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罗兰巡礼之比尔吉沃特篇 新辟航路之赏金猎人中

2018-12-17
杜廓尔远远望着那熟悉的场景,一如当初他率领海军十指带着二十余条黑龙对抗当时的无畏先锋一样,那种不可思议的,属于远古的魔力吞噬,终于在经历数年的沉寂之后再度苏醒了。
“用肉眼去看,也能理解个大概了吧。德玛西亚的年轻人,你知道镜子所代表的含义么?对着镜子里跳舞的话,只会看得到一个跳着滑稽舞步的自己,对着镜子挥拳,自然也就只能看到对着自己挥拳的,在反方向世界的另一个自己。”
“嘉文会有危险,要怎么办!”
“怎么办?或许你应该试试让你的那个好友停止黑龙继续使用魔法对抗巨像,杜朗护盾的弱点从来就不是其超乎寻常的魔力吸收上限,而是达到了那个上限之后,杜朗护盾的真正威力是根本就难以想象,并非人类可以驾驭的东西。”
杜廓尔干笑了一声,提起了他那把已经伤痕累累的比尔吉沃特海军战刀。
“不过,刚巧我知道那个真正的弱点是什么,你的前代牺牲掉了自己换回了今天的诺克萨斯和德玛西亚得以延续的根本,既然能够有效第一次,那么同样也可以做第二次努力。”
随后,他最后打量了一下盖伦那魁梧的身形和刚毅的面孔,并且发觉了,这是当年那个凭一己之力在火中抢回奥伦尸首的年轻士兵。
“真是令人赞叹,德玛西亚的灵魂经久不灭,即使是已经换了一个人,但那份精神却没有丝毫变化吗……”
他这样想着,提着战刀的手握的更紧了。
“带着你的部队跟紧我,想尽一切办法让嘉文停止黑龙的魔法。”
“但是他要怎么才能做到?他甚至连从那龙背上下来都不行——”
“光盾一族的人全都拥有驭龙者之血,他们就是活着的龙之契约,无论是用哪种方式,他们都可以直接和龙裔做深层次的交流,根本不需要教他们怎么做。小子,没有时间了,我们必须加快速度。”
龙炎喷吐了第三次,这一回,加里奥的双目已经开始转而变成闪耀的红光,即便是在龙背上的嘉文此刻也无法忽视这一情况了。
“我说,希瓦娜,你可能得停下攻击!”
“你疯了吗,那东西如果不将他的魔力护盾给破坏掉,几乎就没有其他的手段击败他了。”
“但他已经开始起变化了!之前的任何一次战斗中加里奥都没能够出现这种情况,这可能会让他变得更危险!”
黑龙低吼着向下俯冲,试图在第四次龙炎的击发中彻底摧毁杜朗护盾的防御。
“嘉文!”
盖伦带着无畏先锋在距离他们一百多米处的下方狂吼。
“快让她别在用任何魔法了,那龙炎的威力会反噬,届时我们全都无法活着离开这里!”
“糟糕,希瓦娜,你听到了吗,我们不能——”
来不及了,第四道龙炎已经从她的口中喷出,径直冲着巨像的头顶而去,原本灰白色外貌的加里奥此刻如同被经过岩浆淬炼过一般形成通体发红的形象,使得他远远望去就同一块还未燃烧完全的铁矿一般。
这一次,杜朗护盾终于达到了这场战役之中,所达到的第一个上限。
翻滚着的龙炎在护盾上方被第二次卷起,如同一个红色燃着火苗的龙卷风,朝着希瓦娜的方向越转越大,在那龙卷风即将脱离杜朗护盾的力量弹射出去之前,一个黑色的身影奔袭到了加里奥向前平展的双翼之间,杜廓尔从马背上纵身一跃,用他的独臂挺剑刺入了那石头翅膀的中心。
希瓦娜急躲看起来要爆开的那股力量,却因为用力过猛笔直地坠向了地面,黑龙和德玛西亚皇子一同跌倒在海岸的沙地之上,无畏先锋们第一时间冲到了嘉文身旁,他的一条腿似乎摔断了,但所幸在希瓦娜的保护下,身上并没有致命伤。
但那龙炎被杜朗护盾反击而出,可以席卷一切的火焰漩涡,却并没有出现。
盖伦将嘉文架起,视线落到不远处那尊属于德玛西亚的巨像身上。
没有红色的漩涡,没有淬炼的火舌,甚至,没有加里奥。
巨大的石头雕像,因为其魔力的耗尽而再一次重归平静,重归他当初没有被魔法吸引启动时那般,单纯的,属于杜朗打铸石雕的形态。
镜子的另一端,若是什么也不存在的时候,镜子中自然也不存在任何东西。
这就是杜朗护盾真正的弱点,如果没有人去惊扰巨像,没有试图用魔法展现威能,自然,巨像也只不过是一尊曜石构筑起来的石头雕塑而已,刚刚还在战场之上尽显其逆神造物力量的远古兵器,此刻居然有着和这残破的,徒留烟尘战场极为不相称的一种宁静。
“这是……”
盖伦立刻就看到了那个在二十米旁然大物角落的,孤零零,如今几乎已经看不出其原有样貌的那个人。
杜廓尔依旧紧紧地握着他手中的剑。
“用于对抗魔法的兵器,其弱点究竟为何,根本不需要去思考吧,那自然是惧怕兵刃对其造成的伤害了。”
薇恩是这样告知拉克丝的,虽然,因为知晓了奥伦曾经为此的牺牲,她不愿意告诉自己的哥哥究竟如何破除杜朗护盾的方法,自然,在盖伦接替了无畏先锋陆军统领时,也从未知晓这一秘密。
即,在杜朗护盾释放魔力的那一瞬,曜石巨像的本身会变得无比脆弱,以至于任何一种寻常的金属都可以将其能量传导出来形成魔力的迁移,只不过在绝大多数时候,因为畏惧于那种恐怖的魔能,根本不会有哪个士兵敢于上前用刀剑挑战身高达二十余米的巨像,更别提用自身作为导体来解除杜朗护盾迸发开来的魔力了。
然而杜廓尔清楚地知晓这一点,事实上,在那场山谷之中的战斗的最后,如果不是奥伦牺牲自己停止了巨像吸收二十余条黑龙释放而出的龙炎,无论是当时的无畏先锋还是诺克萨斯海军,全数都会彻底毁灭在那里,甚至彻底终结掉所有可能存在的,改变驭龙者血脉力量的制衡之力。
杜廓尔的身体如同仍在灼烧的晶体,连同那把他到死都未放开,属于诺克萨斯角斗士骄傲的战刀,全都化为了吸收火焰能量的容器。
没人知道他究竟在死前的一刻想了些什么,就像没人真的知道奥伦曾经做出了怎样坚决的选择才能牺牲自己让巨像归于沉寂一般。
在最后一队无畏先锋的目光注视之下,这个德玛西亚两代人所面对的劲敌,以一种全然不曾想过的姿态战死在属于诺克萨斯的领土上。带领着诺克萨斯纵横了将近一个世纪的海军大将军,保留着他作为诺克萨斯人,同时也是军人最后的骄傲,为了保护诺克萨斯不被伤及而牺牲了自己,战火的余波仍未散尽,落日的最后一点光辉却已经为这次远古力量的争夺划上了休止符。
‘契约战争’,这场横跨了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两代人,铸造了无数恩怨和鲜血的,各自心怀鬼胎试图掌控神的权柄的争夺战,终于在诺克萨斯东南海岸线夜色浮现前的一刻告一段落。双方前后投入的兵力超过五十余万,平民死亡数超过六十三万人,无数的家庭因此凋零,德玛西亚将领战死者,死于非命者超过一千余个,前秘银城守备官统帅约瑟曼战死,外城管理官夜痕夫妇战死,超过四千德玛西亚近卫卫士战死,德玛西亚大统领赵信失去一臂,空探队长奎因,幻象兵团领军拉克丝,无畏先锋陆军统领盖伦,秘银守备官统帅菲奥娜,秘银城警卫队长波比各有轻重伤势。
诺克萨斯一方,海军高阶将领几乎全军覆没,诺克萨斯海军大将军杜廓尔战死,海军十指除塞肯托斯外尽数死亡无一生还,诺克萨斯陆军常备军阵亡超过十五万,暗垒监狱及其中囚犯全数毁灭。自此之后,诺克萨斯也因为缺少向其他大陆征伐的手腕,即缺少足够强大的海军而进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寂期与改革期,此海岸一战结束后,斯维因亲率兵马并德莱文,以及利刃将军旧部属等五万兵马来到海滩亲自与德玛西亚一方统帅菲奥娜交涉讲和,并无条件释放德玛西亚皇子嘉文,签署协定在未来十年之内不会以任何借口主动向德玛西亚挑起战争,并免除之前一切对德玛西亚的税务要求。
原暗垒监狱典狱官,龙裔,维塞留拉氏族族长,黑脊背龙希瓦娜,在恢复体力后决定和嘉文四世一同出发去寻找其他的龙裔部族,在权衡当前诺克萨斯实力过后,斯维因没有强留希瓦娜,但他也同样指出如果龙裔和德玛西亚城邦联手对诺克萨斯实施侵略,他们同样会毫不犹豫地撕毁一切和平条约迎战。
伴随着巨大的浪潮,在夜色的覆盖下,德玛西亚全军撤回了秘银城,连同那尊重归于沉寂的巨像一起,所有人都为他们的归来而欢呼雀跃,同时对那位在敌国顺利脱出的皇子献上最崇高的敬意。
“你真的这么决定了?”
三个星期后,秘银城的城门口,德玛西亚之力盖伦,如今的无畏先锋马步军并陆军总司令,看着一袭戎装的嘉文,依旧不改其对挚友的关切。
“没得选择吧,既然责任担在身上,不去完成可不好。”
龙之契约不能继续停留在国内,事实上,他此行就是想要和希瓦娜一同前往所有那些扔和龙之契约有着关联的龙裔部族,彻底解除掉这横跨了数个世纪的纽带。
“我也许可以和你一起去,你知道,当个护卫什么的。”
“盖伦,现在需要一个新的军事领袖来保护国家,在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你可以学着接替赵信,相信我,你会是一个出色的领导的。更何况,护卫这种差事,有希瓦娜在,我恐怕也不需要更强的家伙在身边了吧?”
“你是说我比这傻大个还不中用?”
“当然没有这个意思……”
城外的晨光中,盖伦看着被希瓦娜呼来喝去收拾行李的嘉文,又是叹气又是好笑。
“我会回来的,不会花多久的时间。”
“嗯,我相信你。”
盖伦目送着二人远去,在嘉文三世最后掌权的那段日子里,他几乎使出了浑身的力量去完成作为无畏先锋统领该做的每一件事。
远在海洋的另一端,恕瑞玛大陆的沙尘扬起了属于进入秋季的沙暴,黑红相间的袍子显示着这群仍在沙漠中驻足军人的身份。其中一名腰挎海军战刀的高个子男人,在军帐大营的前面四处扫视着什么。
一个并不很大的黑点,远远地出现在了沙漠的另一端,然后因为那风沙的刮过而若隐若现地逐渐分开来变为两个身影,二人都戴着宽大的兜帽,几乎看不清那袍子下面的面容究竟是什么模样。其中一个看起来更加年轻,而另一人则是明显的上了年纪的人才会有的走路方式,一根华贵的灰黑色手杖协助着他向前行走,每一次伸出的手,都隐隐透出他手腕上面佩戴的那柄精钢腕刺。
终于,他们走到了军帐的门口,海军打扮模样的男人热情地将这二人接入了军营。
“真是不容易啊,塞肯托斯,在诺克斯特拉的驻防全数被撤走之后,你们是怎样在没有补给品的状态下在这里盘踞这么长时间的?”
“您说笑了,将军大人,我们是海盗,海盗从来就没有缺衣少食的情况。如果我们需要给养,那么就用我们手中的刀去掠夺就好。”
“两位大人,我去外面把守了,有需要的话就叫我。”
那年轻的兜帽男子并未在军帐中坐定,反而径直向着外面走去了。
“泰隆还是这么恪尽职守。”
“他习惯了这样了,不过也全都仰仗他,我的那些旧属下才能在现在国内的变革之中存活下来。自从崔法利议会建立之后,想要以老办法重新回到国内几乎是不可能的。掘沃堡那边呢,怎么样了?”
“没有什么好的机会,不过目前的掘沃堡领袖是领主的女儿,她杀死了自己的哥哥和父亲,并宣誓向诺克萨斯重新效忠。”
“不错,这样就很好,过分的打草惊蛇只会招致不必要的麻烦。既然内部已经有了足够多的支持,利刃部队就能够在最快的速度下保证诺克萨斯军部不会有阻挡我们的存在,即使是德莱厄斯。”
“但眼下我们需要解决的并不是内应的问题,在杜廓尔将军死后,诺克萨斯海军实际上已经进入了崔法利议会的掌握之下,仅凭我在恕瑞玛的这些小股人马,我们做不到和城内的军队同时夹击他们。”
“我今天就是为这一点来的,在诺克萨斯大远征开始之前,比尔吉沃特曾经本来有一支和我们一同合击艾欧尼亚的部队,但却因为其领袖的阵亡而未能成功联盟,你知道这件事吧?”
“那个臭名昭著的普朗克,即使不与诺克萨斯合作,他也迟早会被推翻的,因为几乎最大的交易命脉都在他的掌握之下。”
“但你可能不清楚,究竟是怎样的人能够把他一举推翻,并且取代他的位置成为比尔吉沃特的领袖。”
“谁?”
“一个女人,他们管她叫‘好运’。”
杜克卡奥笑了笑,尽管几年间的四处漂泊让他看起来更加老了,但依旧不改他那如鹰一般锐利的目光。
“那么,让我们尽早开始吧,诺克萨斯的新任海军大将军?”
“乐意至极。”
塞肯托斯深施一礼,两个诺克萨斯军人转出军帐,走入了漫天的黄沙之中。
已有1081人和楼主握爪

相关推荐

评论 (703)
表情
  • 热门评论
  • 全部评论
  • 正序
  • /
  • 倒序

离人不回
lol最美女英雄,真心觉得是好运姐
2楼 2018-12-17
0






归戾
归戾
女枪打石头人
9楼 2018-12-17
0


暖人眸
赏金最后一件装备该出什么好呢
11楼 2018-12-17
0


凉初
凉初
大招是真的猛
13楼 2018-12-1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