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罗兰巡礼之比尔吉沃特篇 将领终末之赏金猎人上

2018-12-17
火焰在海滩上蔓延,以一种放肆和凶暴的气势,似乎瓦罗兰东南部的这个巨大古老的城邦迎来了属于他们的天罚,属于远古时代流传至今的,纵横在沙场之上灵魂们回馈的呐喊。
黑脊背龙部族维塞留拉,于这个时代仅存的最后一员,正咆哮着从口中吐出属于那神赐的与生俱来的威能。耀眼的光芒从喷射出来的瞬间被魔力灵子包裹起来,与符文之地大气之中贮藏的那些细小的不断漂浮的原生符文灵子以完美的契合度彼此碰撞,继而因为其欢腾的活性爆燃出绚烂狂放的焰浪。
被称之为‘朽烂之炎’的这股力量,即便是在龙裔的魔法之中也是威力无双的一种。与常规渠道所产生的火焰不同,因由点燃的契机是龙族本身喷吐的灵子呼吸而非普通的易燃物,又因为大气中无所不在的细微灵子被活化,其本质几乎是可以无穷无尽持续燃烧下去的不朽之火。尤其以身体素质最为强健的黑脊背龙,吐息的范围和等级堪比达到了人类所能理解的庞大气旋风压的阶层,哪怕是面对数万人,数十万人的军队,在无所预警的情况下,其喷吐所点燃的燎原火焰风暴甚至会直至对手全数燃烧殆尽才会停止,仿佛全然没有希望的,以最快速度扩散的癌症一般,既没有救赎,也不存在慈悲,波及者除却徒留朽烂的余烬外再无其他曾生活于这大地之上的证明。
若是能亲眼目睹那种威力在世界上驻足的场面,恐怕世人也不难重新审视那位曾经在北部大陆威震四方的钢铁君王的过往。单单一只,仅是这个时代,无数个龙裔部族其中之一的最后一名,就足以让瓦罗兰大陆上势力最为庞大的两个城邦的战士们形同蝼蚁,双方投入的合计超过十万的部队,此刻也在那火光的漩涡之中顷刻间灰飞烟灭。难以想象在动乱年代,在莫德凯撒成为钢铁君王之前,其获得驭龙者的称号究竟给他带来了怎样庞大的利益,那份强横的铁腕延续至今的证明,却又因为一支同样耀眼但走上了与他截然不同道路的家族而重现其荣光。
魔像,巨像,曜石巨人,振军者,杜朗的赠物。
无论再多的名号和传说,都因为长久以来的岁月风沙而随之被淡忘了。加里奥是杜朗巨像中的一员,虽然经历了那样长的时间打磨,使得他的皮肤,亦或是那石头表面的模样看起来是一种通体发白的状态,然而这也同样是光盾氏族在颠沛流离的时代背景下倾其所有保存下来的最后一尊巨像。甚至在上一任无畏先锋陆军统帅奥伦未和他一同出现在秘银城郊外的荒野之前,绝大多数的德玛西亚人也只不过是从诗歌和书籍中零星听闻过远古时代杜朗巨像的传说。
即便是驭龙者的故事因为莫德凯撒遁入黑暗的深渊而彻底风化掉,这股在设计之初就被用来对抗神造种族的兵器,却踏踏实实地拥有着能够反击龙裔的最为匹配的力量。被用来打铸这种巨人的材料如今已全不可考,虽能从其被剥落后的尘埃上或多或少地辨认出属于曜石类的一种,也因如今不再存在类似的产物而彻底无法被重塑。
面对那汹涌澎湃的,威猛凶悍的龙炎,巨像那石制的面容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就连他身后翅膀震出的罡风都未有迟滞,加里奥双掌向前,猛力地对扣握拳,同时两个巨大的石翅向前与手臂的方向同指前方,一股如龙卷风一样的涡流从他的背上呼啸而出,继而正面迎上了那些飞扬的火苗。
是如此的不合常理,寻常自然界中引风助燃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在这两个庞然大物之间。希瓦娜并没有停止她仿佛深不见底的吐息之势,但即便是她一再地加大这股龙炎的规模,在火焰触及到那沙尘色的龙卷之上时,都如同破布一样被撕碎和压散了。
“希瓦娜,快停手吧!”
背上传来了年轻的德玛西亚皇子的声音,虽然不晓得在这场灾难之前,这个年龄还不到二十五岁的未来国君经历过多大规模的战斗,但显然,比起恐惧和战栗,那语气里透漏的更多是对眼前战况的焦急和担忧。
“还没觉悟吗,你或许不知道这些东西究竟有怎样恐怖的力量。看看你周围死去的那些家伙吧,以你父亲为首领的那些德玛西亚人,他们哪怕是动用这种怪物也要抢夺属于人类世界的权柄,巨像,这种古老的造物本就是用来打破自然平衡的,不可让其继续延续下去的存在!”
希瓦娜极力地保护着嘉文,并非是完全出于龙之契约所带来的牵制,而是她确实地希望这个德玛西亚的下一代继任者能够亲眼见证这一切毁灭和屠杀的力量究竟从何而来,嘉文三世为了保存对龙族最后的压制力与奴役,留存了一手这样恐怖的底牌来防止一旦龙之契约失效亦或是龙族被他人掌控的可能性。巨像的存在必须从符文之地的历史上被抹除,连同那个古老的,沉寂了太久的属于钢铁君王莫德凯撒的疤痕一起毁灭掉。这种原本就不该存在的,打破了世界平衡的造物已经不知在间接中推波助澜了多少可怕的战争与文明的消亡,无论是德玛西亚,诺克萨斯,亦或是希瓦娜的父亲,包括整个龙裔在内,巨像实则是推动这历史长河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甚至可以说几乎现如今存在的所有符文之地战争的历史,都或多或少因由龙裔的威能可以被人类驾驭所产生。
她的喷吐终于停止了,事实上这可能还没有其父亲,上一代维塞留拉部族族长的力量的五分之一强。曾经的无畏先锋靠着这尊巨像几乎全灭了在诺克萨斯存在着的最后一小群黑脊背龙,若不是因为那种力量的动用是有代价的,恐怕如今的诺克萨斯城邦,以及希瓦娜本人,全都会彻底不复存在。
烟尘的余波逐渐散去,地上的尸骸就连白骨也无法剩下多少,临近夕阳坠入海面的十分,巨像那白色的皮肤在昏黄的光芒中反射着格外刺眼且不详的浮彩,石雕的面孔像是在微笑,由好似在思索,刚刚长达两分钟时间的龙炎漩涡没有对他起到一丝一毫的伤害,所有的魔法之火都尽数在杜朗的智慧面前消解了。
“朽烂之炎,真是让人怀念啊。”
低沉浑厚的声音从他的嘴边扩出,仿佛巨神降临于这个世界前的宣读。
不过即便,即便在这么长时间过去之后,哪怕嘉文并没有和上一任无畏先锋陆军统帅有过太长时间的交集,他依旧清楚地听出了那语气是属于谁的。
“这……不可能,奥伦……”
“奥伦?”
希瓦娜全然不敢大意,她紧紧地死盯着仍在硝烟中没有开始下一步行动的巨像,硬要说的话,实际上在刚刚的交锋已经极大地打击了她的自信心。即使是知晓父亲和族群都曾因为巨像而战死沙场,但她从未真的料到杜朗巨像究竟有何等庞大的力量,事实上绝大部分关于过往的龙裔和巨像的知识,她不过是在黑色玫瑰的领袖,那个黑袍之下的苍白女士口中所知,能够敢于和其对抗,也是因为乐芙兰向她提供了杜朗护盾的弱点,加之黑色玫瑰的目标和她希望为父亲报仇的想法彼此并没有冲突罢了。当然,包括无畏先锋的部分,希瓦娜也就只是知道这支部队在建立之初是用来作为保护巨像和指挥巨像而生而已,自然也不可能知晓具体指挥官的名字。
“不会有错的,那种姿势和感叹的口吻,就连脸上的神情也一样。”
嘉文勉力地撑着自己不要从希瓦娜的背上滑落下去,但同时一股弥漫在他心中的恐惧感就此袭来,他眼看着在那场战役之中,奥伦已经死在了龙炎的漩涡之中并且被诺克萨斯的将领把尸体斩首,加里奥也一并陷入了长达数年的沉睡。现如今,眼前这个庞然大物却丝毫没有任何认识他的情绪所表现出来,更可怕的是,加里奥的一举一动似乎和死去的奥伦有着极高的相似程度,使得嘉文不禁真的开始怀疑,远古时代为了对抗龙裔所打铸的这些巨像,究竟潜藏着怎样的秘密。
“只有这点程度的小火苗么,黑龙。这和我所知道的黑龙的威力可真是大相径庭啊,还是说你仍有所保留?”
喷吐一次的龙炎已经消耗了希瓦娜非常多的体力,不过在她这个年龄的龙裔,能够维持超过三十秒的朽烂之炎实际可以算得上是出类拔萃的成绩了。她暗骂乐芙兰对巨像力量的描述实在是过于轻描淡写,想要破除杜朗护盾实质上并不是什么很复杂的事情,任何的盾,即便是魔法构成的造物,其本质上也不过是单纯的加减法的关系,一方所投入的灵子力量足够大,那么破除掉同样由魔力构成的护盾绝非难事,尤其以龙族天生具备着雄厚的魔力贮藏资本,以及最为巨型的体态,想要在短时间内爆发出毁灭级的魔法自然是远远超过这大陆之上的任何其他种族。一分钟的龙炎喷吐,哪怕是在人类层面看来已经达到了几乎不存在魔力上限的飞升者法师,因为身形的劣势也会在顷刻间因为庞大的火焰浪潮而被吞没殆尽。
但这在巨像面前是如此的无力,是如此的,看似儿戏一般的东西。
这和想象中的根本不是同一个等级,甚至超出层面了。如果她能够对父亲当初的战死考虑更多的细节的话,她应该明白当初出动了二十余条黑龙才得以和巨像同归于尽,就算是这样也是建立在先行杀死了巨像统领者的条件之下才得以封印这恐怖的事物,无论如何,不管是因为父亲死在战场上而无法得知巨像真正的强大,还是因为太过轻率地相信黑色玫瑰提供的情报,此刻的希瓦娜面对加里奥实则已经陷入了无比危急的险境。
“不继续吗,那轮到我了。”
“希瓦娜小心!”
没有风暴,没有魔法,巨像如同山一般庞大的躯体径直朝着黑龙冲撞了过来,那种结实的力道几乎直接将嘉文从龙背上击飞出去,加里奥的一只拳头轰然击落在希瓦娜的喉咙上,这一拳实在是太过沉重,让她还未彻底恢复气力的喉管在接下来的时间内都无法继续喷吐龙炎了。不得已,希瓦娜只得强撑着用两只前爪前后交替着巨像袭来的重拳,和其庞大身躯所表现出来的厚重感不同,加里奥的拳又快又狠,数拳过后,希瓦娜振翅向上,试图暂时用在空中拖延的办法逃开那凶猛的近战攻击。
在战场的另一侧,旗舰上仍在短兵相接的四个将军彼此力持自己的兵刃铮鸣作响,在波比摆脱了,确切来说是将那些为了给德莱厄斯争取时间的骑兵锤成肉酱后,才得以留出空档回到船上对付两个守卫海岸的将军。杜廓尔对菲奥娜,波比对德莱厄斯,四把武器互相拼斗出阵阵火星,却也让战况进入了更加胶着的事态。
直至,黑龙跃起腾空的那一瞬,杜廓尔从眼角的余光望到了那不该出现的一幕。
“糟了,那个黑龙小丫头,居然想要用魔法来对抗巨像……这样下去,甚至不朽堡垒都有可能被他们一起给毁掉。德莱厄斯!别让这些家伙下船,我们必须得让那巨像把所有人都杀光之前阻止杜朗护盾的爆开!”
“你说什么?!等等,将军大人?!”
德莱厄斯根本听不懂在海风中的杜廓尔究竟吼了些什么,但他只是冲着菲奥娜面门猛劈一记,抓住了这空档翻身跳下了旗舰,夺来一匹战马径直向着还留在地上的巨像方向冲去了。
“看来你的将军已经抛弃你了!”
战锤和决斗长剑双双奔向还留在船上的德莱厄斯,他不得不挺起百倍的精神招架来自两个顶尖的德玛西亚将军的攻击。
与此同时,杜廓尔快马加鞭冲过还残存的一部分在海滩上的士兵,就在他眼前几十米处,带领着最后一队仍军容严整无畏先锋的盖伦正试图接近巨像,显然他们也并不曾预料到巨像和龙裔的搏斗会爆发如此规模庞大的力量,这些士兵们望着疾速向天上飞翔的黑龙一筹莫展,根本无法完成他们试图救援下皇子的目标。
杜廓尔急勒缰绳,独臂的海军大将停立在了无畏先锋陆军统领面前。
“杜廓尔!”
盖伦又是惊讶又是愤怒,就在一百多米开外,加里奥依旧盯着天空上的黑龙,而此时的他却无论是救援嘉文还是停下那大展威能的巨像,都无法做到。周围的无畏先锋军看到杜廓尔单骑驾马前来,纷纷端起长枪对准了这个敌方阵营的海岸守备将军。
“行啊,德玛西亚的小子,没想到杀了一个还有第二个,虽然还欠缺点火候,不过看这个样子用不了几年就会成为新一代的巨像指挥官了。”
“给我一个现在不把你剁成碎片的理由,诺克萨斯人,你知道这场战争害了多少人吗?”
“放尊重些,巨像是你们启动的,龙之契约是因为嘉文三世的固执而保留至今的,我不过是担当了一个限制他们的角色罢了,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修正这一点。”
审判大剑持握在盖伦的掌中对准了杜廓尔,他依旧不能信任眼前这个老奸巨猾的海军大将,不论如何,是他们掳走了嘉文,也是他们在秘银城前面留下了无法磨灭的伤痕。
“行了,放下武器。如果我们再不快一点,那巨像的威力会杀死我们所有人,甚至如果龙炎的威力再多个几次,连同整个诺克萨斯东海岸都会被杜朗护盾的力量给夷平。”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鬼话?”
“就凭那巨像的举动,你还不明白那种兵器是建立在怎样的魔力规则下么,看看那张脸吧,石头的表情是否和那个已经死了的前任无畏先锋统帅十分相似呢?巨像就是这样的东西,杜朗护盾是彻头彻尾作为以暴制暴而被塑造出来的武器,自然也就着和镜子一样的性质。”
“你在说什么……”
远方的上空传来了又一次火焰喷吐的声响,希瓦娜终于缓过气能够在天空中发起第二次攻击,这一回龙炎的威力甚至大过之前摧毁暗垒监狱的一击,焦黑的火焰尘埃将整个海岸线的天宇都覆盖掉了,燃红色的焰浪浮动在所有人的上方,仿佛这世界接下来就要毁灭似的。
加里奥全然不为所动,他静静地等待着火焰在希瓦娜的前端凝聚成一个笔直的火焰漩涡,并在那股焰浪降临的时候开启了第二次杜朗护盾。
“可恶,这东西吸收魔力的上限究竟有多高啊……”
嘉文扑在她背上,眼见得下方的火焰顷刻间被杜朗护盾给吞没掉,他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直到,在那火焰真正褪去过后,他看到加里奥望向天空的眼神有了变化。
“这不对劲,巨像的眼睛应该是黑色的,从来没有变成红色的时候啊。”
“你说,红色……”
此刻,加里奥的面容已经逐渐褪去了奥伦曾有的那份姿态,开始逐渐因为魔力的暴走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
已有864人和楼主握爪

相关推荐

评论 (585)
表情
  • 热门评论
  • 全部评论
  • 正序
  • /
  • 倒序

旧时遇见
一脱离好运姐连人机都不如了
2楼 2018-12-17
0

放不开的痛ぅ
先鞋,顺风直接出无尽,然后闷红叉,饮血,轻语……
3楼 2018-12-17
0

念之森蓝
饮血 战士鞋 无尽 电刀 红叉 轻语 开QAWA吊打一切ADC
4楼 2018-12-17
0

旧城等待
女枪冰雪节限定的皮肤技能有特效吗
5楼 2018-12-17
0


故事已朽
女枪单挑打不过的英雄有哪些?
7楼 2018-12-17
0

不知归期
泳装女枪or武装战姬 那个好啊
8楼 2018-12-17
0

十年寄
电玩 原画模型特效都好看
9楼 2018-12-17
0

怎安好
我极度纠结要不要买武装
10楼 2018-12-17
0

不知归期
武装还可以 就是模型不太好
11楼 2018-12-17
0

寄余生
终极皮肤挺好的。
12楼 2018-12-1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