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罗兰巡礼之比尔吉沃特篇 叹息黎明之海洋之灾普朗克中

2018-12-17
“将军大人,我们没有更多的士兵可以突破海岸线了,别说是营救皇子陛下,尝试着靠近它们的战斗中心之前战士们只会被风压和火焰彻底卷入变成粉末啊!”
两个远古时代,在瓦罗兰大陆仍未彻底脱离那蛮荒纪元的,军阀的铁蹄纵横彼此搏杀的恐怖岁月便存在的种族。现如今代表着的是既属于德玛西亚,又不属于德玛西亚,名为龙裔和巨像之间恐怖的搏杀正在诺克萨斯的南部海岸线上持续胶着。黑脊背龙炼狱降世一般灼热的吐息燎过了那苍白如大理石造物的皮肤,却因为杜朗护盾编制而成滴水不漏的防护而顷刻间在加里奥的前额化为乌有。
战斗已经持续了将近四十分钟以上,然而光以战死人数来讲,这四十分钟,从盖伦用拉克丝留给他的光谱之瓶唤醒了加里奥的刹那,其规模之大惨烈程度之高就已经远远超出他所见的任何一场战役了。从德玛西亚海军登陆到海岸线开始进攻并尝试着先行击溃驻守港湾的杜廓尔,巨像从晨曦的薄雾中浮现到以惊雷之势跃入战场,整整九个小时的时间,双方的士兵无不是奋力地尝试着吞灭对方。即便如此,前九个小时的战死者数目也仅有一万人不到,杜廓尔训练有素的海军在最短的时间内组织好了防御阵型并将沿岸的工事整备齐全,是由得在最初的冲锋路上,即便是无畏先锋这种以其勇气饱受赞誉的兵种也未能捞到什么便宜。在确认了无法第一时间占领海岸作为落脚点时,菲奥娜即刻命令盖伦等人按兵不动,军队改为有序列队的前进势态开始向杜廓尔缓慢施压。外无救援之兵内无死守之阵,在知晓仍在城内的斯维因等人并不会即刻投入兵力来为杜廓尔解围后,当机立断的杜廓尔同德莱厄斯一起以孤身犯陷的气魄,仅带数百骑兵试图直击德玛西亚海军的核心枢要。
就像杜廓尔所预料的那样,即便是动用了庞大的巨像,在缺少必要的后备支持时,任何一支远征军都不具有长时间作战的能力。在他看来,数万的正规军加上运载巨像所需要的大型船只,以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都城距离之长,再怎么夸张他们能够全力进攻的时间恐怕也就在一到三日之内,事实上,若是以最快速度袭杀对手的将官,或许哪怕只杀死其中的一员,也足够令这支本来就是为了救援人质而大肆鼓噪虚张声势的大军立刻土崩瓦解。
不过有一点实在是太过令人在意,那个巨像,在十余年前,他奉尚未迈入年龄的终末,仍留有叱咤风云之能的诺克萨斯帝王达克维尔之命,前去攻打秘银城外城时,当时一笔不为人知的交易发生在诺克萨斯海军与诺克萨斯地下教团黑色玫瑰之间。苍白女士以教派内部的秘密和一些罕有的书卷为其展示了为何莫德凯撒可以在那整个符文大陆最动荡不安的年代独力支撑起整个北部,并在几十年之前如风卷残云一般横扫了全部的军阀势力加冕为王。驭龙者的故事姑且为杜廓尔提了个醒,或许在那种深不可测的,来自纯正符文之地造物种族的力量才是能够获取大陆霸权,甚至改写历史的雄厚资本。
当时正值同属瓦罗兰地域大型城邦德玛西亚交替更迭皇权的时代,嘉文二世的死讯如一声寂静却又路人皆知的闷雷,任谁都知晓,在经历了七十余年的长久统治过后,无论是多么强悍且曾经富有力量的城邦政权,都会因为主心骨的倒塌而再度进入一段低落的冰河时期。其唯一独子嘉文三世虽仰仗旧臣大统领赵信和劳伦特家族的支持而得以顺风顺水地继承正统,但无奈许多贵族势力在先王驾崩之前就早已窥伺权利,在他们看来,即便是无法动摇光盾家族在德玛西亚的最高统治权,也必定要重新瓜分他们在这所城邦之中可以获取的利益。
简直如同天赐之运。经历过那段时期的人,无论是在谁看来,当时的诺克萨斯可以说是真正在整个符文之地都可以呼风唤雨的强权帝国,铁腕且对外扩张势头猛烈的君主达克维尔,麾下号称帝国双壁的杜克卡奥与杜廓尔,以及在全世界各处都勇猛造势的,属于两个将军的私人军队,海军十指与暗刃师团,哪怕是其中最细微末节的小卒,也是在后来同样在军部声名大噪的泰隆与卡特琳娜等人。
处于领袖更迭时期的德玛西亚内忧外患如热锅上的蚂蚁,北方本就纷乱不堪的弗雷尔卓德在上一任蛮族之王死后群龙无首交由一阿瓦罗萨女流之辈统领,而在南面和东面,无论是早已在一百年前随着他们的宰相政变而沉入黄沙的恕瑞玛还是已经近数个世纪未曾参与战争的中立国艾欧尼亚,似乎都全然无法对诺克萨斯造成威胁,至于比尔吉沃特或是皮城祖安等碌碌无为之辈,更是不足挂齿的市井小民。
似乎这就是开辟诺克萨斯自城邦建立以来真正霸权的时刻了,或许这支最初由零散部落集结起来,曾经推翻了钢铁君王统治的古老城邦,将在这个世代创造属于他们的,历史上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
达克维尔策划十余年,并最终让战火蔓延了十余年的第一站,便是侵吞掉德玛西亚,在第一时间拿下最棘手的强敌。
而结果是,这一仗打了只有一个月,除了血液术士与诺克萨斯海军为了立威而作出的屠杀暴行外,诺克萨斯仅仅是虏获了一部分财产和区域的治理权,杜廓尔率领的大军虽然已经开赴秘银城下,却在最后的最后,被来自诺克萨斯皇帝达克维尔的‘亲笔书信’给匆匆召回,德玛西亚在数年内都未能真正的恢复到和诺克萨斯直接抗衡的境地,直到大远征结束之后,一切才因为诺克萨斯过分的消耗国力而再度改写。
所有的原因,都来自于龙之契约的出现,这是一场没有硝烟也没有伤亡的角力,事实上数方势力在这场战斗中的牺牲无论如何也已经降低到了最小。嘉文三世为了保护龙之契约,并将其作为城邦最后发动的底线,嘉文二世曾在世之时像他描述过那种力量究竟有多么恐怖,一旦重现于世或许死伤的就不仅仅是北部的瓦罗兰,连同整个符文之地,更加血腥残酷的,被揭露过的历史会在所有人心中埋下更加渴求力量和权柄的种子。哪怕是牺牲掉他极为青睐的夜痕夫妇,哪怕是为了这份妥协牺牲掉十余万普通居民,甚至对城邦内一些里通艾欧尼亚的贵族放行绿灯,都没有动摇过他尝试着彻底埋葬这份力量的初心。
同样以此为借口操弄军队大肆征伐的还有一个人,就是在达克维尔前期执政的五十余年之间几乎不动声色的黑色玫瑰领袖。杜廓尔的情报来源正是从她这里得到的,在达克维尔尚不知晓此事的情况下,乐芙兰主动提出要杜廓尔前去向嘉文三世施压以获取龙之契约的主导权,并同时派出了自己新加入的心腹属下弗拉基米尔,鲜血术士被一同投入到这次围攻秘银城外城的战役当中显现出了黑色玫瑰对龙之契约追求的方向。不但如此,在为杜廓尔讲述这个超越了时间跨度的古老传说后,以兹证明,乐芙兰将一个奇特的女子带到了杜廓尔的面前,并用她直截了当的力量侧面展示了龙裔的力量将会掀起多么大的波澜。
拥有压制并指挥龙裔力量的德玛西亚人,声称为了毁灭旧日不可控强大力量心怀鬼胎的黑色玫瑰,以及这个即将大展宏图,终于走上瓦罗兰统一之路的诺克萨斯。
杜廓尔的选择比起任何一个乐芙兰所见过的将领还要奇特,还要狂妄,还要不可理解。
或许是处于对嘉文三世战场之上的友谊,又或者是杜廓尔从来就以轻蔑的目光来看待那腐烂了无数世纪,犹如徘徊不去幽灵一般的黑色玫瑰。
这个海军将军没有做任何选择,事实上,他不但没有杀了嘉文三世为乐芙兰创造机会,更没有在被卷入了这个伟大力量争夺的战争中退缩。
仅仅攻打一个月,并在达克维尔的亲自‘授意’下,干脆地撤回到了诺克萨斯。
就连乐芙兰也没有想到,即便是在这种情况内外交困的情况下,德玛西亚依旧在没有动用龙之契约的情况下保留了这份火种。且由于并未真正实施毁灭性的打击,德玛西亚的力量仍旧不是乐芙兰以区区教团之力就可以从中巧取豪夺的。
多年之后,当斯维因从苍白女士那里真正听完所有关于这次战争的一切时,他才重新意识到,在崔法利议会建立之前,曾经早他十几年就已经获得诺克萨斯大将军称号的另外二人,究竟有着怎样的,属于诺克萨斯军人的气节和魄力。
杜廓尔试图用自己的方式去取得龙之契约,但绝对不是趁着这种德玛西亚最为松散的时刻。这倒不是因为他真的对嘉文三世有多大的欣赏和感同身受,仅仅是在那个时期,所有的底牌都未揭开之前,擅自为乐芙兰行方便协助黑色玫瑰百害而无一利,如若真的以达克维尔的名义统帅海军碾过德玛西亚,无非是彼此大伤元气继而攻落秘银城,届时黑色玫瑰将会以逸待劳直接从杜廓尔手中轻巧地拿走这份力量的证明。
于是在这场战役开始之前,杜廓尔便已经私下会面了杜克卡奥,并以杜克卡奥诺克萨斯城邦镇守的有利地位造成军部压力扩大的假象,让达克维尔不得不在远征开始之前尽可能地保存实力稳扎稳打召回海军。
能够促使两大将军同时联手,用乐芙兰自己的话来说,那是一段颇为荣幸,也十足有挑战性的时期,不管是否最终对她或是黑色玫瑰的利益产生了阻挠,她依旧钦佩这两个为诺克萨斯做出了杰出贡献的将军。
后面的走向似乎也没有多少波澜可言,情理之中的诺克萨斯大远征折戟在了普雷希典的高墙,艾欧尼亚的上下一心击溃了远征军,也击溃了达克维尔最后的一丝人性和理智。自此终于迎来了让诺克萨斯进入新世代的节点,趁着斯维因和杜克卡奥互相牵制的时机,杜廓尔率领海军十指倾巢而出,不留一丝力气,不留一点退路,全心全力,甚至海军十指全数牺牲也不为过,杜廓尔倾尽自己的力量也要生擒嘉文四世,在不远的将来,当其真正可以驾驭龙之契约的力量之时,将会以嘉文四世的名义在诺克萨斯曾经腐朽的废墟中建立起一个全新的,完美无缺且牢不可破的城邦。
为此,他遣兵在恕瑞玛北部大肆掠夺,与乐芙兰手下仅存的数个黑脊背龙联合起来对抗还初为襁褓的,拥有振军巨像的无畏先锋,甚至在海军十指中挑选了来自掘沃堡,甚至出身于比尔吉沃特和恕瑞玛的优秀人才。
或许谁都看得出来,杜廓尔的尝试都指向了一个方向,另立新君,成为下一个世代诺克萨斯建国的帝国英雄。
他是否也是这样想的,亦或者,在真正擒获了德玛西亚皇子之后,他居然敢于将这个活着的契约同样交付到苍白女士的手上。
被赵信斩断了手臂,海军十指在擒获嘉文的途中连落九人。
当他义无反顾地和德莱厄斯一同冲入属于德玛西亚人的旗舰时,过往的这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了,海浪击打着舰船的边沿,火焰和飓风的漩涡之中,代表着远古魔法的极致之力,两个数十米高的巨兽在彼此猛攻。
“杜廓尔!趴下!”
巨斧横扫而过,一骑黑蹄重踏上船,斗篷在下午的阳光下反着猎猎的红声。
那个军人来了,那个纯粹的,在和杜廓尔面见之后彻底展现出他作为一个骄傲诺克萨斯军人的仪态。他丝毫不介意身后的斯维因和乐芙兰有怎样的谋划,在这海岸线之上,黑铁红袍裹卷着身体,敌人就在那边,只要冲锋,只要杀敌,只要击败德玛西亚。
已有1066人和楼主握爪

相关推荐

评论 (706)
表情
  • 热门评论
  • 全部评论
  • 正序
  • /
  • 倒序
终陌
终陌
白金三以下用中单船长很不错,之后就不行了
1楼 2018-12-17
0


灰色年华
中单和上单是不同的难受法,手长点桶压线塔刀都吃不舒服,最可怕的是前期野区打架,简直是铁five
3楼 2018-12-17
0

酒久
酒久
玩船长就不存在游走的
4楼 2018-12-17
0

孤人旧梦
现在这个版本中单船长真的玩不了
5楼 2018-12-17
0

解旧尘
现在 峡谷之颠试过几把船长 场均自闭
6楼 2018-12-17
0

賣笑人
中单的话带偷钱吗
7楼 2018-12-17
0




寄心梦
泳池派对什么时候会在拿出来卖
11楼 2018-12-17
0

冷热情
船长怎么打剑魔
12楼 2018-12-17
0

笑敬过往
现在船长该怎么改啊 才能玩
13楼 2018-12-1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