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BG同人文(合集/大部分甜饼/篇幅不定)by如梦令

2017-12-26
【写在前面】
1.本文BG向,无BL,任何剧情/段子/故事纯属虚构~
2.四个男主的戏份差不多……无任何拉踩嘲讽或影射之类的恶意……楼主本身比较偏爱白飞飞,可能戏份会稍多一些~
3.人称暂时是第一人称,因为第三人称无论是什么名字似乎都会出戏……楼主不擅长第一人称,文笔渣,脑洞贫瘠……求轻拍
4.想到什么写什么,篇幅随心情而定~
5.谢绝吵架,么么啾!祝看文的小可爱花式张张限定SSR!

【许墨·蜜饯】
“你喜欢吃什么样的零食?”
午后的阳光斜斜照在对面男人的身上,他狭长漂亮的双眸微微弯出一个柔和的弧度。金色的阳光散落在他的发间,顺着他洁白的外衣流淌下来,温润而流畅。
我不由得一怔,最先想到的就是入口即化的甜美布丁。可当我的目光扫过许墨桌上那一袋蜜饯时,我突然改变了主意。
“唔……蜜饯吧。”
许墨顺着我的目光望去,看到那一袋蜜饯时不由得低低笑了出来。他伸手用指尖拈起一颗递到我唇边:“尝尝?”
即使阳光并不算猛烈,我也能感到脸上升起一阵滚烫的温度,在他温润的目光下不由得结结巴巴地开口:“谢谢……我……我自己来就——”
“好”字还没出口,嘴里便多了个甜甜的、圆圆的东西。许墨收回手,指尖还沾着少许的蜜糖。他把手指抵在唇边,像在品尝,又像在回味,眼底溢满温柔与笑意。
他看着我,声音低缓仿佛意有所指。
“好甜。”
【白起·圣诞】
充值第6个648之后,我依然只得到一堆SR保底。我沮丧地把手机甩到桌子上,把自己扔进了椅子里。
这什么破游戏……
我心累地抬手捂住脸,就在这时手机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我接起电话,白起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你怎么了?”
我现在完全不想说话:“……没什么啦。”
“告诉我。”
“真的没什么……”
“你心情不好?”
我一愣,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明明我的声音也没有那么沮丧吧……
“窗户没关。”
风从窗外涌了进来,呼啦啦地翻动着桌上那本《国家地理》的书页,好死不死地停在了“非洲地理”那一页上,仿佛在嘲笑我来自非洲的手气。我叹了口气,不禁垂头丧气:“……被你发现了。”
“说吧,什么事。”
“也没什么……”我想起快被我抽齐的保底SR卡——里面居然还有几张重复的!“我玩了一个抽卡游戏,想要一张白起的SSR卡,可我怎么也抽不到……”
“你想要我的卡?”
“是啊。”我叹气,“……算了,我已经不指望了。”
“你等我。”
说完这句话之后,白起就挂了电话。我握着手机一阵茫然:等他?等他做什么?
就在这时,窗户被敲响了。我一抬头,白起正停在窗外,抱着双臂看我。
我触电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拉开窗子:“……这可是19楼!你下次……”
“懒得走门。”
“……”好吧,我知道他不会听我的。“……学长怎么突然想起过来了?”
白起挑眉:“你不是要抽我的卡?”
我茫然地点点头。
白起微微偏过头。风在他身边宛若海浪般涌动,挟裹着雪花漫天飞舞,在背景的城市灯光中折射出万千细碎的光芒。他抱着双臂,大衣在风中猎猎作响。他注视着我,原本带了几分锋芒的脸庞在光影的变幻中显出几分柔和。
“我把真人给你送过来了。”他薄唇微启,唇角带了几分笑意,“圣诞快乐。”
【李泽言·抽卡】
“这个月报表有问题,十分钟之后到华锐来见我。”
我无比沮丧地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李泽言正坐在办公桌后低头写着什么。听见我进来,他抬头看了我一眼:“门关上。”
“哦……”
“你自己看看。”李泽言把报表丢到我面前,一张脸如同笼罩了一层寒霜,“这是什么东西?”
我一看,我在报表下方的项目栏里竟然填了三个字母:SSR。
啊啊啊啊啊!完蛋了,我这几天抽卡抽得魔怔了,居然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李泽言一定会往死里怼我……
“……对不起……”我小小声地说道,把报表拿了过来,“我立刻回去改正……”
“等等。”李泽言十指指尖相对,目光锐利地看着我,“你不觉得欠我一个解释?”
“……真的对不起……”我窘迫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是我的失误。我一定改正!”
“这三个字母……”
“是我最近玩的一款抽卡游戏……”我小声道,“SSR是最好的卡,可我抽不到。”
李泽言顿住了,我甚至能感到他的目光如同X光一样把我看了个透。过了半晌,他冷哼一声:“幼稚。”
我涨红了脸:“对不起!”
“……白‖痴。”李泽言向我伸出手,“游戏给我,解锁。”
我战战兢兢地掏出手机解锁递了过去——他该不会一怒之下把游戏卸了或是把手机扔进垃圾桶吧?
李泽言皱着眉在屏幕上戳戳点点,过了片刻,他把手机丢给了我。我一看,卡池中赫然出现了几张闪亮的SSR卡。
李泽言·掠夺者。
李泽言·眷恋海风。
李泽言·买。
李泽言……
李泽言……
李泽言……
一连串的李泽言排排队,静静躺在卡池里。我目瞪口呆地看向眼前真正的李泽言,他依然十指指尖相对,目光锐利地看着我。
“傻。”他最终说道,“我就坐在这里,你还抽什么卡?”
【周棋洛·圣诞布丁】(灵感来源于周暖暖圣诞录音)
“Merry Chrismas!看到雪了吗?”
周棋洛开朗轻快的声音在电话那边响起,我打开冰箱拿出两枚鸡蛋,听着他的声音不由得笑了出来。
“看到了。”我把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翻找着不知被我塞到哪里去的白糖,“你那边也下雪了吗?”
“是啊~”周棋洛的声线带着惬意和愉快,“这边的雪好大啊~嗯……不过……我还是有点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不能吃到你做的圣诞布丁了。”他听上去有点委屈,“我还有一场跨年演唱会,因此要在这边呆到年后了……好遗憾诶,我的布丁……”
听着他略带沮丧的声音,我几乎能脑补出他扁着嘴一脸遗憾的模样。为了安慰他,我调整了一下夹着手机的姿势:“没事啦,至少我们现在看的是同一场雪,说不定它们落下之前,在云层里还见过面呢。”
周棋洛的声音听上去高兴了些:“也对哦!对了,你今晚一定一定要看我的现场直播!一定要看!”
“会的。”我终于从柜子里找出了那袋白糖,不由得笑道,“当然会看啦。我们的超级大偶像的直播我怎么会错过?”
“诶?‘我们’……”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阵嘈杂的声音打断了。有人在喊他:“棋洛!快过来化妆!”
“唔,他们在喊我了。”周棋洛小声说,“那我先挂了,记得看我的直播哦!”
晚上八点钟整,我端着做好的圣诞布丁进了客厅。茶几上放着一对印有棕色熊图案的马克杯,还是去年这个时候周棋洛送给我的圣诞礼物。我打开电视,在沙发上坐下。
周棋洛犹如一个发光体,舞台的聚光灯打在他身上,随着他跃动轻快的脚步不断变幻。台下汹涌的人潮挥舞着无数荧光棒,汇聚成一股星河似的浪潮,而周棋洛的脚步就踏在这海浪翻涌的节拍上。
他是天生的超级巨星。就像冬日里毛茸茸的太阳,温暖,阳光,开朗,能驱散所有笼罩在心头的阴霾。他就仿佛带有一种魔力,能让人不自觉地跟着他扬起嘴角,哼起他带动的节奏。
是一首《Mistletoe》。
……
It's the most beautiful time of the year
Lights fill the streets spreading so much cheer
I should be playing in the winter snow
But I'mma be under the mistletoe
……
周棋洛的身影在荧光棒汇聚成的星河中穿梭,他挥舞起手臂,在歌曲的结尾突然跳下舞台,来到了人群之中。粉丝疯狂地尖叫、纷纷向他伸出手,而他则挂着明快的笑容,把麦克风举到唇边。
我不由自主地盯住了屏幕。
周棋洛抬起头,目光径直望向摄像机的镜头,就像是径直望进了我的眼中。他轻轻抬一抬帽子,露出灿烂的笑容。
“嘿,我知道你在看。”他对着镜头眨眨眼,“圣诞快乐~你欠我一个圣诞布丁。”
这家伙真是个吃货啊……
我不由得跟着笑了出来,心情愉悦地挖起一勺布丁放入口中。
“你要拿什么来偿还呢?”周棋洛的表情突然变得无比认真,“就算你再做一个圣诞布丁,也不是今年的布丁了……所以我想——”
他突然对着镜头露出阳光般的笑容。
“——你就用余生来偿还,每一年,每一个圣诞节,都还给我一个圣诞布丁。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哦~”
我愣在那里,看着电视上径直望向镜头的周棋洛,看着他明亮飞扬如阳光般的笑容,看着他沐浴在聚光灯下的身影。现场有无数观众在尖叫、在喊他的名字,而此刻我却什么都听不见了,世界仿佛都在他开口的那一刻寂静了下来,甚至能听到窗外一片片落雪的声音。
“我余生的布丁,就都交给你了哦。”
先前放入口中的布丁忽然炸开一抹甜蜜。那甜意如同风暴,席卷过整个口腔,甚至席卷到心底的最深处。我控制不住地笑了出来,眼眶却湿润了,咸涩的液体顺着面颊流淌而下,一滴一滴落进了布丁碗中。
棋洛……
电视的画面静止了,旋即归于黑白。
视频已播完。
手机安静地放在那对马克杯的旁边,播放无数次的声音正从中传出。
“Merry Chrismas!看到雪了吗?”

已有23人和楼主握爪

相关推荐

评论 (9)
表情
  • 热门评论
  • 全部评论
  • 正序
  • /
  • 倒序


袅袅
袅袅
???
3楼 2017-12-26
0


C.
C.
可以,这很恋与
6楼 2017-12-26
0


Nhai
Nhai
无语
10楼 2017-12-26
0