的杜廓尔,只等一声号令,他们就会把这个诺克萨斯的海军将领顷刻间化作蜂窝。
城垛之上的嘉文死死盯着那飘扬的红袍和其坐下的黑色战马。
他知道那是敌方的统帅,他也知道现在下令射杀他会有怎样的后果。城外是无法估量数额的诺克萨斯海军,以杜廓尔和德玛西亚缠斗的经验之丰富,且不说他在数次的战役之中以青年将领的身份毫不畏惧地和年长于自己很多的嘉文二世对抗,更兼近年来广罗人才,其帐下的海军十指实力深不可测,眼下国力的交接并不理想,旧权贵们能否在一场战争中彻底地支持嘉文三世仍不可预测。一旦临阵出现倒戈的叛徒,就算是无畏先锋军尚把握在手中,也不过是在诺克萨斯军队的内外冲刷下变为灰飞。
“备马,我要亲自会见杜廓尔。”
“国王陛下您疯了吗?!他们刚刚杀死了我们城外的平民,那些杀人不眨眼的疯子会毫不犹豫地加害于你的。”
“劳伦特……别那么激动,如果你真的很担心我的安全,那么你也来吧,你作为我的贴身护卫和我一起出城。”
约瑟曼眼神里闪过了一丝不安,但随即他抽出了那把伴随他一生,且用它创造了无数英雄事迹的决斗长剑。
“交给我吧,国王陛下!”
嘉文三世轻叹一声,他知道,面对杜廓尔,或许带上再多的侍卫也没什么意义,那个前诺克萨斯的角斗士之王,在三招两式之间就能干掉眼前的这几个将领。或许赵信具备和其痛快一战的资本,但此刻他需要赵信和奥伦在城墙上指挥守备军,避免杜廓尔手下的那些家伙偷袭城墙。
秘银城的大门缓缓地拉开,只带了约瑟曼·劳伦特一名侍卫,嘉文三世胯下骏马毛色如雪,身后的德玛西亚披风蓝似寒波,和停立在风雪中的杜廓尔仿佛光与暗的两个极端。
“没让我等太久啊,嘉文。让我对老国王的逝去奉上我的遗憾吧。虽说如此,我是骑在马上,无法做些弯腰鞠躬的动作,不过作为代替——”
杜廓尔将那宽沿的海军帽摘了下来,按在胸前深施一礼,嘉文三世厌恶地看着他。
“假惺惺的做派,你刚刚杀了我的臣民,竟还敢驾马亲自到城门前面来谈判吗?”
帽子并没有被戴回去,而是依旧被杜廓尔攥在手里,他笑了笑,看着嘉文脸上那和他父亲一模一样的表情,摇了摇头。
“我有什么办法,那些凶恶的猎人在山谷里,对着我们的士兵杀将过来,若不是我手下的海军十指反应迅速,恐怕我自己的项上人头也要交代在这里。明明不是北方,德玛西亚的寒冷却让我的心都跟随着这大雪一起冻僵了,贵国的待客之道,还需细致防范才是。”
“少卖关子,大兵犯境,杀我民众。是诺克萨斯人最为无信冷血,若是没有其他的口实,要战便战就是了。”
“当然是因为有要紧的事情要对你说,不,应该说其他的人都解决不了这件事吧,不管是我的海军部队,还是你城楼上的那个角斗士。”
嘉文疑惑地看着这个年龄和他差不多的海军大将,奇怪的是,他看不到往常在诺克萨斯人身上所透出的那种杀气和霸道,反而是杜廓尔的沉稳让他的内心有些急躁。
“眼下我的军队,如果加上还在海港外严阵以待的数量,粗略算来也有十八万。虽然先锋的部分是交由三个并不太出色的人选在运作,但在海军十指的面前,你的部队还能撑多长时间我持怀疑态度。这城墙确实足够高,但要摧毁也不过是十余日就能做到的,或许固守打消耗战是个不错的主意,可相对的,城里的那些贵族究竟有多少耐心呢?在你父亲死后的现在,他们真的对德玛西亚,亦或是对你嘉文,对光盾氏族忠心耿耿吗?”
这句话正中下怀,这正是嘉文最担心的部分,眼下如若贸然开战,德玛西亚或许就此会因为动荡的局势而四分五裂,眼下他并没有万全的把握正面和杜廓尔的部队拖时间,加之对方已经报上了军队的数额,将近二十万的诺克萨斯海军,无异于倾巢而出,这种规模的战争势必会将整个德玛西亚都卷入战斗,届时不单单是能否守得住这密银城的问题了,很可能在两败俱伤的情况下,就此让德玛西亚再无任何翻身之日。
“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是因为害怕的关系,还是说不晓得应该怎么对你的国民下令呢?并不是没有解决的方法啊,不是还有那个吗,龙的力量。”
好似被雷电击中了一般,嘉文三世浑身一个激灵,那深藏在德玛西亚土地之下的秘密,从上古时期流传下来,属于光盾氏族血脉的力量,竟被杜廓尔看破,并提点催促他使用。
“一派胡言。”
“哦,哟。这可真是缺少你父亲的派头,光盾氏族是莫德凯撒后裔之一,是嫡系血脉这种事,并不是多么丢人现眼的事情啊。你还是有选择权的,或者动用你的力量,让黑色玫瑰的家伙们就此得逞,或是干脆点,把龙之契约交给我,交给诺克萨斯,由我亲自来清洗那些暗影,这不是很好么,既然你不具备嘉文二世的能力。”
“我不会屈服于黑色玫瑰的,更不会屈服于你这种人渣。”
嘉文咬牙切齿,他知道劳伦特已经完完整整地听完了全部的对话,他将自己未来的全部都赌在了这个决定之下。
无论如何,现在不能动用龙之契约,一旦那种恐怖的,统帅过往古老符文之地上最强种族的力量被黑色玫瑰所窃取,那么不光是德玛西亚,整个大陆都会陷入到‘后莫德凯撒’的时代,阴冷钢铁君王的过去,身披黑袍的苍白巫师,以及她们口中向来都不曾改变过的借口,为了重塑世界的平衡。
“并不是很出乎意料嘛,很好。虽然达克维尔的下令如此,是以进攻德玛西亚威逼他们献出金银这种浅薄的理由,但无论如何也比间接地去完成黑色玫瑰的夙愿好太多了,想到能让乐芙兰的脸扭成气急败坏的模样,我兴奋的都快要笑出来了。”
“和魔鬼的谈话到此为止,想给达克维尔完成号令,那么就来吧,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再好不过了,国王先生。”
二人的会面结束了,彼此调转马头,向着截然相反的方向前行。
一路默然无语,劳伦特甚至无法接受得了这个事实,一直以来万民爱戴拥护的德玛西亚王朝竟建立在一个深不见底的谎言之上。几乎所有的德玛西亚人都是在痛恨战争,痛恨莫德凯撒,痛恨诺克萨斯人的环境下成长起来,但如今他却得知光盾氏族和那个钢铁君王血脉之间的联系,又怎能让他心情平复?最终这场战争只打了一个月,牺牲的人数超过了八万,双方各损失一半的军队,而在短短三十余天的灾难当中,德玛西亚外城城邦的居民几乎全部死于非命,并为这个古老的,坚毅不拔的国家添上了一笔难以抹去的伤疤。
“我对不起你的父母,薇恩。”
老国王早已不复当年接替嘉文二世时的风采,但他的眼神依旧清澈,标志着他对当初下达的决策没有丝毫的后悔。
“但我别无选择,为了保护龙之契约,我不得不出此下策。无论是你,还是卢锡安,他们不光是你的家人,也是我最忠诚的子民,他们死在了那次动乱之中。他们以为自己是为了保护德玛西亚而死,其实他们所做的远比这个信念要更加伟大的多,龙之契约得以存在到今天未能落入黑色玫瑰的魔爪,他们功不可没。”
强忍住那可怕的记忆,薇恩头一次觉得嘉文三世的面目是如此的可憎,那个花白胡子的老头,背后隐藏着多少血腥和厮杀,而他守护的那个契约,又拥有怎样恐怖,足以将符文之地大陆倾斜的力量。
“这和我已经没有什么瓜葛了,你放弃掉了我的父母,事到如今再说这些也无济于事。”
“当然不是这样,薇恩。龙之契约不应该重新出现在这大陆之上,我的力量已经太微弱了,德玛西亚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和上一次动荡几乎并无二致的情形下。但这一次,因为奥伦的死,我不知道应该如何抵挡来自黑暗深处的那股力量,巨像和无畏先锋停滞的话,恐怕黑色玫瑰会动用更加血腥和粗暴的方式来强行唤醒下一任契约的继承者,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我需要你培养拉克丝,我们需要第二个巨像指挥官来防止龙族的力量过分蔓延。”
“就算如此,下一任的龙之契约是在——”
她没好气地抛出这句话,几乎是出口的一瞬,她便感受到了那股血液结冰一般的寒战。
“我的天哪,嘉文四世……他……他是活着的契约。”
已有2000人和楼主握爪

相关推荐

评论 (1545)
表情
  • 热门评论
  • 全部评论
  • 正序
  • /
  • 倒序





纵遇
纵遇
琴女好看的啊
6楼 12-05
0


军大衣
那么说 琴女还是有点东西的!
8楼 12-05
0


蜜语
蜜语
琴女就是身板脆了点
10楼 12-0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